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二百零一章 端倪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两日之后。

    墨邑之外,石头山。

    段玉一袭青衫,持着一根竹笛,慢悠悠地走着。

    所谓的‘交斧之月’,乃是楚国的说法,斧斤以时入山林,春季万物勃发,当休斧以待树木长成。

    至于暗鸦之日有些不清楚,大概是某个暗语。

    但石头山就这一座,却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段玉来了些兴趣,便将王越与熊黑二人留在墨邑之中,自己来探探风色。

    反正艺高人胆大,纵然遇到什么危险,至不济也能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只是这石头山方圆数百里,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。

    “这石头山,是当年修建墨邑之时,多从此山开山取石,因而得名……当时为了镇压山精鬼怪,保护矿工,还有祭祀山神,也修建了几座庙宇,除此之外,就是一些景色秀丽的地点了,难道指的是这个?”

    他望了望天空。

    红日出岫,朝霞灿烂,正是一天最好的时节。

    “幸好没有雷雨,也罢!就让我施展元神搜魂之法找找……”

    修为越是高深,元神出窍忌讳越重。

    特别是雷雨天气,极容易遭雷劈,元神威力越强就越是如此。

    除非修炼到雷劫不灭之境,否则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段玉估计,自己元神太强,足足是普通日游真人的数倍,阴气太过浓郁,已经到了足够吸引雷霆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是雷雨天出窍,方圆十里之内的雷霆,有一个算一个,都得往自己头上招呼,这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而是白日出窍,已经百无禁忌了。

    想到就去做!

    段玉找了个山洞,元神出窍,开始施展搜魂之法。

    所谓的搜魂,当然不是炼魂抽魄之类,而是以元神极快的速度与强大的感应,搜寻探测一定范围内的魂灵波动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人身有三魂七魄,与其它野兽虫冢不同,宛若沙滩上的珍珠,极容易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段玉只是兴之所至,懒得耗费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若是久寻不获,他说不定就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前来大陆,获得白虎煞气才是主要目标,可不能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“元神日游,炼空搜魂!”

    他元神飞快在山林间穿梭,散发出一股股法术波动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反馈飞快传来,又被不断解析。

    “东方十五里,有一人,似是樵夫!”

    “山上一处反应剧烈,是庙宇,但并无血气特别旺盛者!”

    “咦?居然还有一头妖怪?不过也就是一般水准,刚刚入道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这样搜索十分耗费元神之力,不过有着妖鲲灵丹补充,段玉最不缺的就是这个,略微耗费些心神,就将整个石头山都搜索了一遍:“似乎……并未有什么异常,假消息?还是来早了?”

    他无趣地撇了撇嘴,刚想回归肉身,忽然间,元神一动:“那是……另外一个元神?”

    如果说普通人只是沙滩上的珍珠,那元神就是沙滩上的礁石,想忽视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段玉蓦然感觉到,一个元神进入了自己的感知范围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感应之术就是有一点不好,太过嚣张了,他发现别人的同时,必然也被别人发现。

    因此段玉也懒得再隐藏什么,直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数十里之外,石头山某处。

    一行人忽然停住,望着中间某个三十来岁,两鬓长长雪白发丝垂下的道人。

    “此地……有着同道!?”

    这道人望了望天空,感应到段玉的元神之力,脸色肃穆:“好强的神念,这道行修为,或许还要在我之上!”

    “竟然比道长修为还强?”

    旁边一名君长模样的吴越人惊讶道。

    他面白无须,最关键的是,身上并无丝毫纹身。

    这也是南方的通例,只要是大贵族,都向慕中土文化,渐渐向中土学习,一言一行严格按照礼法,也就没有纹身那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就是此人要阻止我越氏?”

    越青喃喃着,又凝视手中的木匣:“此宝乃是我越氏一族花费极大代价才从东海所得,必不能给劫了去!道长?”

    “请放心,本道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”

    白发道人目光晶莹,仰望天空,就见一道人影忽然出现,刹那凝实,化为一个羽衣星冠,身披锦袍的青年。

    那一须一发,一眼一神,都是灵动至极,仿佛真人。

    “地煞真人?”

    白须道人吓了一跳,旋即长出口气:“似是而非……但如此庞大的元神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却是知晓,自己并非敌手。

    当下严神以待:“阁下何人?为何要搜索吾等?”

    “本人东海散修,你们是谁?”段玉眸子往下,淡然问着。

    “在下越氏族人,越青,见过道长!”

    越青上前一步:“不知道阁下可否让路?”

    他身边有着一队武士,各个气息精悍,竟然都是高手,甚至还隐藏了几个宗师,这实力,再加上一位元神真人,当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越氏?吴越封君?”

    段玉喃喃着,这越氏乃是吴越国中的大族,拥有好几个城邑作为封地,并且,与王室走得很近,号称与国同休。

    分封制的贵族,只要不涉及谋反、叛乱等大罪,的确难以削去,这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而段玉望着他手中的木匣,忽然笑了笑:“此木匣中,所装何物?”

    “道友!”

    白发道人沉声喝着:“凡事还是留一线的为好!”

    早在越家打算将这匣子送至墨邑之时,就经常遭受一些不明势力的觊觎,他显然将段玉当成了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“阁下恐怕误会了,我并非为夺宝而来!”

    段玉缓缓落下,身上雄姿英发,气度自生,令人一见心折。

    越青自己也是一个大邑之主,跟对方站在一起,居然有几分自惭形愧之感,不由暗暗诧异,朗声说着:“只是王室供品,数支人参、一枚明珠而已……想来以这位道长的神通,也的确看不上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是王品的沧海夜明珠么?”

    段玉沉吟了下,一口说中关窍,令白发道人与越青的神色顿变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怪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走了几圈,仿佛想通什么关窍,眉头一下舒展开,不由又嘿嘿笑了几声:“沧海月明珠有泪……以王品沧海夜明珠的效力,或许能令那人再续命一段时间,却治标不治本,奈何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王品的沧海夜明珠,有着解毒神效,奈何此物太过珍惜,天下也超不了一掌。

    纵然吴越国君,也很难得到。

    比如此时大陆上,唯一明确下落的还有一颗,在崔山手上,乃是与八贤王妃的定情信物,哦,那个崔山此时都已经升级成为庆国国王了,想要从他手上拿走此物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‘他竟然知道?’

    越青与白发道人对视一眼,都是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这个道人,似乎知晓吴越王室的那个隐秘?

    不过想到对方来历不明,虽然声明并无觊觎之意,却也不能尽信。

    段玉走了几步,却是又笑道:“说起来,本人与你们也算有缘,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呢,便通知你们一句好了,石头山有埋伏,乃是南楚密谍!”

    他今日来此,不过就是要见见南楚准备要做什么罢了。

    反正只是花费一日时间,找得到就算,找不到也罢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这一支队伍与人马,却是刹那明白了一切,提醒了一句,就飘然离开。

    南楚熊黑的那支小分队要杀他,已经全军覆没,再提醒这一句,差不多就是报仇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了吴越人与楚国死拼,甚至一路护送这支人马去墨邑?段玉还没有这个闲情逸致。

    看着他背影凌空而去,消失无踪,越青却是呆在了那里:“这……道长?”

    “看来此人倒是没有多少恶意,只是不知道这提醒是好心还是恶意?”白发道人捻起发丝,沉吟说着。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”

    越青一咬牙:“这次,若能将王品沧海夜明珠送到王上手中,我们越氏便有大功,说不得所求的那事也可办下,与这个相比,其它的都不算什么了!我们立即换路,并联系城卫军接应!”

    这里距离墨邑实际已经不远,绕路也饶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而联系城卫军,有着大军环卫,一些手段就很难施展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越城主你愿意如此,本道自当遵从……”

    白发道人笑了笑,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“立即换路!”

    越青是个果断之人,下定决心后,立即做出决定,这支小小的队伍慢慢后撤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也是井井有条,还有一支武士专门负责殿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邑之中,某处民宅。

    “熊右竟然还没到,这小子应当知道军法,那不是叛逃,就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墨玉般的手掌接过一份信笺,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这只手皮肤黝黑,却富有光泽,又带着一种时常掌握大权的味道:“去查查出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报,石头山传来消息,越氏一行改了行程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又有一人进来,轻声禀告:“这是我们在城卫军中的暗线传来的消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