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35章 【小骗子,本姑娘盯着你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程处默刚要拒绝,少女却把眼睛一瞪,呵斥道:“这是爹娘的意思,他们怕你被骗了。娘亲专门到我房里叮嘱,让我以后好好看着你。明天你想出门,就得让我跟着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悻悻低头,一发狠把门踢了两脚,然后‘咣当’一声关上,大叫撵人道:“姐姐你走,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少女咯咯一笑,俏脸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夜色已深,兼且弟弟确实长大了,她一个少女也不便多留,提着裙角慢悠悠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天上明月高照,挥洒皎洁光辉,月光下一个少女满脸悠然,心中却有一丝压制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忽然攥紧小拳头,得意笑道:“大家都拿你没办法,看本姑娘如何来拆穿你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光顾着自己兴奋,悠闲在花园里穿行,她并未发现花园角落一处的假山后面有动静,那里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躲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老程两口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程被媳妇挤在身后面,一脸好奇很想往前面站。

    这厮口中还不断发出询问,略显期待道:“处雪反应如何?是不是动了春心?”

    “屁的春心?”

    程夫人狠狠剜他一眼,呵斥道:“有你这么当爹的吗?看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?那可是咱家嫡长女,动春心这种话多难听。”

    老程嘿嘿一笑,略略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程夫人又把脑袋探出假山,远远看着少女在花园里穿行,好半天过去之后,程夫人才小声小气道:“看这架势,丫头应该是信心十足,妾身骗她说有个坏蛋坑他弟弟,但是那坏蛋擅长伪装难以拆穿,这丫头从小就是争强好胜的性子,保证她会卯足了力气去找茬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老程一阵坏笑,目光闪动道:“想要找茬,就得不断接触,不管那李云想干什么,咱家处雪都得跟着他,如此一来一往,相互慢慢就熟了,孤男寡女,干柴烈火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当爹的人,如此说话显得很不对,兼且腰间软肉被程夫人狠狠一掐,老程闷哼一声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两口子又在假山后面躲了一会,直到程处雪离开花园才敢漏出头,老程远远望着花园尽头,忽然意味深长道:“陛下欠西府赵王的债,大唐也欠西府赵王的债,处雪是个好丫头,希望她能富富贵贵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程夫人幽幽一叹,轻声道:“妾身倒觉得,情意最重要,希望老天睁睁眼,那孩子是个善待妻妾的人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对视一眼,又是替儿女期盼,又是替儿女担忧,相互默默半天,一声长叹离开。

    夜,真的很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长安一百零八坊,处处皆有更鼓声,万象之初,又是新的一日。

    李云长长打个哈欠,起身使劲伸了个懒腰,他回头看看墙角边缘的另一处,发现小丫头阿瑶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墙角搁着的两个陶碗也不见。

    清晨会有施粥,这丫头必定是去排队了。

    李云咳嗽一声,很不适应的清清嗓子,虽然已经来到大唐一个月,但他还是想要抽根烟。

    起床一根烟,赛过活神仙,可惜这时代压根没有烟叶,那玩意还在拉丁美洲待着呢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李云长长一叹,咬牙忍住了烟瘾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听到不远处一声轰隆,但见卢国公府的大门猛然敞开,打里面趾高气昂走出来一个货。

    没有错,是长安小霸王,经过一夜修养,这货又满血复活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走路的时候还龇牙咧嘴,明显是扯动了身上的伤处很疼痛,但是小霸王就是小霸王,皱着眉头就是不肯哼一声。

    这货出门之后,直接就往墙角看,很快发现李云,顿时兴奋的咋咋呼呼,远远招手道:“师傅,俺来也。”

    风风火火,轰轰隆隆,仿佛那小马驹儿撒起了欢,撩开小蹄子就往这边跑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您慢点!”

    程处默身后还跟着一群家丁,个个都打扮的很利落,这群家丁急急追在后面跑,不多会功夫都到了墙角处。

    “一二三,叫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忽然一挥手,带着家丁们同时鞠躬,大声道:“师傅(掌门)早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喊得是师傅,家丁们喊得则是掌门,喊完之后同时抱拳,弄出一副土匪见面的大架势。

    李云呆了一呆,愣愣道:“你这是什么套路?”

    程处默嘿嘿直笑,努力挺胸昂头摆出一副牛逼样子。

    后面一个眉眼灵活的家丁凑上来,冲李云挤眉弄眼解释道:“掌门您好,我等都是专生伺候小公爷的下人,属于他院子里的老人,一起跟着小公爷加入师门。”

    旁边程处默一脸骄傲,得意道:“师傅,看到没,你能收我为徒,实乃师门大兴之兆,这才一晚上功夫,我就帮你找了二十个徒孙。以后,他们都是三代弟子,师傅您也算在长安开宗立派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哭笑不得,无奈道:“咱们有多少琐事要办,哪有闲工夫玩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玩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连忙解释,忽然伸手拉过一个家丁,指着家丁道:“看看这个,他叫程小七,出身是个孤儿,被我爹战场归来收养的,从小在府里长大,学的是管理养马喂羊,城外有两个庄子都是他在打理。”

    程小七低眉耷眼,嘻嘻给李云见礼道:“掌门,徒孙小七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心中一动,擅长养马喂羊,而且还负责打理两个庄子,这是个人才啊,果然看举止就是个活泛人。

    程处默又拉过一个家丁,继续介绍道:“这个是程老笨,年纪不大,脑子很笨,但是他手脚很是灵活,我们家的部曲都找他修理甲胄。”

    程老笨也连忙见礼,恭恭敬敬给李云弯下腰。

    李云心中又是一动。

    修理甲胄的手艺?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般家庭能养的啊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看看在场家丁,心中隐隐已经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程处默是国公府长子,以后是要继承程咬金爵位的人,虽然小霸王脾性有些犯浑,但是程家依旧把他当做继承人培养。

    单只看看这些家丁,必然个个擅长一门技艺,并且年龄还都不算很大,这明显就是给程处默的班底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件事李云很不明白,这些家丁都是人才,是程家给程处默准备的班底,按说应该放到别处好好锻炼,怎么会容许程处默全都带出来?

    要知道他现在正和程咬金打赌,有这些人帮忙岂不赢面更大?

    程咬金那人,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啊。

    李云正沉吟之间,程处默又再次开口,小霸王似乎很是得意,道:“师傅您知道么,今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,先是去拜见爹娘,然后又跟他们理论一番,我坚持认为咱们没错,咱们是要做件大事情。我爹娘终于被我折服,竟然低头给我认了错。嘿嘿嘿,他们为了弥补自己错打我的失误,直接派了二十个家丁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看了李云一眼,得意道:“有这些家伙帮忙打下手,咱们师徒更容易一展拳脚了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说的简单,李云却想的很细。

    他隐隐已经明白过来,这是人家老程怕他们夸下海口,弄到最后却又贻笑大方。到时候倘若事情不成,丢的是卢国公府颜面。

    所以,老程才把二十个人才派出来,明着是弥补过失,实则是帮程处默出力。

    想明白此点,李云忽然笑了,悠然道:“有这二十个帮手,咱们做起事来果然轻松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猛听不远处一声轻哼,但听一个黄鹂般的女声遥遥而来,怎么听怎么有种斗劲十足的味道:“岂止小弟的二十个人,本姑娘也带了二十个人。小骗子,我们这二十人专门盯着你。”

    李云脸上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程处默脸色却微微一垮。

    小霸王愁眉苦脸看着李云,小声尴尬解释道:“师傅,这是我大姐,你大人大量多让着她一点,她比我爹还要不讲理。不但脾气坏,武力还很高,动不动就打我,说不定也会打你。”

    是么?

    李云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