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二百零五章 收取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妖?”

    这白虎并非虚妄,而是真的妖物。

    段玉见了,更是大乐:“狐狸尾巴露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妖怪盘踞之地,必然有着一些奇异。

    而这头妖虎偏偏盘踞在此山谷之中,说不定便是大夏龙庭故意放养的,作为煞穴的守卫。

    “青玉剑,出!”

    他元神御剑,挽了个剑花,剑气森寒,将虎妖逼退,脸上又浮现出惊疑之色:“这妖怪……状态不对!”

    虽然野兽大多浑噩,但成了妖怪,大多都会开启一些灵性。

    但此头白虎,眼泛红光,却给人疯狂之感。

    这种熟悉的感觉,简直就好像海上遇到的那头赤狐精怪一样!

    “不过妖怪可不会下阴曹地府修炼,特别是撞入轮界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手一指,青玉剑一下幻化,变成一柄五尺长的巨剑,当头斩落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白虎咆哮一声,身形同样迎风见涨,长几一丈,表面的白皮黑纹光芒灼灼,硬接一剑,居然只是受了些皮外伤,连血都没流多少。

    “妖术?”

    段玉见此,瞳孔略微一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道风刃奇快无比,掠过他的元神,将他割为三段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元神一下炸开,复而又归为一人,只是看起来虚幻了一些:“还有这控风神通,实在犀利,若是普通元神,乃至宗师,都要死无葬身之地啊……”

    妖虎有灵目,能看穿虚妄。

    而所携带的天赋神通,更是十分惊人,可大小如意,操控风刃。

    特别是风刃之中,带着一股虎煞之气,普通出窍的修士元神沾惹到一点就要崩溃。

    按照段玉的估计,这虎煞风刃,绝对可比拟地煞榜排列较低的一些煞气神通了。

    若非自己元神坚韧,元神之力厚实无比,被它一吼,几道风刃一切,只怕立即就要扑街!

    而换成宗师,甚至是兵家一重的秦飞鱼来,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妖物,竟然没有神智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摇摇头,整个魂体都钻入青玉剑之内。

    顿时,青玉剑轰鸣,剑气呼啸,惊人之极,化为一道流光,冲向妖虎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妖虎张开血盆大口,隐约间可以看见一颗淡青色的风弹出现,猛地向青玉剑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四灵法阵,疾!”

    青玉剑之后,四大玄灵的虚影浮现,同样没入剑身之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两者于空中撞击,青玉剑刺破风弹,旋即毫不客气地从妖虎嘴中而入,剑气爆发。

    妖虎咆哮连连,撞击山石,整个山谷一阵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如此挣扎了一番,终于扑在地上,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虽然妖身厉害,妖术邪异,但没有智慧,还是无用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叹息一声,操纵着青玉剑飞出,上面镇压了一头虎魂。

    此物也十分珍惜,虽然比不上妖鲲之魂,但若炼器之时加入进去,立即就能提升法器一个品阶。

    他收拾完妖虎之后,元神持剑,走向山谷深处。

    在谷中,果然发现一洞,有风吹拂,元神刺骨生寒,光是在洞口就感觉仿佛被小刀割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种程度,极有可能是白虎煞!”

    段玉脸上泛出一丝喜色,愣是不敢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他乃是元神之身,此时进入这个煞穴,那就是立即炼化煞气了,半点余地都没有!

    若是人迹罕至之处,就这么炼化也未尝不可,但这处地方明显十分邪异,光从这头虎妖便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自己炼化煞气之时,再来一波大敌,那八成要跪。

    因此确认之后,段玉立即回归,元神入窍,望着旁边。

    篝火燃尽,中了镇压之法的熊黑依旧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段玉上前,解了法门,一脚将他踹醒:“走!”

    “主上?去何处?”

    熊黑一骨碌爬起来,耳朵动了动,听到四方没有什么动静,不由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段玉一马当先,来到那个山谷处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好大的老虎!”

    熊黑见到倒毙的妖虎,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将它剥皮拆骨,尽量带上!”

    段玉吩咐了一句,来到煞穴位置,见到自己布置的几个预警术式都没有被激发,不由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看来大夏那边还没有感应到,或者是来不及派出人马,当下点燃火把,进入洞穴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洞穴之中,寒风逼人,刺骨生凉。

    到了洞窟底部,甚至四面都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,纵然段玉的人仙之体,也是血液几乎凝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果然是白虎煞!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他脸上的喜意却是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忽然间,一阵虎啸传来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却是几道流光在冰层中飞舞盘旋,发出的声音却类似妖虎咆哮。

    “很好,并未被取用过,煞气十分充足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估计,此时自己已经站在煞脉之上,当即毫不犹豫,取出一个墨黑色的玉瓶,拔开布满符咒的瓶塞:“收!”

    一道道流光,就被无形之力拉扯,不断进入墨瓶中。

    在瓶子之内,一枚枚符文闪烁,遍布内腹,带着一股力量,将流光压迫,化为丝丝缕缕的气体。

    甚至在底部,大量气体化液,就形成一层亮白色的煞液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天明之时,段玉就得了三瓶煞液,满意点头:“这份量,足够三人使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此煞穴经过这番提取,虽然还有丝丝缕缕的煞气生成,但要满足其它修士,则是需要起码二十年修养。

    “煞气有根,毁去不祥,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能用秘法携带煞气而走,就是段玉这次前来最大的依仗!

    生死之要,尽在其中矣!

    就如跳出棋盘之外,大夏龙庭接下来再怎么报复,抓不到他的尾巴,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当即走出洞窟,就见得天际泛白,熊黑已经将那一头妖虎料理完毕,扎了好几大捆。

    “上马,我们立即离开!”

    段玉见了,快速吩咐着。

    此次目的达成,自然要一走了之,尽早提升才是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秘法,可暂时保存煞气,但最多维持七七四十九日。

    之所以取尽,就是要断了高潜一方的气数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没有这白虎煞气,你那杀破狼之刃,还怎么炼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昆夷城。

    一处客房内,玉成子盘膝而坐,面前点着一个香炉,里面有檀香之气逸散。

    此时轻轻一点,三缕青烟组成一面光幕,当中浮现出浓浓的云雾,伴随着掐诀,视野不断扩大,就见得一个小小的村子。

    旋即,画面就定格在一处砖瓦房前。

    打谷场上,一名相貌英武,带着点威严之气的青年,正在习练武艺。

    墙壁之上,悬挂着弓与刀,后面还有马厩,代表着此家不仅在本村是个地主,还有钱习练武艺与骑术。

    “高玄通?”

    玉成子望了望。

    作为前朝血脉,此人自然被隐藏得很深,面相上看上去只有小富小贵的格局,还带些煞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却是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而屋宇之内,还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孩童,虽然只有三岁,看起来却足有旁家五岁孩童的模样,长得极为壮实,此时趴在门槛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高玄通练武,双手甚至还在无意识地比划。

    “其气却也普通……”

    玉成子还要再看,屋宇内某个角落,就有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一闪,法术顿时被破。

    “有着这神守护,却是无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望着面前的诸多珍惜材料。

    也唯有大夏这等龙庭,才能在短时间内齐聚如此多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“材料集齐,就只差那虎翼残刃,以及白虎煞气了。”

    玉成子暗自盘算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项谷推门进来,满脸阴郁之色:“玉成子,速速与我去吴公城,白虎煞穴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玉成子一个激灵,旋即就看到一个神祗从项谷的身体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神祗博带高冠,相貌奇古,身上带着一股大贵的青气,旁边的项谷却是立即昏厥倒地,一副面色苍白,气血两亏的样子。

    却也知晓,之前一直都是这神在操纵此人肉身行事,否则哪里会有如此高的身份地位?

    至于项家,却不过掩护了。

    “骏马都是不及,你元神与本尊前去!”

    这神说着,化为一道流光,没入地底不见。

    玉成子见此,匆匆布置了下,元神出窍而游,同样向吴公城而去。

    这元神出窍,能日行八百,夜行千里,自然非同寻常,数个时辰之后,就到了那山谷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一摊血迹已经发黑,旁边还有一些虎毛与碎骨。

    “遭了,来晚一步!”

    玉成子见到这幕,心里一空。

    旋即,一声咆哮就从山洞中传出:“好个贼子,竟然将白虎煞尽数夺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出这事?”

    玉成子连忙赶到山洞之底,望着不断融化的白霜,神色十分难看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此煞对神祗甚是有害,本尊放一虎妖在此,游神御气之下无法突破……而若虎妖被杀,附近的本尊立即便有着警觉……”

    这神祗也十分懊恼,踱步而走:“只是前几日龙庭开始调动棋子,本尊奉命出行,不料却出了这事,莫非……是天意乎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玉成子就打了个激灵,感觉这次应邀出山,是做了件蠢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