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八十四章 剿匪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海平面上,几艘大船并驾齐驱,互相以铁索钩爪或舢板连接,进行着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,就会发现两艘战船上悬挂着云中的旗帜,正在夹攻中间的那艘海盗船。

    “大家努力啊,这些海盗快抵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原六郎一身具足盔甲,只露出两只眼睛,在混战的人群中大喊。

    “混账!你就是袭击吾之船的水军统领么?”

    从船舱中,一名头目扑出,其势若下山猛虎,挥舞着太刀。

    “我是原六郎,现在你立即投降,我还可以留你一命!”原六郎大喝一声,同样拔出太刀,两人刀刃交锋,抵在一起,眼睛对视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我等自由之人,不做俘虏!”

    那海贼头目咆哮一声,明显有着出云之人的特征,跳开一步,目光冷冷注视着原六郎。

    ‘下一步,他想抢攻我右侧!’

    原六郎太刀低垂,从这个头目的目光与动作中,判断出对方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这也是五轮书上的内容,兵法无形,原本就是按照对手的反应而做出应对,是为‘天狗抄’!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四个字——料敌机先!这既可用于武功之中,同样也可用于兵家。

    原六郎得到段玉指点,精研五轮书,才略有小成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对面的海贼头目发出一声咆哮,举刀进逼,意图从右侧找出破绽。

    原六郎故意示弱,趁着对方突进之时,反手一刀,格住了对方的致命一击,旋即太刀持续挥砍,连绵不绝,几形成一道光幕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终于,经历数十次对砍之后,原本就措手不及的海贼头目手上一松,太刀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原六郎持刀突进,锋利的刀刃刺穿对手的左胸,从心脏位置穿过。

    这海贼头目面露难以置信之色,口中吐血,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这头目的武艺比我还强一筹,若不是主君提点我,恐怕今日就是我死在这里……’

    望着海贼头目的尸体,原六郎有些叹息,旋即上前,斩下对方的首级,高高举起:“你们的首领已经死了,还不投降?”

    还在甲板上负隅顽抗的海贼们见到自己头目的首级,顿时士气大沮,大部分弃械投降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一小部分,则是躲入船舱内,准备做最后的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“原队正,好刀法!”

    另外一艘船的指挥王济上前一步,大笑说着,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能斩杀敌人首脑,必是一大功!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原六郎摘下头盔,还是一个清秀的少年:“接下来,就要请王队正施法,助我们破敌!”

    功劳不能一个人全占的道理,他还是十分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!”

    看到原六郎这么上道,王济不由很是开怀,大笑着命手下搬来几个巨大的陶瓮,自己则是举着一支竹笛,轻轻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笛声清脆,宛若高山流水,但他吹出的乐符却是仿佛老鸨夜啼、鬼猿怒叫,说不出的恶心难听。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没有多久,从各个陶瓮之中,就爬出一群黑色的蚂蚁、毒蜂,细细密密,从门缝、裂缝中钻入船舱。

    船舱地方狭小,门户众多,宛若巷战,真打起来虽然肯定能攻下,但折损必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轮到王济的驱虫术登场了。

    他乃是王越的小兄弟,也是虫使,有着一手驱虫异术,在笛音的命令之下,诸多毒蜂宛若黑云一般,没入船舱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惨叫传来,舱门打开,几个被蜇得受不了的海盗狂奔而出:“我们降了!降了!”

    看他们脸上红肿高高隆起,已经几乎变成了大胖子的滑稽模样,原六郎不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夕阳西下,日暮时分,两艘战船带着一艘俘虏的海盗船,驶到了某个荒岛。

    在一处天然港口里,已经停了水师的另外十几艘船,岸上有着营帐与篝火。

    原六郎与王济带着俘虏上岸禀告,望着左右的水师士卒,一个个沉静彪悍,不由十分感慨:“果然……战争才是最磨练人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水师,还有一些乌合之众的味道,大统领用兵更是十分青涩。

    第一次围剿海盗,一开始大胜,但旋即就中了陷阱,折了两艘船,若不是小川忠次郎拉着,几乎要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好在那次之后,主君没有责罚,水师上下也痛定思痛,先找其它小海盗练手,默默舔舐着伤口。

    经过不断征战与补充,此时的水师战兵还是只有六百,但还有四百专门的水手,杀得云中岛附近海域的海贼哭爹喊娘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这次围剿的‘黄髯公’,就是最后一股了。

    此位黄髯公,正是上次设计,令云中岛水师吃了败仗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是以水师上下,都是被复仇的渴望充满,战意惊人。

    “标下原六郎、王济拜见大统领!”

    在营地正中,原六郎见到了大统领水生,除此之外,在他身边还有副统领小川忠次郎,以及一名面色凶恶丑陋的鲛人。

    只是原六郎却不敢有丝毫怠慢,同样行礼。

    主君大能,收服了鲛人一族,还命鲛人为他们引航,正是因为如此,水师船只才能如有神助,屡屡避过要命的大风暴,也没有任何航海损失。

    这里面所代表的涵义,令原六郎忠诚度再次上涨了几个点。

    毕竟,有着这样的助力,再加上特制的船只,整个东海已经跟后花园一般了,未来海洋中的霸主必是云中!他深刻地相信着这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得略晚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水生虎踞而坐,病鬼般的脸上却是蓄了两撇鼠须,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一点,更具一分威严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统领,我们路遇一艘海盗船,已经俘获!”

    王济恭敬地说着:“他们打的是黄巾旗,应当是黄髯公麾下九兄弟中的一员!”

    黄髯公以一把熏黄虬髯闻名,乃是这一片海域最大的海盗,曾经与另外八个船主结拜,以黄巾海盗旗为号,聚起五百多人,盘踞黄沙岛,这岛附近有暗漩,岛上陷阱密布,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“甚好,还未开战,便折其一臂!”

    水生点头:“黑贝兄弟已经为我们探明了黄沙岛附近的暗流与漩涡,进入黄沙岛易如反掌,只是要小心岛上的陷阱,你们好好休息,待来日一雪前耻!”

    “启禀统领,黄髯公被我们连番逼迫,势力大为衰减,此时只有三百人,我军以六百出击,可得必胜,只是对方狡诈,请统领允许我带上一百人抄他们的后路!”

    原六郎凝重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此意!”

    水生摸了摸胡须,满意一笑。

    这却是家大业大的好处,死多少后方坚决补充多少,因此越打越多,而敌人却是捉襟见肘,到了此时,已经是一倍的差距!

    甚至,自己还可以分兵,袭击对手的后路,对手明知道也无可奈何,若是敢去支援,正面战场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开了全地图挂,又有双倍兵力,自己这路稳扎稳打,派出一路偏师袭击后方,乃是正奇相合之道。

    若还输了,那就是天厌弃之,非人之过也!

    “好!你这次有功,我就任命你为权营正,一百人不够,我给你一百五十人!”水生一拍大腿,见到原六郎诧异的神色,又解释道:“鲛人传信,主君已经准备对出云用兵,命我们打完这一仗后,立即回云中岛集合!因此要速战速决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出云用兵?”

    原六郎目光瞪大,旋即明悟:“是平家与藤原家的争夺天下之战么?主君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!”

    以一外地大名的身份,参与到这种天下之战中来,纵然原六郎都感觉有些热血沸腾:“看来这次不仅要胜利,更是要赢得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黄沙岛海域,黄髯公望着靠近的云中岛水师,不由大惊:“为何他们能渡过暗漩?”

    怀疑的目光,就不由望向自己的几个亲信领航。

    这黄沙岛有天险,正是老巢的最佳防护,此时被对方轻而易举地突破,除了内应之外,几乎没有其它可能。

    但此时咬咬牙,大声命令着:“叫上所有人,准备开战!”

    大战在即,若是先闹一场内讧,绝对会未战先败。

    “干掉他们!”

    “必须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它海盗纷纷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将这黄沙岛当作老巢经营,储存了不少物资与金银珠宝,若是被破,他们半辈子的积蓄都要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大量海盗汇聚,有三百人,蚂蚁一般杀向港口。

    在那里,水生已经指挥着百人抢滩上岸,见此不屑一笑:“若是海战,或许我还有些畏惧,但陆战?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当即挥舞着一柄铁锤,旋风一般,一马当先:“跟我冲!”

    这种百人级别的群殴,他却是习惯了的,毕竟曾经也是锦鲤帮的红棍人物,仅次秦飞鱼这个金牌打手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!”

    小川忠次郎连忙拉住:“不得冒进,小心陷阱,今日胜败,就在大统领一身啊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如今已经胜券在握,若是因为轻敌冒进,导致主帅中伏而失败,那人人都可以抹脖子了。

    水生一怔,旋即强行忍耐下来:“你说的是……我鲁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