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七十章 再临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云中二年,四吉岛。

    海野九原巡视着领地,见到女人小孩晒着渔网,男人们努力工作的场景,不由连连点头:“本家终于发展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海野家原本势力薄弱,但这次的东西战争再起,却是给了他们最好的发展机会。

    通过与云中的贸易,大肆转卖奴隶,获得了大量的白银,从而有力支持着海野家的建设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肯付钱,有的是不怕死的商人愿意将米与武器,乃至一切生活必需品运到岛上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这等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场面,或许只是昙花一现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许久未来的船队,海野九原的神色又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望着海平面的他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视线所及,一支大船队缓缓行驶而来,不仅有着五艘大翼,中间更是有着一艘庞大无比的商船。

    那是东陈的‘冥吞’,体积庞大,大肚能容,一次可装万石之货。

    若是用来运人的话,装个万人数万人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以往段玉还不敢这么干,毕竟损失一次就可令他吐血。

    不过等到收服鲛人、斩杀妖鲲、诸多条件齐备之后,就迫不及待地重新启动攻略。

    毕竟,通过一年的磨合,恩威并施,到了云中二年,原本农奴的心思安定下来,确认被逐步消化,自然就到了新一轮引进奴隶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次远航,段玉亲自带队,叶知鱼、天野拳兵卫、九鬼清兵卫等俱在,有鲛人引航,船只也都经过妖鲲之骨改造,堪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云中的旗号?”

    海野九原怔怔望着这幕,感觉受到了极大的震撼:“本家对于云中藩的实力……恐怕要重新估计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但此时,却还是换上最热切的神情,迎接向那些小舟上下来的人:“天野殿、九鬼殿、许久未见,看到你们平安无事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海野殿!这是我们藩的商曹主掾,主管商业的大人——叶知鱼!”

    天野拳兵卫此时却是与九鬼清兵卫恭敬地退开,让叶知鱼走在最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来自大陆的大人,请!”海野九原神色不变,当先带路,将几人带领到海野家扩建的大宅中。

    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众人脱去鞋子,依次步入,海野家家督海野但马守早已在中心的软垫上盘坐,肃穆以待。

    “叶知鱼,见过海野家家督!”

    叶知鱼率先行礼,海野但马守还礼之后,就见到叶知鱼拍拍手掌,让天野拳兵卫捧着一个木盒上前,慢慢打开。

    一片金黄色的光芒,简直耀花了在场中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知海野家家督,可愿继续做奴隶生意?”叶知鱼淡笑问着。

    “哦?咳咳……这个!自然如此!”

    海野但马守身体前倾,脸上的庄严表情险些维持不住,还是听到海野九原咳嗽一声,终于清醒过来,坐直了腰,肃穆回答:“我们已经准备了上千奴隶,只是贵藩最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因为上次航行遭遇了海难!不得不重新勘探航线,是以来得晚了些……那千余奴隶我们马上可以买下,并且支付他们耽搁这段时间的伙食费用!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叶知鱼不卑不亢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如此甚好!”海野但马守重重颌首。

    对于海野家而言,这就是一个腾飞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这次我们前来,需要购买上万奴隶,这一千两黄金便是订金!”

    叶知鱼点点头,天野拳兵卫立即将黄金往前一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万人?”

    海野但马守与旁边的家老们都是惊讶无比:“这也太……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第一次,等到这一波运回去之后,我们还会再回来,其中费力之处,就要请海野家多多帮助了!”

    叶知鱼眯着眼睛,很是享受这一干男子震惊的模样,又抛出一个炸弹:“以后我们每次来,采买的奴隶都不会少于这个数量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年数万……十数万的奴隶?”

    海野九原有些晕眩,而另外一个跪坐的家老则是几乎螃蟹一样吐着白沫了:“这是……多少黄金啊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只要是在以金银作为贵金属货币的任何时代、任何世界,人类追求黄金的贪婪都是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比如在大航海时代,不知道多少欧洲冒险家,就是被马可波罗东方黄金之国的描述晃花了眼睛,驾驶着破破烂烂的帆船,以不成熟的技术与无畏的勇气,付出了极大的死伤为代价,开始了地理大发现,与殖民风潮的崛起。

    欧洲冒险家为了黄金,可以横渡重洋,付出起码一半的死亡代价,而海野家却只需要在家中端坐,转运奴隶,就可以获得黄金,其中的难易程度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《资本论》曾经有着引述:“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;百分之百,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;有百分之三百,就会使人不怕犯罪,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。如果动乱和纷争会带来利润,它就会鼓励它们。走私和奴隶贸易就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用来概括此时海野家,也十分贴切。

    为了这么大的利润,他们甚至敢主动挑起战争,更不用说,现在战争早已开始,他们只需要付出很少的代价贿赂藤原家的几个家老,就可以获得大量的奴隶。

    甚至自己下场,在东国不断进行人狩,也是十分有利可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一万至数万两黄金,如果阁下喜欢的话,我们就全部以黄金支付好了!”

    叶知鱼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海野家必定全力为云中藩搜集奴隶!”

    海野但马守肃穆行礼,隆重地保证道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看到港口中停泊的船只,光是对方的这种财力,就已经很让人敬畏了,那是远超海野家的实力。

    对于强者卑躬屈膝,对出云国人而言乃是天经地义之事。

    反倒是家老海野九原,望着这一幕,眼眸之底闪过了深切的担忧:‘云中藩?又是一个何等强大的藩主啊,本家与如此强大的势力为伍,真的有利无害么?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冥吞之上。

    “已经按照大哥吩咐,跟海野家接上线了,果然都是一群贪心鬼呢……”

    叶知鱼一五一十地将今日之事向段玉禀报。

    说罢,又有些愤愤不平:“为何我们非要与此等宵小之辈做生意?云中兵乱,大可直接去捕捉奴隶,还有一些海岛上的野民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段玉实在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

    能免费获得奴隶,为何还要转一道手向奴隶贩子购买?

    “那样做,虽然看似无本万利,但反抗中消耗的就是我们自己的人手了啊……”段玉叹息一声:“此时云中岛值得信任的都是骨干,能不折损就不折损为好……倒是日后,这事我们或许可以做得!”

    此时人少,经受不住消耗。

    但未来,等到练出数千大军,就是大摇大摆地在出云国中破城掳民,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能动员数千军势,在出云国已经算是强力大名了,又趁着兵荒马乱之际,其他势力未必敢招惹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的话……为何我们不直接拿下这岛……大哥也说过吧?这出云岛有两州之地,千万之民,足可支撑一个王位了!至不济也可为一诸侯,割据一方!”

    叶知鱼眼珠转了转,燃烧起名为野心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占了……出云岛?”

    段玉一怔,旋即哑然失笑:“这可是东海最大国度,底蕴深厚,不仅有着神道守护,更有瀛州阁扎根……这两个可是庞然大物,我一时还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纵然是割据一方为大名,你以为出云国人就会如此驯服?要知道,他们可是极重门第、家格、血脉的,一个泥腿子上位都必定受尽白眼与暗算,外国人想要当出云大名?跟梦呓也没有多少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也只有于一地另起根基,扫清移民中一切牛鬼蛇神势力,才能建立起比较稳固的统治基础。

    这也是段玉为何要开垦一个荒岛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它的,不论是攻略海宋还是出云、乃至其它岛国,都是乱臣贼子,图谋不轨!大义名分上先天有着亏损。

    再说,起家之时的段玉,也就几十号人,一条船,打哪个岛国都不够啊。

    放在此时,倒是勉强有拿下一些袖珍岛国的实力了,但那些岛国也跟云中一样,不过一两个县大,还没有什么出产,鸡肋一般。

    与其重心转移,甚至为了巩固统治,委屈着招降纳叛,跟一干旧贵族勾心斗角,还不如另起炉灶,以自己心意再创乾坤呢。

    ‘越是拥有悠久历史,神道底蕴就越深厚啊……比如此时的出云国,神道力量惊人无比,也幸好它们令出多门,原本就不团结,甚至还有互相仇视攻伐的,否则纵然是当年的瀛州阁,东渡之时也未必能顺利在出云国扎下根来。’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段玉不由望着京都方向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那位西国管领,藤原家督,恐怕很快就会品尝到其中的滋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