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六十九章 镇压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云中岛乡校。

    这建筑占地广大,有着一个巨大的操场,还有明亮的教学楼,以及可以住下数百人的校舍。

    黑岛泽此时就坐在教室之中,跟着一名据说来自东陈的老师,学习着大陆上的语言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因为检疫被剃掉的头发已经长了一茬,穿着粗布制作的衣服,但好歹还算保暖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黑岛家的少主而言,再差也不会比被叛军斩首更糟了。

    ——因为其父对抗藤原家大军,因此黑岛家被夷灭,少当主黑岛泽侥幸逃过一劫,随后却被抓住,‘卖猪仔’给了海野家,旋即辗转流落到云中岛。

    并且十分幸运的,因为年纪尚小的缘故,不必成为农奴或者奴隶,而是一股脑地被送到了乡校这里,虽然学习与手工也很辛苦,但一天可以吃三顿饭!还是白生生的大米!

    冲着这点,就已经足够那些穷人家的小孩严格遵守纪律,并且努力学习新的语言文字了。

    黑岛泽因为家学渊源,也十分聪明,很快就脱颖而出,甚至得到了乡校的校长,一位温婉大姐姐的奖励。

    当然,在云中岛的官方称呼中,于静白的职位是乡校祭酒。

    段玉设立这个乡校,可不是为了读书明理,培养士子什么的,只是为了提拔一些小吏与手工业者,因此教学当中,也是理论与实践并重,每天都要组织这些小鬼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比如编制藤筐什么的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动手能力出色的,就会被预先看中,毕业后送到几个师傅手下当学徒。

    对于贫苦人家出身的出云小鬼而言,已经算是条不错的出路。

    但黑岛泽隐约觉得,若是能读书识字,被‘大头目’看中,继续深造的话,未来前途才更加不可限量,因此一直努力学习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心中,还有一点阴霾与担忧:“那些人……不会真的要动手吧?对手可是能斩杀海阎王,拥有鬼神之力的男人啊!”

    ——纵然已经对奴隶几次甄别鉴定,但难免还是有些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比如眼前这个黑岛泽,就是其中一例。

    而二条城附近被捕捉为奴的足轻武士,显然不止他一个,在稳定下来之后,有些就利用巡逻上的漏洞暗暗串联成功。

    由于黑岛家的地位,黑岛泽也隐约知道此事,但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这个消息,还是黑岛家的一个家臣之子,暗中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根据所得线索,黑岛泽大概猜到了,这些人准备进行一场暴动,甚至攻打云城,夺取船只逃亡!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等发动,云中岛形势就发生了巨大变化,那位云中君回来了,还斩杀了妖鲲!

    面对连海阎王都能斩杀的强者,一些农奴立即产生了动摇,毕竟目前日子还过得下去,并且未来也有成为平民的机会,当即选择了退出。

    而随后,更因为金脉的采集,将这次暴乱中准备煽动的主力——被压迫剥削得最狠的采石场苦力,拉了一多半到深山之中,彻底断绝了联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场筹谋已久的暴动,还未开始,就几乎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‘几乎’,是因为小田趁着早饭时候,又给黑岛泽带来了一个消息——有些人并未死心,准备趁着过年大庆的机会,狠狠闹上一次。

    黑岛泽对此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几乎不可能成功的反抗,又有何意义?

    实际上,这却是他待遇太好了,根本不知道那些原本武士神官的苦。

    毕竟在出云之中,武士神官是人上人,差不多可以类比为地主缙绅,不仅坐拥土地等生产资料不劳而获,并且还有诸多特权。

    现在到了云中岛之后,大部分被贬为奴隶,一无所有,每日砸石头做苦工,稍有反抗就是鞭打饿饭,不劳动的直接吊死,换谁也忍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纵然是几条漏网之鱼,也是从地主打成了无地农奴,每天跟泥腿子一起吃住劳作,这种反差简直能将人逼疯。

    变得如此反动,也就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如果黑岛泽知道他们甚至还有攻打乡校,制造屠杀的计划后,肯定更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上课之时,一场收网行动,已经在段玉的亲自坐镇之下展开。

    毕竟,伴随着段玉回归云中岛,整个云城又处于他的元神全方位无死角监控之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此时元神小成,可日游八百、夜游千里,限制更少,这种事又怎么能隐瞒得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都明白自己的目标没有?本次抓捕,要求万无一失,影响也要小!”

    云中府内,天野拳兵卫全副武装,望着手下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直属云中君的亲兵,一个个都修炼了五毒精兵之道,联手之下,纵然宗师也要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此时穿着具足盔甲,腰佩长刀,迫不及待地出发。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更是亲自出击,来到一处正在开垦的田垄,找到某个农奴:“时信?西条时信?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农奴有些疑惑:“小的叫时信,却没有姓氏!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点点头,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叫做时信的农奴闻言眼中精光一闪,手中的锄头猛地劈落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拳兵卫躲也不躲,直接伸出右臂一挡,锄头的木柄就啪得一声,直接断裂为两截。

    望着这种武力,周围几个蠢蠢欲动的农奴顿时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轻而易举地镇压了这个武士的反抗,将他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反抗吧!”

    “小忠、阿土!”

    西条时信一边啃着泥土,一边还在煽动。

    只是回应他的,都是一片麻木的脸庞与眼神。

    毕竟是出云之民,服从惯了,在还活得下去的情况下,很难反抗强权。

    至于几个手下有些意动,但天野拳兵卫只是一句就给瓦解了:“今日我来,只是为逮捕西条时信这个武士,跟其他人没有关系,大家继续劳动吧!”

    这也是段玉的吩咐,这次抓捕只捉拿首恶与骨干,其余人最多打入另册,不必搞扩大与株连。

    此却是他携着斩杀妖鲲之威归来,声威已经能镇压全岛,凛然不惧之故。

    听到天野拳兵卫的保证还有劝告,其它农奴又麻木地回去劳动,西条时信的嘴巴则是被绝望地堵上,押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云中府内,已经陆陆续续有着亲兵回归,押着一两个人。

    最终在庭院内汇聚,跪成一排,共计七个。

    西条时信被压得跪在地上,就看到一个身穿锦袍、头戴银冠的少年走出,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,一种气度油然自生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斩杀海阎王的男人么?真是令人心折啊……可是!可是!’

    西条时信握紧拳头,毫不屈服地昂起头,与段玉对视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是个武士呢!”段玉脸皮都不动一下,好整余暇地道:“只是为何要反抗本君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是武士或者武士的后代,不是奴隶!”西条时信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是个理由!”段玉颌首,旋即神色渐渐变冷:“只是你们不明白……在我眼里,你们跟那些下民一样,都是弱者!强者要如何,弱者就只能承受,难道这不是你们出云的道理么?”

    这意思,就是纵然这些武士想做段玉手里的刀,都不够格。

    毕竟,在段玉眼中,强者的及格线,至少要是武道宗师,炼气筑基吧?

    若是有着这等水准,主动提出来,按照云中岛‘武士定品’的国策,也能封个下士,立即就脱离苦海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个宗师,放在出云就是剑豪级别的人物,怎么可能被捕获,并且发卖为奴隶?

    而身为弱者,不好好听从吩咐,还想挑事,就是他们的获罪之源了。

    “主君,他们应该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跪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首犯斩首,不必示众,骨干鞭一百,没死的就发往采石场,那里正好缺人呢!”

    段玉轻描淡写地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如今云中岛的奴隶已经不需恐吓了,反而需要镇之以静,就可徐徐消化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刀光闪过,两个人头掉下,剩下的则是被拖出去鞭刑。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再上前一步:“乡校之中,已经查明小田、小泽二人知情不报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虽然知情不报,但也没有参与,训诫一顿,打入另册就是了!”

    段玉随口说着。

    所谓的打入另册,就是在幕府中挂上号,从此往后,不得提拔到重要岗位、不能接近各种秘密设施,基本上,只能被当作普通劳动力劳作至死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个学徒之外,此次反叛事件中,那些还未抓起来的人,段玉都准备如此处置。

    毕竟是人力资源,一股脑杀了就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有着这个大体意向,第二日黑岛泽与小田就被于静白叫出去,心惊胆颤地接受训斥,并且还被当众惩罚了一顿。

    只是黑岛泽心里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已经被打入另册,未来如何发展都有一层天花板挡着了。

    轻描淡写之间,就改变个人之命运,这也是体制之主的权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