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八十三章 道武突破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光阴飞逝,冬去春来,不知不觉,就进入了云中三年。

    这一年,段玉二十一岁,距离庆国出奔也有三年整了。

    云澜大陆,北方草原。

    一处平原地形之上,旗杖如林、马匹如云、兵甲森然。

    两支五万人以上的大军,正在殊死搏杀着。

    军气煞气剧烈混合,直冲云霄,仿佛连天都要捅个窟窿。

    杀气笼罩之下,方圆十里之内,任何元神神明都是绝迹,若有元神真人在此,恐怕要被压制得出不了窍!

    十万精锐级别的骑兵征战,就是这么恐怖!

    什么道法、儒术,在此时尽皆无用,唯有最为直接的兵家暴力,诠释着上古流传至今的物竞天择、弱肉强食之准则。

    大战从清晨开始,一直杀到日落。

    大日余辉似血,一面面代表着乌延部的旗帜被仓惶抛落,余部四逃。

    代表北燕的黑旗招展,四面八方地追杀逃部,当然,这就不是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唯有中心某处,万骑围着数百人,还在鏖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帖木儿,此人不愧是大将之才,军气神通惊人之极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北燕将领望了一眼,不由惊叹道:“精兵配合草木之兵,若是一心要逃,未必没有生路,可惜为了给巴图殿后,不得不留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留下,被万骑合围,外面还有数万骑游走,那就是十死无生,除非立即突破刀枪不入,否则断然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坚守着,怒吼隐约传来,人人心存死志,竟然一时压之不下。

    “草原之上,也有大将啊!”

    见此,这将领又是一叹:“可惜……草原虽然没有龙气压制修行,兵家却不成体系,勉强靠着一些传承,不过能到第三重境界而已……这帖木儿与巴特尔号称前代可汗双壁,资质杀性都是万人顶尖,却终究欠了正法,不得突破……”

    兵家之道,需要大量资源,这却是草原弱项,所以很少出四重的巅峰名将。

    “纵然突破四重,降龙伏虎,身具龙虎大力,又有何用?不过是多挣扎一段时间罢了……你看,大帅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副将叹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将眸子一凝,就望着一支重甲骑兵冲去。

    那些骑兵的马各个长一丈、高八尺,牙齿锋利,宛若妖兽,披以重甲。

    马上的骑兵也是精壮彪悍,数百人一冲,其势比千军万马还要凶猛十倍百倍!

    只是一次冲锋,还在负隅顽抗的乌延部据点就仿佛肥皂泡一样破灭,其中帖木儿举旗怒吼,挑下几个骑士。

    但旋即,两边铁骑分开,一名黑甲大将冲出。

    他身高八尺,穿着一身黑红色盔甲,甲上有刺,狰狞无比,只是一锤,帖木儿就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旋即这人冲出,铁锤如风,什么精兵与神通木兵尽皆西瓜一般碎裂,来到帖木儿面前。

    “浮屠军大帅——燕狂屠?”

    帖木儿胸口凹陷,吐出几片带血的内脏,惨笑着:“想不到……你已经进阶降龙伏虎之境!”

    浮屠军,乃是北燕精锐,而燕狂屠更是北燕大将,凶名素著。

    自四年前杀入草原,屠灭三十六中部,其余小部无数,是个凶名能止小儿夜啼的绝世杀才。

    手下有一支‘血屠精兵’,清一色玄甲重马,每匹马都有妖兽血统,整个天下除了北燕之外没人能养得出来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这次带领大军,更是获得了一场关键胜利,彻底击败了乌延部的最后反抗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一战定鼎草原!

    “兵家以征战为乐,几场大战下来,傻子都该突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燕狂屠右手伸出,五指张开,抓着帖木儿的头,彷佛提婴儿一般提了起来:“你不算个好对手,某家还未杀得过瘾呢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在令人牙酸的声响中,他手中头颅就仿佛西瓜一般炸开,红得白得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将主!”

    幸存的一些精兵目眦欲裂,猛冲上来,被燕狂屠一锤一个,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“这等精兵死忠,还留着作甚?速速杀尽!”

    到最后,这将仰天咆哮,震动三军。

    纵然是北燕其它将领,也是脖子一缩,不敢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庆历二十一年,北燕大破乌延部五万铁骑,一战奠定草原霸主之位。

    而乌延部可汗带领残部逃入庆国,被封为顺命可汗,与顺义可汗蒙戈分驻两地,崔山见北燕大势已成,不得不立即联络东陈等国,预备抵抗胡人南下。

    天下人都知,北燕击败乌延部之后,招降纳叛,一统草原,不过数年之事。

    五年之内,必有数十万铁骑南下,形成浩劫。

    大争之世的脚步,已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岛。

    军营。

    百余龙蛇精兵围绕一帐盘坐,呼吸吐纳中,频率渐渐归于统一。

    营帐之内,段玉坐在一边,望着中心的秦飞鱼。

    此时,秦飞鱼脱得精光,现出精壮结实的腱子肉,身形线条流畅。

    不过,在他身上,还有一重重诡异的血色花纹,如同纹身一般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在座下,则是还有一个阵盘。

    兵家要突破以武入道的大关卡,必须吸纳军气,配合仪式符咒。

    秦飞鱼用的是第二种偏门,以精兵之气修炼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需要符咒、阵法的辅助,这些虽然龙蛇阴符经上有,但他不走寻常路,混杂了五毒宗传承,是以需要段玉看着,随时弥补差漏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突破乃是绝对隐私,若是段玉稍微有着敌意,就可将秦飞鱼害了。

    但以他们之间的关系与信任,却是无碍。

    段玉打开灵眼,就见得秦飞鱼在修炼之中,外面百余龙蛇精兵之气极度凝聚,化为几条小蛇,从秦飞鱼七窍中进去,随着身上符咒的纹路游走。

    ‘看起来,就好像炼气冲穴?只是借助的是外力?’

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,诸多气息冲突着,秦飞鱼额头汗水淋漓,皮肤下面仿佛有着一只只小老鼠在乱窜。

    修炼是个人的事,纵然段玉,此时也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到了日出之时,秦飞鱼骤然起身,身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,如同炸豆子般的声响:“数年蹉跎,一夜踏破,以武入道,青鸟飞鱼,海阔天空!”

    其声如雷,传播数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!”

    段玉见此,知道这个小兄弟是实打实地突破了以武入道的瓶颈,正式步入兵家殿堂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,不由也是为他高兴:“来!”

    当即欺身而上,连出三掌。

    秦飞鱼面色不变,击出三拳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空气震动,两道人影分开,段玉大笑:“不错不错……比得上我的人仙之体了!果然是兵家第一重军气灌体的境界,实力大增啊!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厚积薄发!我有龙蛇营为助,只要再略微巩固下根基,假以时日,必可突破兵家二重之境!”

    秦飞鱼长出口气,也是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若非跟着段玉,他哪里可能拥有如此资源?甚至兵家二重都可望?只怕还在庆国军制中苦苦挣扎吧?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你这一百龙蛇营,我今年有着大用!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不仅补充练着精兵,新兵更是再次扩充,整个云中卫编制到了两千人。

    段玉接下来去出云收割,只准备带上一千新卒与龙蛇营,再加六百水师,就是他承诺的两千兵马了。

    未来的战争,必是精兵与道兵的天下,对于普通军队,他还真不怎么看重,也就一个维持后方的厢兵功能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,此时立即与秦飞鱼回云城,吩咐着开宴大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宴席之上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萧静风坐在下方,静静望着这幕,也是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“君上此时,真是羽翼丰满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中一岛开发所带来的实力先不必说,光论高端武力,道术上就有郭百忍、兵家此时也有秦飞鱼,还都是在段玉麾下突破,令人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元神,再加上一个兵家一重的高手,纵然大陆上一些小国国君,班底也就这样了吧?

    特别是,这一道一兵还如此年轻,都可称天才级别的人物,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。

    如斯人物,都甘为下属,再加上一个如今就深不可测的主君,萧静风此时深深庆幸,自己师父与师门当初答应协定了。

    纵然是此时的云中岛,也可给予白毫山许多帮助。

    “秦卫正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不由起身,上去祝酒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秦飞鱼酒到杯干,十分豪爽,嘴边甚至绒毛未去,这种年青,更是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萧静风就知道一个例子,大夏朝时,有武者吴白,得了兵家传承,投身军旅,希冀突破。

    只是文武都有定制,无战事三年升一级,这还是得了主官青睐,没有刻意打压的优待。

    要从从九品爬到正五品游击将军,统领五千人,熬资历需要二十多年!

    结果靠着几次战事,勇猛作战,终于在三十七岁那年当上了从五品,距离梦想只差一步,偏偏这时被调入闲职,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毕竟有将门把持,怎么可能给你资源突破,自是遇到了天花板。

    后来不得不杀妻而求娶将门庶女,才终于在四十岁之时当上了将军,只是名声也彻底臭了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秦飞鱼当真幸运无比。

    ‘不过,还是郭长史的突破更让我在意,难道主君之气运不会压制道力?’

    萧静风连连饮酒,不由醺醺欲醉:‘此时不能肯定,还需要我与师妹例证,若真是如此,那这个天下……真的要变了!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