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临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空旷可摆二十张榻榻米的大厅内,段玉与海野但马守互相见礼,各分宾主跪坐。

    长钦道人凝神望去,就见一个翩翩少年,锦衣银冠,虽不算特别英俊,但一双眸子温润如玉,内蕴神光,宛若画龙点睛,隐约有飘然出尘之气,令人一见心折,不由心里大凜。

    “容我介绍,这一位是长钦道人,来自瀛州阁!”

    海野但马守虽然坐在主位,但不自在地扭了扭,感觉仿佛这两人才成了核心,自己不过陪衬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瀛州阁高徒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段玉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“见过云中君!君上以东海起家,斩妖鲲,开海岛,平靖四方,我也很是佩服!”长钦道人稽首为礼。

    中原大陆有龙气压制,四夷之地反而散修辈出,多有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长钦道人原本不以为意,只是见到忽然蹦出个大个的,难免惊讶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贻笑大方了!”段玉摇头,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长钦道人眼眸中的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元神不出窍,谁也不知道对方修为高低。

    但能击杀妖鲲,战力必然堪比游神御气大真人!

    只是……为何如此年轻?

    长钦道人心中疑惑满满,虽然修道者容颜常驻的大有人在,但声音体态、肤质发色之类的却隐瞒不了人。

    他擅长观人之道,可以肯定这位云中君至多二十岁出头,比他年纪还小!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的年纪,怎么可能拥有游神御气级别的修为?

    长钦自己可是堪堪突破元神,就已经震惊瀛州阁,连掌教都略微开始忌惮了啊!

    ‘莫非是……转世的真人?’

    他心念电转,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游神御气境界分为三个小层次,地煞、天罡、夺舍转世!

    若是修炼到此大境界的巅峰,元神大成,纵然肉身遭劫兵解,也可附体夺舍,重新做人!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次,但无异于增加百年之寿!

    这样的元神大成者,就真的是一脉根基所在,纵然瀛州阁历史上都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并且,转世之后,虽然肉身修为要从头开始,但元神修为却是实打实,没有半点退步。

    此时的段玉,却是令他联想到了那些转世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‘不得了……若真是如此,此人起码是元神大成的高手,甚至有可能是天师?难怪能斩杀妖鲲……’

    未知让人恐惧,长钦道人注视着段玉,越看越是觉得高深莫测,突然,腰间一剑长鸣。

    ‘不好……我险些被影响了剑心!’

    他神色顿变,挪开目光,深深吸气,慢慢吐出,整个人气质一变,宛若出鞘长剑,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锋锐之气。

    纵然对面是天,也要将它捅一个窟窿出来!

    ‘此人……当真心性坚韧,百折不挠,是个天生的剑种!’

    看到长钦真人神态气质几变,段玉准确把握住了此人的心理活动,心里跟明镜一般。

    “敢问君上,购买奴隶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这时候,长钦道人笔直身体,开口相问,锋锐如剑。

    “为自用尔!”

    “两年之前,京都接连发生大案之时,君上何在?”

    长钦道人步步进逼,颇有几分藏剑锋于言辞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在山中修炼!”

    段玉却是从容不迫,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纵然做了,也是肯定不能承认的。

    纵然藤原家将公孙商会找来对峙,那也是死不认账,谁能奈何得了他?

    任何矛盾到了最后,都是实力问题。

    而他的实力,已经足够撑过普通的责难。

    ‘袭杀藤原家上代家督的时候根本没人知道,没有人证物证,就是无头公案,至于平原盛之死?那藤原千代还得谢谢我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心中有数,无凭无据,谁也证不死他,至于律法刑讯更是说笑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一地之主,云中法律都是他定的,言出法随,谁能制裁?

    所以一切问题落到最后,还是得看武力解决。

    凭自己斩杀妖鲲之威,有哪个敢跟自己动手?

    纵然是面前这个长钦道人,若如此不知轻重,那也大可一刀杀之,看瀛州阁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根基将成,所向无惧的感觉么?’

    段玉心中浮现一个念头,仔细品味把玩着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论实力,他元神小成,战力堪比地煞真人,又有云中岛为根基,道印权柄笼罩一岛,将要练两营精兵,或许加上水师,则是三营!

    如此势力,纵然瀛州阁要开战,也得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长钦道人听了,眸子深深,意味不明,只是行礼:“这些……在下自当如实禀告西国管领大人!只是奴隶交易事关重大,请与藤原家直接交易为好!”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藤原家看到海野家贸易获利丰厚,要来摘桃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,海野但马守就不由攥紧了拳头,下面的家臣更是差点惊呼跳起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方已经与海野家签订了协议,不知海野大人如何说?”

    段玉望向海野但马守。

    海野但马守苦笑一声:“本家势力单薄,要为大人提供奴隶有些力不从心,是应该请藤原家出面……”

    一年数十万两白银的生意,谁不动心?

    但海野但马守更加清楚,若敢违逆藤原千代的意志,整个海野家都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因此,再是心痛滴血,也只能忍耐。

    想必,做出这种姿态之后,藤原家那位大人,会给出相应的补偿吧?

    再加上之前获得的利润,已经足够海野家扩张势力,开始腾飞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本君便与藤原家直接交易好了!”

    段玉笑了笑,不以为意地道。

    这是海野家主动知难而退,可不是他没有契约精神。

    长钦道人严肃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君上跟我去拜访藤原家家督,藤原千代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当……”段玉点点头:“不知这位大人此时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大人已经领兵,征讨叛逆平家!”长钦道人道:“不过我们直接去京都便可以了,纵然见不到大人,也有诸位家老!”

    段玉思索了下,说着:“善!”

    实际上,对于藤原千代这次胜负成败,他也十分关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都。

    段玉轻装简从,只带了几个护卫,一路与长钦道人快马至此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才发现原本繁华的京畿重地,早已萧条衰败下来,路上行人寥寥,以往繁华喧嚣的花街柳巷也彻底沉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路上同样不太平,路过村庄之时连长钦道人都有些警惕那些看似恭敬的乡民,生怕他们来一个‘落武者狩’。

    此时的京都之中,很多住宅被征用,偶尔可见藤原家与其盟友的兵卒。

    当下长钦道人将段玉安排在一处住所,又出去打探消息回来:“真是不巧……藤原家家督鏖战未归,不过明日便有藤原庆秀家老见你!此位家老掌管对外贸易,这事正是他管辖范围!”

    “如此多谢!”

    段玉望了望这厅堂,布置得极为简约,唯有地板上摆了一支青色花瓶,瓶中插了一根花枝,极是清淡宜人,不由还是比较满意,当下邀长钦道人坐了,又命天野拳兵卫去烧水奉茶,与长钦道人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出云此时战火连连,讨论的自然是时事居多。

    长钦道人虽然对外人冷傲,但对一个比自己道行更深的前辈,那是根本想冷也冷不起来,段玉略微问了几句,就将如今局面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之前横门山一战虽然大胜,但我军也伤亡众多,偏偏那位家督要于此时亲率两万人侵攻纪成、大野二郡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长钦道人明显对此十分有着怨念:“此二郡乃是平家根基,又有清海大权现坐镇,万难渗透,当以稳扎稳打为上,怎可如此冒然进击?”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是财帛动人心吧?”段玉笑了笑:“毕竟平野城中,有着平家历代积蓄的珍藏啊……而这两郡也是土地肥沃,人口密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真是鸟为食死,人为财……”

    长钦道人说到一半,强行忍住,显然是觉得不吉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修行者,偶然心血来潮,往往十者九中,一颗心不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段玉拜访藤原庆秀。

    这位家老面白无须,体态肥胖,有着一种阴柔之气:“你是云中大名?要向本家购买奴隶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段玉道:“希望藤原家能接受这个交易,作为回报,最早明年年末,我方可组织大军参战!”

    “参战?大军?……本家诛灭平家,完成先代宏愿,已经是肯定的事了,不需外人帮助……”

    藤原庆秀扭动了下身体,似不经意间问着:“你方可动员多少军势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两千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两千?!”

    藤原庆秀眸子深沉,忽然一笑:“云中大名真是忠勇可嘉,不过还是不必了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出云国的体制,大概一万石(亩)能动员两百五十个足轻士兵,如此换算一下,纵然对方不可能倾巢而出,要留一半实力守家,也不过是十五六万石的大名。而在出云国中,起码要石高百万石以上,才能称为霸主,有资格争霸天下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段玉这边的动员机制,是大陆的‘五户抽一丁’,以不损害正常农业生产为前提,并且,还准备练整整两三营的精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