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百九十九章 路遇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对于那头赤狐无意间撞破的轮界红莲地狱,段玉还是有些在意。

    但他之前不过接收了对方一些记忆片段,而赤狐被火焰影响之后,就陷入半疯狂状态,纵然让它自己再找一遍,也不一定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因此,在检验了一下之后,只能悻悻然地魂魄归窍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得到传唤的王越进来行礼。

    “危险我已经解决,让船只继续启航吧……”段玉挥挥手:“至于那幽灵船,恐怕也没有什么价值,不必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过去这么多年,船上的货物大概全部都被腐蚀了,只余下一丁点金银之类。

    而且,考虑到东海的风俗习惯,恐怕也没有哪一个船长敢下搜船的命令。

    果然,在发现后面幽灵船不再跟上之后,船只上的水手都发出一阵欢呼,旋即逃难一般,逃离了这片海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月之后。

    吴越国,东临港。

    五峰船缓缓停靠,一应税务费用等事自有船长应付,段玉与王越仿佛两个普通的船客,下了船之后就与水手们分别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这艘商船在完成交易之后,还会采购一些南方特产,尝试贩卖至东海,这也是一件很有利润的事情。

    实际上,有着当世无双的航海之力,只要略微用心,都大是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而段玉与王越,却是要横穿吴越国,进入楚国地界。

    纵然还要从这里回去,但搭乘的或许就是第二批次乃至第三批次的商船了。

    吴越人的港口,修建得非常宏大,并且有着一种特殊的异族建筑风格在其中。

    石质屋宇之上,大多遍布花纹。

    段玉看得眼熟,旋即就在王越脸上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吴越之民,大多披发纹身,若是南蛮山寨之中,还有以黑齿为美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段玉饶有兴致地注目着过往吴越人,王越连忙介绍着。

    港口之中的吴越人,大多披发纹身,图案喜好龙蛇,只是以此时的技术,段玉看起来只是一段奇异的长条花纹,或者说,更似蚯蚓一点。

    港口之中,吴越国人绝多,他国商人也有一些,但已经宛然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不披发纹身的才是怪胎,段玉看他们奇装异服、他们看段玉亦如是。

    任何想改变此点,都是徒劳无功,不经过个数百上千年的移风易俗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段玉看了一段,就跟王越来到一处酒楼。

    一股奇异的炸肉香气扑鼻而来,段玉望了望,就见柜台上摆着几个竹编簸箕,里面是大量炸好的蚕蛹、肉松虫之类,按斤两出售,想吃多少就买多少,在旁边还有几个极大的酒缸,不少人就沽了几斤酒,就着炸虫子,吃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这是就是本地的吴越人酒家了。

    段玉坐下后,自然有小二上来,见到段玉北人打扮,并没有推荐什么黑暗料理,只是报了些鸡鸭狗肉的菜名,最后问着:“客官可要五宝酒?”

    “何为五宝酒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本地特产,咱们吴越人以五毒为五宝,趁着惊蛰之时取蝎子、蜈蚣、蟾蜍等厉害家伙,经过炮制,去其三分毒性,其余就用来泡酒,以毒攻毒,活血开胃,对海员风湿、气血郁结等病症有着奇效……”

    店小二还未开口,王越就屁颠屁颠地介绍着,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样……也是好几年未曾喝过家乡之酒了吧?罢了,先来二斤!”段玉笑了笑,见到酒上来,舀了一碗,发现香气扑鼻,又混杂着一些浓烈的花香之气,倒是再无其它杂味。

    而王越更是大喜,连连喝着,又要了一盘炸蝗虫,就是蝗虫涂了一层薄薄的面粉直接下锅油炸,鲜香酥脆,类似炸鸡肉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段玉只吃着一盘鸭子,几碟素菜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这港口之中,酒肆之内,倒是最好的消息打听地点。

    只不过听了几耳朵,大多都是南北货价差异,商路情报,盈利亏损几何,不免有些无趣。

    段玉想了想,让吃饱喝足的王越附耳过来,叮嘱了一番,甩出几块碎银子。

    王越略微行礼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之后,就回来:“少主……你让打听的事情,都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本地人,又有金银开路,打听些明面的消息,还是游刃有余,只是望着旁边嘈杂的环境,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只管说,他们听不见的。”

    段玉饮着花茶,缓缓道,这茶十分清香爽口,茶杯内并无茶叶,只有一朵风干的红花,倒也别有一番趣味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越早知道主君大能,对此不以为意,又一欠身:“此时吴越王,还是无鸠,只是听闻身躯越发不好了……目前正在张贴榜文,延请名医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也有些唏嘘:“我吴越之君贤明,惜乎天不假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不假年?”

    段玉又喝了口花茶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吴越虽然瘴气湿热,北人很难适应,但本地人起码五六十之寿命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吴越王身为王者,享用必精,医者也是全国之冠,还是如此,实际上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而王者之病,最为复杂,关键就是神通无用!

    有着龙气护体也是这点不好,普通人或许还可以求炼气士施舍些符水,但有朝廷气运在身的,就没有这等好处。

    龙气霸道,怎么能容忍外道?自然是一体排斥了。

    而炼气士以法术更改国君天寿,更是大犯忌讳,行者必有天诛!

    纵然国师,也未必承受得住,因此,还是得看病吃药。

    此时王越只是叹息,而段玉内心却是冷笑:‘王室血脉,这几代之中,恐怕已经没有一个活得过四十岁的吧?’

    这并非什么诅咒,什么鬼神诅咒能盖压龙气?

    因此,只是一种毒素,跟随血脉流传的毒而已。

    或许,也可叫做遗传病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吴越至南楚,由东临港开始,需要横穿大半个吴越国,数千里地,途中还要经过吴越的王城——墨邑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太太平平地走出上千里地。

    有着王越这个地头蛇,还有段玉这个大高手,不找别人麻烦就是好的,别人没事也不可能来惹他。

    至于王越得罪的那个蛊师,恐怕也没那么大的能量可以全国通缉王越,只是在他的家乡严密防控,再加上悬赏罢了。

    段玉跟南方吴越更是半点交集都没有,此处也是当年大夏王朝都未完全征服之地,自然也不会有人专门来盯着他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乌云密布,山雨骤来。

    王越望了望黑幕般的天空,还有越来越暗的天色,不由大叫:“少主……天黑雨大,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雨吧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段玉身周,无数雨点被尽数弹开,神念一扫:“前方有个山洞,正好避雨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指点,王越找到一处山洞,立即钻了进去,为人下属者,这是本能与义务,片刻后出来:“少主,里面还算干净,没有野兽。”

    点燃篝火之后,王越将衣服烘了烘,又烤着干粮,请段玉先享用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的脚程,两日之后,就可到达墨邑了。”

    段玉若有所思地说着,又瞥了眼王越:“你若想归乡,跟我说一句便可!”

    “少主说得哪里话,此次任务,自然是以少主为先!”

    王越面不改色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多说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摆了摆手,这人也就吴越之中有点用,南楚却是从未去过。

    而到了墨邑这个吴越国都,还怕找不到合适的地图与向导么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雨,说下就下!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山洞?”

    “正好避一避雨,咦,有人?”

    马蹄在洞外停下,一行黑衣人走了进来,一个个紧身劲装,腰佩长刀,王越眉头一皱,感觉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这群黑衣人刚杀过人,但他们一个个手上拥有大量人命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朋友,出门在外,借一地容身可否?”

    黑衣人头领,乃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刀客,豪爽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此地并非我所有,你们随意!”

    段玉目光一扫,忽然眼神一凝,却没有多少变化。

    反倒是黑衣人中的一个,轻咦一声,有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这伙黑衣人训练有素,一个个忙着烤火,吃干粮,或者闭目养神,因为有外人在场,极少交谈。

    山雨来得快,去得也快,一个时辰之后便雨过天晴,黑衣人头领呼哨一声,顿时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“十三!”

    只是与此同时,一个黑衣人就被叫到头领身边,他虎背熊腰、脸上胡须如同钢针,身上杀气却不甚强,赫然是临云港的熊黑!

    “你刚才惊疑何事?”

    黑衣人头领沉声问着,一副从容不迫的大将之相。

    “启禀统领,刚才那青年,我却是在临云港见过,乃是一位海船主,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在上司与曾经的交情中对比一下,熊黑毫不犹豫地将段玉卖了。

    “熟人?海主?”

    黑衣人头领顿了顿,狞笑道:“宁杀错,莫放过,你带几个人去,将他们两个料理了,手尾干净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