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九十四章 协议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清海大权现面容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出云男子形象。

    任何魂魄一旦成为神祗,就有着改变外貌的能力,一般都会将形态固定在自己青春正盛的一面。

    此时,祂穿着公卿之服,身边却有一柄大陆规制的长剑,一种放荡不羁之气就飘然而出,这混杂着神祗的威严之气,形成了十分独特的气场。

    段玉却是知晓,这清海大权现,实际上就是平家的一代家督——平清海。

    此人担任家督期间,将原本只是众多武门之一的平家发展起来,通过积极的对外贸易获得了可观的财力,又以此逢迎诸多公卿王室,获得了朝廷的支持与大义名分,因此坐大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更是通过关键性的一次合战击败宿敌藤原家,坐上了摄政的宝座。

    虽然到了晚年昏聩,有着易怒、好杀等等的缺点,但还是被封神,成为清海大权现,也是平家的守护神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神品几乎有着四品。

    用出云的描述,是从四位,也就是从四品。

    虽然还未真正达成侯级神灵,但神威已经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出云毕竟国小民贫,信仰之力不如大陆,支撑不起诸多神祗,纵然出云皇室世代供奉的三贵神,神品大致也只是在三四品之间,因此清海大权现凭借着阳世执政之力,方可横扫镇压诸神,奠定平家百年气运。

    在大殿两边,则是跪坐着两排人。

    一排穿着神官服,有男有女,面色虔诚而狂热,乃是历代神宫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另外一排则是武将,身上煞气凛然,应该是平家历代杰出将才之魂。

    此时目光就尽数望了过来,造成庞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段玉步入大殿,三尺清光外放,自成一域,拱手笑道:“见过殿下!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是从四品之神,但自己实力堪比地煞真人,虽然量上有所不知,但质上足可分庭抗礼!

    见到这幕,底下两排人便有些骚动。

    几个武将几乎忍耐不住要跳出,但这里可不是阳间,以清海大权现一神之力,就可以将他们全部镇压,因此一个个俯首帖耳,等待着神明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修士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终于缓缓开口,祂声音浩大清脆,宛若冰玉交击,伴随着声音,一波波神力化为波纹,在大殿中回响。

    身为高阶神明,特别是在自己的神殿中,令祂几乎有了言出法随的效果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普通阴魂或者低阶修士,恐怕就要被直接压着跪伏,将自己的罪过一五一十地吐露出来,连说谎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哦?我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段玉嗤笑一声:“我受邀而来,并非为了前来问罪,莫非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?哼!”

    一拂袖间,清光大放,衣袍之上三首海龟咆哮,竟然令宫殿都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几个大神官不由变色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清海大权现神力惊人,又到了神的宫殿,可以顺利压下这个修士,但宫殿震撼,却证明此人有着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有着反击实力,便不能生杀予夺,随意宰割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此时,段玉也在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早知道宴无好宴,他敢单刀赴会,又怎么可能没有底气?

    并且,此时的清海大权现,阳世霸权正在受到藤原家猛烈攻击,若敢跟自己开战,不怕被出云众神,特别是藤原家的守护神占了便宜?

    ‘此神如此,八成是要诈一诈我!’

    而他一扫周围武将,心里更是灵光一动:‘我杀平原盛,终归没有怎么隐藏行迹,因此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泄漏出去,找上门来也可以理解。纵然此时,他恐怕还只是怀疑而已……’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段玉杀平原盛,可是形神俱灭,自己也被对方的气运纠缠,被压制得好惨。

    正因为形神俱灭,连一丝真灵都没有留下,自然不可能在阴间被清海大权现寻到阴灵,那就是一桩无头公案。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也明白这点,避过不提:“你身为外藩大名,协助藤原家,趁着我后方空虚,连破我三藩,导致前线大败,岂非无罪?”

    出云之战,可以说若没有段玉插手,两边胜算五五开,再打十年都有可能,而不是现在,平家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凭着这点,对方完全有理由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,无所不用其极,我既然加入藤原家阵营,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尊神若想怪罪,尽管放马过来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手上握着的一人,段玉冷笑说着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,终于令人忍耐不住。

    “放肆!!!”

    在平家武将之中,一个眼睛流血的大将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还没有等他拔出腰间太刀,一蓬清光就落下,将他死死压制,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任凭阳世如何,此时不过区区一个阴将,或许还算个小神,却能怎样呢?

    “忠实,不可无礼!”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快速喝止,却也将清光破去,命令此人回到位置上跪坐,原来他赫然是平原盛之子,继位的平家家主,在京都一战中被讨取了首级者。

    这就难怪对段玉恨意难消了。

    “清海大权现请我来,应当不是为了讨论前罪,或者给予我审判或者制裁吧?”段玉笑了笑:“若有话,不妨直说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等退下!”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折扇一合,指了指两边。

    神官与武将们虽然不甘,但还是伏身行礼,慢慢退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整个青铜大殿内,便只有段玉与平清海二人。

    “虽然冬季难以用兵,但到明后二年,平野城必破……藤原家家督千代阴狠,恐怕会追杀平家嫡系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平清海的声音响起,带着丝丝无奈。

    虽然一些旁系分支可活,但平原盛,特别是平忠实一系,很难活得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出云之人世卿世禄的贵种思想,他们天生就有统领平家武将再起,讨伐藤原家的大义。

    而失去了阳世霸权之后,清海大权现就只是一个阴间从四品之神,还要受到大量围攻。

    或许能保全一些平家阴灵,但若阳间祭祀被捣毁,宛若无源之水、无根之木,纵然积蓄再丰厚,也终有消耗完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平家根基深厚,并且二郡之中信仰深扎,不可能一朝拔起……最多削弱一些,尊神只要安心让渡权力,出云三贵神未必要与尊神为难,退守一地安宁还是有的,又何必妄自菲薄呢?”

    段玉笑了笑。

    神明间的攻伐,可不是那么简单之事,以此神宫的积蓄,纵然一个正三品的神来,都要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真正对付神明的办法,还是扫荡它阳间信仰,令其渐渐不堪重负,再待其自衰。

    ‘这说起来,倒是跟某些作品中的西方神国有些类似,神明都是攻低防高,只要一意龟缩神国,本体不出,就很难被消灭……’

    当然,若是差距实在太大,那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统领平氏,实在不愿平氏一门沦落……”清海大权现叹息一声:“更何况……纵然藤原家掌权,又能给予你什么?一个港口,一些贸易之利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段玉心里暗笑。

    纵然神明,也不是先知,这就有着局限。

    “纵然是老夫,在一统出云之后,对各大名也多有改易或者减封之事,这并非为了一己私利,而是为了平家霸业,不得不如此,藤原家亦如是!”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声音平静,但很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狡兔死,走狗烹,卸磨杀驴乃是统治者常情,不如此,就不是合格的政治生物。

    纵然遇到开明些的,不杀人,也要明升暗降,以高官厚禄养之,美其名曰善始善终,实际还是要收权。

    “尊神看得极准,但却准备如何呢?”段玉笑了笑,问着。

    “暗盟如何?”清海大权现道:“阁下拥有东海首屈一指的海上力量,可以带着平家精锐出海,另寻一地修养生息,而作为回报,平家多年积蓄的金银与财富,绝对会令阁下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可能!”

    段玉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运输平家精锐出海,动静太大,不可能不被发觉,到时候必然与藤原家决裂。

    自己的殖民大计,还未开始就要泡汤。

    但看到清海大权现的脸色,却是心里一动,说着:“但我可不封锁东国港口……至于能不能逃出去,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他率领船队封锁东国,平家就彻底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此时承诺不封锁港口,却是为了防止藤原家卸磨杀驴,他的确需要一些威慑的底牌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底牌拿在手上,将来也不一定打出去,但总是有备无患的好。

    “就此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清海大权现青色的眸子中似有火焰,深深瞥了段玉一眼,沉声说着。

    至于还有一个被挟裹着去云中岛的平家之子,却是提都没提,显露出这神深沉的心思。

    段玉也装作不知道,实际上,那个小鬼已经被送往乡校,严密监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未来到底命运如何,就看段玉心情,以及出云局势演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