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九十六章 西戎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没有错!

    白虎煞气,便是高潜起家的助力之一!

    煞气不仅炼气士能用,也是兵家至宝,可拿来冶炼各种神兵利刃!

    “地煞榜前十的煞气,都是几乎绝迹的神物……还有上古邪刃虎翼碎片,哪里是普通人能够得到的?”

    “但若有着一个大夏龙庭在幕后支持的话,一切便解释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段玉冷笑一声:“这次,便要夺了高潜之机缘!”

    论仇恨,他在庆国屡次破坏大夏龙庭的谋划,早已不共戴天,也就不在乎再多被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至于高潜?此人此时大致还在牙牙学语中,又或者还未出生?有何可怕?

    “为了获得白虎煞,南方是不得不去了!”

    段玉沉吟着,忽然手一招,一道纸符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符箓通体明黄,上有朱砂篆文,可记录数句话语,虽然不能千里传音,但在云中府之内却是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符箓一闪,没入窗户缝隙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名黑影就在外面跪伏:“王越……求见主君!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,进来吧!”

    段玉笑着拍拍手。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打开,进来一人,身材瘦高,皮肤黝黑,赫然是吴越虫使王越。

    “王越,告诉本君,你还想回家么?”

    段玉好整余暇,盘膝而坐,淡然问着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的。”

    王越连忙点头,又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光阴乃是最无情的刀刃,原本的三个虫使,只有他自己还抱着归家的念头。

    至于王济、何瑭两人?却是被渐渐繁华的云中岛,以及金银厚赐,特别是许诺的士爵之封所吸引,回家的念头就渐渐淡了。

    自从年节之时,见识过那场分封之后,都是一心一念立下功勋,至少也要被封为下士,恩泽后代。

    在吴越中,他们这等下民,可没有如此机会。

    但王越却是信念坚定之人,依旧初心不改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君有意往南楚一行,顺带看看吴越之国……你给我做个向导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在云中岛之上,段玉说的话就是法令,王越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可能还在通缉他的蛊师,有着这么大个靠山,还害怕什么?

    见到这幕的段玉,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,后路已备。

    也是时候,泛舟东南,为自己的修行拼得那一线天机了。

    甚至,第一次正面大夏的庞大潜在势力。

    他对此,不由还是略微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云澜大陆,庆国,征西都督府。

    原本并无征西都督,西戎诸国一向是草原王者乌延部的势力范围,源源不断地产出牛羊、丝绸、黄金、美女、供给部族高层享乐。

    只是数年前,伴随着乌延部分裂与内战,以及北燕侵袭草原,还有蒙戈王子成为归义可汗,情况就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趁着草原大乱的机会,新上任的国君,原八贤王崔山,就命令大将军宇文商领兵三万,趁机进逼西戎诸国。

    当是时,巴图可汗正与北燕分裂,全力应对铁狂屠大军,对西戎诸国的控制减弱,给了庆国极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西征数年,已经打下火容、黑汗、精河三国,相当于一州之地,并掠得金银丝绸、良马玛瑙、象牙珍珠、美女奴隶无数,有力地巩固着崔山的威望,缓解国内矛盾。

    这其中,火容国乃是西戎大国,又有草原支持,曾经也窥视过庆国西疆,双方兵戎相见,为祸不浅,却被一举拔除。

    宇文商因此功,受爵平西侯,宇文阀声威越发显赫。

    再伴随着北燕平定草原,招降纳叛的消息传出,西戎诸国顿时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其中,摩罗国境内。

    圆顶宫阙恢宏精致,以大理石为主体,表面饰以金银箔、玛瑙、玉石……一株六尺长的红珊瑚位于正中,底盘内满是宝石珍珠,珊瑚通体似火,却在不断吸纳四周的炎热之气,令室内保持着幽凉,显然是一件异宝。

    高冈一身丝绸长袍,包着头巾,已经完全褪去了数年前的落魄之色,正大口饮着葡萄酒。

    殷红的酒水顺着胡须滑下,宛若血液滴滴砸落地面。

    在厅中,两侧皆坐着一些贵族与武士统领,珊瑚旁边还有西戎胡姬,穿着巴掌大小的布片,轻纱半遮脸庞,金色的鼻环若隐若现,赤足似雪,腰肢如蛇,跳着被中原书院点名批判的‘天魔舞’。

    林不器一袭青衫,作读书人打扮,身上有着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,进来见到这一幕,眉头一皱,却没有多说什么,来到高冈耳边,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高冈面色一肃,剑眉挑起:“你们都下去!金铣、周镗……你们留下!”

    这留下的两个都是勇武之士,身上煞气凛然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厅中人员散尽,高冈端坐不动,抚摸着手上金柄银鞘、龙形吞口的大夏龙雀宝刀,道:“林不器,将所得消息说一说吧!”

    一举一动间,威严充满,令人一见心折。

    林不器深深行礼:“是!”

    眼睛斜瞥,又见主公印堂内蕴紫气,不由更是暗喜:‘自主公摆脱枷锁,来到这摩罗国后,气运越发鼎盛,勃发就在眼前了啊!’

    原本,高冈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,虽然有着一丝紫气冲天,却也有乌云盖顶,将什么气数都削去,纵然一代宗师,也是半生穷困潦倒。

    但自从紫衣侯赠刀转命一事过后,大夏龙庭启用了这枚棋子,立即就是风起云涌,一朝突破枷锁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是庆国通缉犯身份,因此在林不器的建议下,高冈易容潜逃,一路出西域,来到了摩罗国。

    此国比火容稍小,民风淳朴,人口也有百万,只是贵族贪图享乐,兵力不盛。

    高冈至此,顿时如鱼得水,不过一月,便有着毙狮杀虎的名声,被作为勇士献给国王。

    国王考校一番,很是喜欢,又因为草原事变,心有戚戚,提拔为贵族,命高冈训练新军。

    历来兵家要掌权,无一不从练新军开始。

    袁世凯小站练兵,为后来奠定基础。

    虽然高冈不知道袁世凯这个人,但道理相通,又有着林不器辅助,再加上一些人才的投靠,当真是风云际会,只是三年,就已经练了五千新军出来,屡立功勋,在摩罗国中渐渐掌握实权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更是有着再进一步的机会!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王宫内传来消息,国王病危……”

    林不器定定神,将得到的密报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大王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冈一时沉默,对方可谓是他的伯乐,信之重之。

    但哀伤只是一瞬,眨眼间就转为枭雄之气:“先生以为,我该如何?立即起兵围了王宫么?”

    大将金铣立即道:“不可……主公作为外来之人,虽然贿赂重臣,又得国王青睐,若是发兵围宫,不是造反也造反了,名声必臭不可闻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国君有着王子,应该拥立嫡子才是!”林不器颌首:“只是此国王有三个儿子,长子勇武,却是侧室所生,二王子是嫡子,性格文弱,三王子才八岁……如此格局,怕是有祸潜藏,不过即使如此,主公也没有多少机会……但当今天下,即将进入大争之世,天意辅助人事,却也有一丝良机。”

    “良机何在?”高冈眼睛略微一眯。

    “天意如此,国必不安,北燕、庆国,都是猛虎饿狼,兵连祸结……二王子继位,必重用各将领,主公可忠心侍奉,立下战功,而大王子若得势,立即祸起萧墙……到时候王宫血流成河,主公可以讨逆之名进击,扶持三王子登基,再迎娶一王女,以外戚之名摄政,方可控制一国……”

    林不器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至于其中如何左右逢源,表面上忠心耿耿,暗地里向大王子示忠,怂恿此人篡位,自是帝王心术,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“摩罗国有民百万,物产丰饶,可养四万大军!”高冈喃喃地说着,虽然此地民不堪战,但作为兵家统领,有的是办法将他们训练得嗷嗷叫,纵然一群绵羊也敢咬人。

    以此为资本,侵吞西戎诸国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但是外来两方势力的压迫,令他都有些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“既然主公已经定心,那便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!至于北燕与庆国?此两方虽然图谋西戎,却并非主力,最多只是偏师而已……两者间必有一战!”

    林不器一振衣袖,眸如晨星:“只要主公能手握兵权,撑住这一开始的几波,等到胡人铁骑南下,与庆、东陈开战之后,天下便大有可为!到时候,退亦可守西戎之业,进则可窥视中原!”

    这便是高屋建瓴的大战略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纵然林不器也没有这个才能,虽然他是人才,毕竟太过年轻,没有通达,但自然有着高人指点。

    “不错……庆国国力强盛,又收了两代草原可汗,骑兵充实,非同小可!实是北燕大敌!我还是应该默默潜伏,等待良机!”

    高冈面容一肃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前半生风吹雨打,早已磨练出隐忍之气,这点根本不算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