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九十一章 裂土而封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段玉一面分封,一面心神沉入识海。

    就见螭吻不断吐出气运,与下方各大夫相连,却十分虚幻,知道实封之后,虽然还有封君与封臣的名分,但到底割裂出去,只能享受一点点支持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道印之上却更增玄妙,心里不由愈发有底,继续开口:“冰云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鲛人族大长老走出,款款一礼,温婉大方,又媚色天成,令其他人都有些色魂授予,连忙收敛了。

    段玉神色温和:“你以鲛人一族、蓬羽一岛归我,本君封你为上大夫,世袭蓬羽岛,可自择继承人!”

    这是外来之人,不在本岛封地,以鲛人一族的实力与助益,封上大夫都有些轻了。

    而允许自择继承人,是因为鲛人一族并不以血脉传承,自从王族血脉断了之后,都是道统传承制,由历代大长老治理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只是予以承认,并且将鲛人一族正式纳入统治中来而已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道印也是剧烈轰鸣着,显然大有进益。

    “武藏泉守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这人出列,气度实力在一干出云浪人中都是拔尖。

    “本君之前有制,‘武士定级、法师定品’!武者分为武徒、武生、武士三级,能定为武士者,不需功勋,立即拜为下士!法士亦然!你忠于职守,武可为武士、法可为法士,我封你为上士之爵,领三村!”

    这意思就是说,论功劳,这武藏泉守最多领一个下士之爵位,还有一村的封地,但他法武兼修,道法无漏、武功宗师,因此上升了两个评价。

    “拜谢主君,我愿向主君献上誓约书,世代奉云中之君为主家,神明可鉴,武藏一族,永远臣服于云中君,背约者天诛地灭!”武藏泉守匍匐着,额头紧贴地板。

    实封三村,那就是六千亩地,云中岛因为靠近热带,作物一年几熟,收获的石高早已堪比万石大名。

    在出云国中,这是根本得不到的位置,也难怪武藏泉守如此。

    “水生、姜宝、程金、杨彩、杨惟平……皆拜为下士!实领一村!”

    段玉颌首,继续开口,这几家跟随着他一路不离不弃,披荆斩棘,开创基业,现在就到了收获之时。

    “小川忠次郎、九鬼清兵卫、天野拳兵卫,你们三人也有功,封为下士,实领一村!”

    “哈,请让我们献上誓约书!”

    三名武士痛哭流涕,这是多少浪人的梦想啊,终于一朝达成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,天野拳兵卫是因为武功突破,成就宗师,而小川忠次郎与九鬼清兵卫则是竖立的标杆,有着千金马骨的作用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是早期战败投诚的海盗,一个是本岛土著降服的海贼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他们受封两千石,下面的原六郎、山内甚平、佐川右卫门、日根十兵卫、竹越太郎、青海四郎等等,都不由狂咽口水。

    至于王越、王济、何瑭三个虫使,原本一心回吴越老家,此时也不由大是羡慕。

    “原六郎,你干得不错,我赐你一百亩田!山内甚平、佐川右卫门,赐五十亩!王越、王济、何瑭,赏金百两!”

    但段玉也不是傻子,封地宝贵,怎么可能给无功或无用之人?

    是以只是赏了些田亩金银,但也是人人开怀,知道主君有功必赏,下了决心回去之后要苦练武功道法,乃至建立功勋,为子孙后代搏一个出身回来!

    大肆封赏过后,段玉举着酒觞,笑道:“明日元月初一,我正式祭祀天地,分封诸位,还请饮胜!为新年之贺!”

    “臣等拜谢主君,为新年之贺!”

    顿时,人人满饮,多有大醉而归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中四年,正月初一。

    段玉领众臣祭天分封。

    裂土而封,何等郑重?是以必须祭天行事。

    段玉穿的自然是君侯的七章冕服,上衣绘华虫、火、宗彝,下裳绣藻、粉米、黼、黻,戴通天冠,以白玉珠为旒,佩白玉,带剑,脚踏赤舄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的则是冰云、秦飞鱼、萧静风等一干大夫,大夫之后是亦步亦趋的士,皆身穿冕服,神色肃穆。

    按照制定的云中岛之法,士可穿一章冕服、大夫三章、卿五章。

    因此在场的贵族,皆是士服藻火,大夫加粉米。

    从服饰之中,就可以看出森严的阶级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失礼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,丢官去职都是轻的,是以人人肃穆。

    段玉祭天之后,命郭百忍读着分封的旨意,大体就是将昨夜宣布的赏赐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,大夫先上前,恭敬行礼,宣誓效忠。

    段玉授予用白茅包着的土壤,以示分封赐土之意。

    原本,还应该赐予青铜铸的大鼎,鼎上用铭文将分封的封邑正式确定下来,有的还会赐予铜钟。

    这就是‘裂土封茅’与‘钟鸣鼎食’等等典故的由来。

    不过铸造青铜大鼎太过费事,云中只是区区一岛,当可从简,因此段玉一律赐予丹书铁券,上面详细记述了每个封臣获得的封地位置、大小,还有一些重要的权力与义务,用丹书写在铁板上,再将铁券从中剖开,封君与封臣各持一半。

    几位大夫起身行礼,从此他们就是段玉的封臣,虽然也有对封君的义务,但就拥有很大的自由度。

    当然,封臣还是可以为封君服务,担任原本的官职,酬劳方面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大夫之后,就是士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一一起身,就彻底定下制度,纵然二代君主想改都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封君授予封邑,封臣便对封君有着义务,此乃君臣契约之道!”

    段玉开宗明义,再次宣讲法度:“封臣者,每年需服两月之役,自备弓马、仆从……下士出武士一人,仆从二十……若不能,则以金帛、武器、粮草代之,若不能服役,又没有金帛代替,则削减封地……若士死,其地由嫡子继承,若无子,由其兄弟继承,若有女招赘,则优先继,凡领地继承,需贡金与封君,获得承认……各封邑内部之事,你等自理,外交与军事,必须获得封君同意,与封君一致。”

    总体而言,掌握力量者,必须掌握权势。

    是以段玉定下武士服役制度,就是要将真正的非凡者拉拢进自己阵营,逼迫手下不断进步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第一批功臣,还是有着优待,可以用武徒、武生、金银代替。

    但二代三代之后,若是还如此不堪,领地内经济又发展不起来,无法以金代役的话,那就以地代之!

    将土地议价,按照原本应该付出的金钱价值予以减封!

    因为你作为封臣无法尽到自己的义务,所以要收回土地,交给真正能服役的人!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可能有些阻力,但段玉还是决定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如此,方能将一些蛀虫淘汰。

    话说自己已经很宽容了,纵然这些非凡世家断代,没有了武士或者法士,也可用金银粮草代之,纵然沦落到要削减封地领民的地步,也不是一下削去全部,若是家大业大,说不定能撑个数十上百年。

    有这么长的时间,足够培养出一个宗师或者能施法的炼气士了吧?

    纵然宗家不行,分家旁支之中,难道就没有人才?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是逼着手下为了保住家业,而不断进步,到了后来,道武都可用之。

    ‘这就叫保持阶层流动性啊……’

    段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此时正式分封之后,识海之内,道印彻底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原本的云中之气运彻底稳定下来,显现出法相,乃是一只三首海龟,摇头摆尾,十分惬意。

    ‘看来……纵然分封了差不多七乡出去,我还是掌握了不少实力……也是,各乡新开,只有云城附近土地大熟,又有港口,再加上底下人的忠心,我此时依旧能掌握云中一半以上的实力,没有落到八歧大蛇那么悲惨的地步……’

    龙气贵在生杀予夺,专制从一。

    是以龙只有一头,多头不祥,寓意令出多门,互相内耗。

    而段玉细细分辨,就发现这三首海龟凤尾龙爪,三个头颅都各有气象,中间那个最大,其内隐约分散成数股,乃是代表自己与支持自己的一干封臣之气运。

    右边一个略有些道意,仔细一辨,却有些白毫山的味道,当是萧静风与于静白合力,段玉又特意将他们两乡连在一起的缘故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一个带着海浪波涛汹涌之声,不用问必是蓬羽岛鲛人之气数。

    ‘这分出多头,并非说他们心有反意,只是略有内耗而已……纵然自己这一支,细看下去,气运也是隐隐分流,这就是分封制之弊端,怎么也改不了的。’

    纵然这三首海龟昭示日后或有分裂之祸,但如今好歹是一体,这就大可用之。

    螭吻将这股气运一吞,三转紫铜印轰鸣不断,隐约浮现出一丝亮银之白色。

    一股信息传来,令段玉知晓,他体内道印突破至四转银印已经没有丝毫瓶颈,甚至可不断用妖鲲灵丹增强元神,炼化普通煞气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所欠缺的,就只有那一道白虎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