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八十五章 出兵(月票3200补更)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不愧是黄髯盗,真是富有啊!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,因为被水生大军吸引走了绝大部分武力,原六郎带着一百五十人,却是轻而易举地从后方抢滩登陆,步步为营,排除一些陷阱之后,杀到了黄髯公的老巢。

    此时老巢中留守的不过一些老弱病残,见到大军来袭,未战先逃。

    接下来,原六郎就被巨大的收获给耀花了眼睛:“各类粮食数千石、还有几箱子金银、几堆铜钱……哈哈……这下都是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头领,接下来如何做?”

    一些原本的海贼见到这些财富,有些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但对比了下队内的成员,还有武力差距,最要紧的是知道云中岛的实力,愣是不敢乱来,只能请示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烧了!”原六郎翘了翘眉毛。

    “烧……烧了?”

    “又没让你们烧全部,只是将房屋点着而已,做好隔离,到时候前方贼众见到老巢失火,必方寸大乱,我们再到大门埋伏……”

    原六郎思索着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纵然三百个全部回来,他也有把握对付。

    毕竟,战争打的就是勇气。

    一方士气高涨,一方如丧家之犬,兵力又没有天差地别,还是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月之后,云中岛。

    水师安然返回,还带来大量战利品。

    有的是海贼抢掠而来,未来得及销赃的货物,比如丝绸、瓷器之类,还有五千石粮草、四万两白银,令段玉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“主君,末将幸不辱命,已经讨伐了黄髯公一伙!”

    水生捧着一个盒子,跪在段玉面前。

    里面盛放的,自然是黄髯公之首级,就凭着那一把黄须,别人很难假冒。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段玉不置可否,毕竟他在水师中也有密报,知道这个水生只是历练出一张皮来,关键时刻,差点又轻敌冒进。

    但此时还是温言勉励,又问着:“这首级,谁取来的?”

    水生一怔,旋即回答:“权营正原六郎!”

    “好!你跟原六郎都有大功!”

    段玉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赏金五百两,原六郎么?就扶正为营正,实管三船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水生又是一愣,但还是立即应着。

    倒是后面跪伏着的原六郎,心里不由激荡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越是在水师中打拼,他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谋定后动,指挥百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仿佛,自己天生就应该是做这个的一样?

    一百人都是如此,那千人,万人呢?

    不由得,一种名为野心的火焰,就在他的眸子中剧烈升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三年,四月,段玉统领全军,誓师出征。

    这次出战,他带了六百水师,一千普通云中卫,还有一百龙蛇营,加上一些水手与后勤,共计两千人。

    人一上千,就是黑压压一片,好在有着秦飞鱼辅助,倒也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既然带上了龙蛇精兵,自然必须带上他这个将主,否则不好驱使。

    而天野拳兵卫等五毒亲兵,却被段玉尽数留在岛上,看守金矿。

    毕竟此次精锐尽出,不留些人在岛上,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,最近一年多专心补充龙蛇营,此时他的五毒营才四十多个,无法形成规模效应,不如全数留守。

    岛上的事物,则是尽数交给了幕府长史郭百忍。

    以对方的身份官职,还有元神修为,应该都足够镇压一时了。

    前方鲛人引航,后方精锐尽出,段玉这次自然是打算在出云国狠狠捞一笔大的。

    海面大浪不生,冥吞巨舰之上则是稳如平地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到达出云之时,一艘快船在鲛人的引领之下,飞快与船队汇合,一名英武的女子跳上船来,激动叫着:“大哥二哥?”

    “三妹!”

    见来得是叶知鱼,秦飞鱼很是高兴:“这次我们三人聚首,正要在东国狠狠搅动风云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鱼你来了,很好!吩咐下去,立即召开议事!”

    段玉也上前迎接,脸上现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这支军队的高层齐聚。

    以段玉为首,接下来就是秦飞鱼、叶知鱼、水生、小川忠次郎、以及姜宝、程金,这两个家伙不显山、不露水,却是仅次于秦飞鱼的陆军元老,也都爬到了管理百人的营正一级上。

    基本上,锦鲤帮旧人,跟随着段玉的,大多都提拔到了高位,否则怎么叫从龙呢?

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此时众人汇聚,先向段玉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了!”段玉摆摆手:“知鱼你这次带来了出云最新消息,大可说一说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叶知鱼深吸口气:“今年春季,藤原家与平家争夺天下的战争再起,双方在京都大战,平家稍胜一筹,获得初步胜利,但藤原家退守横门山城砦,这是藤原千代亲自监督的工程,制作得很牢固,平家恐怕攻之不下!”

    古代这种险峻关卡,数千人能挡数万人,甚至有被大军围住的孤城苦战数年,最终因为城内粮食吃尽,才不得不投降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而藤原家也几次三番,催促我们出兵!说是可以免费再送我们一批奴隶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有着藤原家大开绿灯,再加上也是为了筹措金银粮秣,藤原千代大肆售卖奴隶,反正都是东国之人,随意祸害也不心疼,价格还很便宜。

    只是其中素质良莠不齐,混杂了大量平家死忠、还有被洗脑的神官、巫女、乃至精心安排的奸细、忍者等等,让云中幕府上下很是诟病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战机成熟了么?”

    段玉若有所思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此时,双方主力在京都一线对峙,我们这两千人,去了也只是炮灰!”叶知鱼不暇思索地摇头:“藤原家此时根基不足的劣势,已经显露出来了啊!”

    若说平家是御敌于家门的话,藤原家就是千里远征,一路上运送粮草耗费甚多。

    再加上偷袭与损耗逃散,往往需要花费一倍的代价,才能运送等量的粮食到达前线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每运送一石粮食,就有一石或者更多的粮食消耗在路上,这谁吃得消?

    当战争转入相持阶段之后,藤原家就渐渐转入劣势了。

    或许藤原千代还可以命令就地征集粮秣,但东国京都附近饱经战火,着实没有多少余粮了,若是连百姓最后一口粮食也抢走不给活路,那简直是逼着再次爆发规模更大的一揆之乱啊。

    “综上……我认为,或许我们暂时观望,才是最佳?”

    叶知鱼总结地说着:“反正大哥这次带的粮草充足,够两千人吃上一年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咳嗽了下,看向众人:“诸位,我们来出云,可不是为了帮助藤原家或者平家取得天下的!而是为了云中岛开发而掠夺!掠夺一切!不论粮食、人口、还是财富,我们都要!因此,我觉得藤原家比较适合我们!”

    “大哥的意思是说,因为藤原家更加弱小,所以不得不愈发依靠我们云中之力,对于我们也会更加容忍么?”

    秦飞鱼思索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道理!”段玉大笑:“此外,也是将我们的侵略披上一层东西合战的皮,最大地减小抵抗之力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点他没有说,那就是借助藤原家的公器来抵消血战杀戮的反噬。

    因为是藤原家邀请,自己这一方可被算在藤原家大军范围之内,那不论杀多少人,至少藤原家要顶上一半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半,以此时云中岛的体制,还有自己的修为,却也是足够承受了。

    大军征战,必然杀人盈野,怨气深重。

    自己作为炼气士,却是最为敏感,必须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把黑锅扣在藤原家头上之后,自己可轻松多了,当然,因为身为实际动手者,怎么样都还有五成免不了。

    这些血孽煞气,就只能以云中岛的体制承担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纵然还有一些,对自己也造不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‘实际上,位格越高,承受力就越强……天师位格,就可消化龙气,又岂是等闲?’

    段玉悠然神往:‘而传说中的雷劫不灭之境,老天都劈不死你,纵然杀了万人十万人又如何?’

    这个世界最厉害的反噬,就是天谴!

    因此雷劫不灭的道门强者,就是传说!

    纵览上一世,也就正阳道主,似乎勘破了这重境界,但也没有实证。

    但此时,段玉还是非常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修道之事,越到后面,境界越难突破。

    纵然正阳道主是国师,少了那十几年积累,此时八成也是在呼风唤雨的天师境界中打转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在上次延支山一役中,还身受重伤,不知道要修养到何时了。

    ‘不过,再怎么重伤,三四年也大致要痊愈了,此人不可以常理度之,搞不好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触摸到雷劫不灭的瓶颈呢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心里暗暗生出警惕。

    自己突然想到正阳道主,绝非无因。

    这是类似心血来潮的警告,若是他知道草原之变,或许会更加紧迫。

    ‘只是……就算正阳道主伤势好了,帮助北燕侵吞草原、继而南下都来不及……也无暇来关注我……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