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1章 【程处默怕了?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他俩在西市一路打砸前行,可苦了不远处偷偷跟着的一群巡街武侯,每每程处默跟人打架,打完之后就得这些武侯上前,先是安抚伤者,再是好言劝慰,遇到难缠的还得陪些银钱,免得人家聒噪起来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终于有武侯无法忍受,拉着自家老大满脸凄苦抱怨道:“队长啊,这得何时是个头啊?短短半个时辰不到,程小公爷已经打伤了四拨人,再让他这么搞下去,咱们一整年的俸禄都得赔给人……”

    武侯队长同样憋屈,但又不能在手底下人的面前露了怯,他无奈只能咬牙硬挺,硬着头皮解释道:“大家再忍一会儿,我估计很快就会消停,程小公爷毕竟是勋贵子弟,他老是在西市打架自己也会觉得丢份儿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未说完,那边嗷嚎又是一嗓子,但听有人鬼哭狼嚎,又听程处默哈哈狂笑,不多会功夫就见一人头破血流亡命逃窜过来,扯着在场的武侯们不依不饶,口齿漏风呜呜叫屈道:“官爷官爷,吾要告状,吾要告状啊……”

    武侯队长刚放完话,这属于瞬间被人打脸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队长面皮抽搐,很是费力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,然后数出五枚大钱,好言相劝道:“告状就免了吧,打你者乃是卢国公府的程小公爷,就算你去告状,衙门里也没人管,就算你去皇宫门前敲击登闻鼓,我估计陛下也懒得理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把铜钱往对方手里一塞,忍痛道:“喏,赔你一点钱,自己去找郎中止止血,别闹了啊,再闹说不定还挨打……”

    挨打者很不乐意,捂着漏风的嘴巴不依不饶,讨价还价道:“才五枚大钱,抓药都不够!”

    武侯队长牛眼一瞪,呵斥吓唬道:“再敢叽叽歪歪,信不信把你抓进死牢法办了?”

    挨打者愁眉苦脸,悻悻然收了铜钱离开。

    武侯队长一声长叹,显然心疼自己又掏了五枚大钱。

    周围那些武侯更加按捺不住,忿忿叫嚣道:“队长,去通报吧,俺们在这里盯着,您去卢国公府通报,赶紧让卢国公过来抓人,再这样下去谁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武侯队长面色犹豫不决,好半天才沉吟出声,指着不远处的程处默道:“你们也都知道,那位爷号称长安小霸王,三天一小架,五天一大架,其实他最近已经改的很好了,自从他被程国公发配到县衙当衙役,长安街面上很少见他打架了。要是搁在以前,你们见他哪天不惹事?”

    一众衙役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武侯队长又道:“再说了,咱们都是武侯身份,编制也在县衙当中,也就是说咱们现在和程小公爷乃是同僚,天底下哪有暗地里偷偷去告同僚状的同僚?这样的事情不够忠厚,咱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抬眼又看看不远处的程处默,长吁短叹道:“大家伙老实跟着吧,我估计很快就能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一路上已经说了七八次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!

    武侯的职责就是肃清街面纠纷,外带着确保长安城中某一处地界的安全,如果街面上整天有人打架斗殴,那么到了年终考核的时候很难看,衙门里的书吏肯定会给武侯们一个下下等的评语,这种事找谁说话求情都白搭。

    如果考评是下下等,那么年终的日子可不好过,不但会罚没铜钱,严重的还会吃板子。

    要是那种普通人打架,武侯们自然不会这么讲道理,上去一顿臭揍都算轻的,大多数时候还要把人抓进衙门里弄一回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打架的是程处默,号称长安城中头一号惹是生非的小混蛋,这批武侯合该倒霉,只能自掏腰包帮着赔钱。

    赔了钱,挨打的就不会闹,只要挨打者不闹,他们的年底考评就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幸好,程处默终于不在街面上打架了。

    因为,李云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店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货栈,沿街一排溜足有十来间铺子,铺子上面挂的都是同一样牌匾,牌匾上的金漆字体龙飞凤舞,太阳照射之下,金字灼灼生辉。

    崔氏货栈!

    够排场,够规模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货物琳琅满目,里面有李云需要的绳索丝线和铁锅。

    就这家了!

    李云整理一下衣衫,抬脚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时候,程处默却突然停脚了,这位号称长安城小霸王的二愣子不知为何脸色尴尬,拽着李云胳膊小声问道:“师傅,你不会是想找这家店铺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?”李云奇怪看他一眼,道: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程处默悻悻道:“为什么要选这一家?”

    李云呵呵一笑,指着眼前一排溜的店面解释道:“此家店铺规模巨大,堪可称之货栈也不为过,最主要的是货物齐全,绳索丝线铁锅都有售卖……规模如此之大,想必仓储也是不小,咱们要找就得找这种店家,如此才能一下子把货物全都赊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期期艾艾,脸上明显很别扭,好半天才呐呐道:“师傅咱们打个商量,能不能换一家去赊?这家来头太大,后台也是太硬,不好惹,很难缠。”

    李云怔了一怔,仿佛首次认识程处默一般,他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徒弟,最后才略带愕然道:“真是奇怪,程处默竟然也会害怕?”

    程处默脸色一红,嘴硬道:“我会害怕?我程处默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?”

    “其它的字你也不知道怎么写?”

    李云鄙夷看他一眼,嗤笑道:“为师早听人说过,卢国公府的嫡长子不学无术,从小到大只要一翻书本就瞌睡,为了这事,程国公没少抽打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满脸尴尬,悻悻道:“师傅,打人不打脸,揭人不揭短,你要再这么揭我疮疤,小心徒儿我反出师门,咱们师徒俩一拍两散。”

    李云嘿嘿一笑,悠悠道:“看来这家店铺真的来头很大,大到连你程处默都不敢来招惹,你连反出师门这种话话都能说出来,长安城里果然有你不敢招惹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大急,涨红脸叫道:“我怎么不敢招惹?我谁都敢招惹。之所以不惹这家,是因为,是因为……总之我不愿找这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