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八十八章 破城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大战过后,胜利者打扫着战场,收集马匹、盔甲、武器等等。

    若遇到敌方伤兵,重伤的就直接给予补刀。

    简单扎下的营地内,几头死马被开膛剖肚,马肉混着调料煮成肉汤,配合着缴获的大米、蔬菜,每个卫兵都吃得很开怀。

    营帐之中,段玉则是听着禀告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方大胜,杀敌三百,俘虏两百!自身伤亡轻微,龙蛇营阵亡一人,重伤三人,其余皆可继续作战!其余云中卫损失不过二十一!”

    追亡逐北,衔尾而杀,就是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段玉点点头,又问着:“可有重要俘虏?”

    “敌方主将柴田虎次郎当场战死,但俘虏了羽木、大田、沼河的几个武士,其中还有一个大田家的家老!”

    “嗯,此时可打出旗号,告诉他们,我们是藤原家请来增援的水师,释放几个使者回去,告诉他们,如果还想赎回俘虏的话,就用大米与金银来换吧!”

    羽木、大田、沼河这几家,都是宫本藩内有实力的国人众与豪强,不可能屈从于海盗。

    但如果对方是藤原家的话,就会动摇一下了。

    支持钱粮人马什么的先不说,至少不敢继续前来助阵,只会好像乌龟一样,缩守本家吧?

    甚至还会暗中供给钱粮,以求赎人或者与藤原家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之后,千余大军来到月见山城下。

    这是宫本家的大本营,前后数代人下了很大功夫修筑加固,拥有壕沟、石头堆砌的外围城墙、木栅栏、箭塔、乃至城中心的天守阁。

    “这是宫本家根基所在,城内可住上万人,目前有守兵一千!”

    秦飞鱼望着城墙,有些感慨:“因其形胜之处,简直易守难攻至极啊……”

    古代攻城,一般而言十则围之,纵然打个对折再对折,也得有着一两倍的兵力,方可行事。

    “若手上没有龙蛇精兵,要攻下此城,简直难上加难……”秦飞鱼叹息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也不是没有办法,水攻火攻,乃至驱使附近百姓蚁附攻城,都大可为之……”段玉毫不在意地说着令人心里一寒的话来:“只是水攻还需要费时费力,挖开沟渠,修筑堤坝蓄水,而火攻则需要出其不意地突破石质城墙,到城内放火,但我们是来抢劫的,淹了烧了城,我们去抢什么?”

    因为并非真正为藤原家作战,可以根本不考虑安抚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的利益,却不得不考虑了。

    “那按大哥的意思,是要驱赶附近百姓,蚁附攻城么?”

    秦飞鱼闭上眼睛,可以想象数千上万的平民被刀枪逼迫上前,以沙包或者自己填平壕沟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开玩笑的,难道你真的在想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段玉哈哈一笑:“以本岛实力,若士卒分散开,实在难以镇压各地的国人众与野武士以搜集人口啊……纵然可行,这些百姓我们全部迁移回云中岛,不是更赚?”

    “那大哥的意思是?”秦飞鱼有些郁闷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手上有着龙蛇精兵,当然是尝试夜袭了!”段玉理所当然地道:“先扎营,半夜之时,我跟你们一起,以强大武力直接突破外城!”

    这城内只有一千兵,守城极重士气,一旦城墙被破,绝对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此处不得不提一句,虽然有着石墙与壕沟,但以一地三十万石大名的动员能力还有财力,实在修建得不怎么样,普通人或许很难,但龙蛇精兵大可攀爬翻越而过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是段玉与秦飞鱼这两个战力惊人的存在,夜间摸上城墙大砍大杀,说不定都能直接突破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此世战争的真谛!

    普通士卒再多,在精兵强将面前也只有被砍瓜切菜的份,至于普通人就更是蝼蚁了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如此,战争就可以让普通百姓走开,也算福祸相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墙之上。

    宫本藏望着大军,冷汗就流了下来:“虎次郎带着一千人,竟然被杀得大败,对方也才一千人啊!并且打出藤原家的旗号,还有一面……云中?是哪个大名?”

    “敌人有着当世罕见的武将!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!至于云中,应该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一个外岛势力,听闻财力甚为雄厚!”

    伊藤神官眼睛中似有着光芒闪过,以无悲无喜的平静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……能够做什么呢?”宫本藏几乎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固守待援吧!或许前线的大殿来不及回归,但我们已经向附近几家大名求援,看在平氏一门的份上,或许会有援兵……纵然没有,凭借着这城,一千人也可维持!”

    伊藤神官淡漠说着,眼角却似有着一丝诡异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“征召……立即将城内的男丁动员起来!”

    宫本藏毕竟是个武士,此时已经恢复:“城墙上的足轻也需要休息啊,我们不能给下面的敌人机会?咦?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惊讶地看到,一名骑兵飞马而来,将一封信书射到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一名家将立即去取来,检查一番后,交到了宫本藏手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宫本藏,你若立即投降,交出大米三万石,奴隶一万人,我就将月见山城留给你!否则城破之日,宫本家就此灭亡……狂妄!何等狂妄的说辞啊!”

    宫本藏三两行看完,顿时大怒,歇斯底里地咆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灭亡宫本家么?”

    伊藤神官下了城墙,回到暂时歇息的大宅,不由盘膝而坐,向自己信奉的清海大权现祈祷起来:“吾主啊……按照您的指示,我已经见到了神定之人的到来!”

    狭小的茶室之中,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在回响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重重地匍匐叩首:“吾主啊……我必完成您的使命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漫长的诵经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,夜幕笼罩,月上中天,伊藤神官走出茶室,招来一个侍女:“小殿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小殿下很健康,只是不能出屋,有些郁闷……晚上吃了一碗茶泡饭,已经睡下了!”

    这侍女其实是神社的巫女,以恭敬的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借着窗户上桑皮纸的洞孔,伊藤神官就看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孩童,正在和衣而卧,呼吸细密悠长。

    这个孩童乃是清海神宫的宫司派人秘密护送至此处的,连宫本家都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这个小名‘桃太郎’的孩童,身上流传着平家最嫡系的血脉,乃是平家家主,平忠实的一个庶子。

    据说,被如此安排,潜伏在出云各地隐姓埋名的孩童还有几支,但这就不是伊藤神官能够过问的了,谁过问谁死。

    暗中操纵着这一切的,乃是清海大权现之意志!

    ‘如此看来,吾主对于平家的未来是不看好,是以在未雨绸缪么?’

    望着正在熟睡的小人,伊藤神官脸上不由浮现出怜悯之色:‘原本我以为桃太郎要被寄养在神社或者寺庙中,但想不到,吾主给他的安排,却是如此的……超出预料啊!’

    就在这时,城门处突然传来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“敌人攻城了么?”

    伊藤神官奔到门口,就见到两个箭塔剧烈地爆炸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群鬼神般的武士,手持长刀,迅速杀退守卫足轻,打开了城门,放下吊桥。

    伴随着大量举着火把的士兵冲进,整个宫本家的基业,就此毁于一旦!

    “春子巫女,到了……”伊藤神官喃喃着,脸上有着最为虔诚的狂热光芒:“到了我们为神明献身的一刻了!”

    “春子一直期待着!”

    巫女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,摸出一柄肋差,自行了断生命。

    看着血泊中的巫女,伊藤神官咬咬牙,冲进室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快!快!冲进城门!”

    段玉把守着城门,命令云中卫冲进月见山城,不由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仗打到这一步,接下来已经毫无悬念可言了。

    “龙蛇精兵包围天守阁,不许任何人进出!其余卫兵镇压一城,有反抗者格杀勿论,占住仓库,准备明日清点!组成军法队巡逻街道,遇到火焰立即扑灭,若有乱兵违抗军法,杀无赦!”

    一条条命令,就被有条不紊地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君,扫荡宫本家!”

    小川忠次郎跪伏在地,大声贺喜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万石的大名,就这么轻易被扫平,令他更是臣服于主君的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“从攻下港口到此时,不过五天时间,不要说前线,就连附近的大名都难以反应过来吧?”

    段玉笑了笑:“忠次郎,你觉得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从容撤退呢?”

    “四周的大名若是听到我们一夜破月见山城的消息,恐怕会畏惧得不敢出兵,而前线的宫本军接到消息,不说能不能撤退,纵然立即撤退回来,至少也需要十天时间……足够我们做很多事了!”

    小川忠次郎知道,自家主君没有为藤原家出生入死的打算,因此很是放心地说着:“而本家此举,绝对是对前线千代公的有力支援,无人可说闲话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