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47章【皇帝皇后悄悄而来!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山岩轰塌之时,还有一个公鸭嗓子般的狂笑,别人都被天摇地动吓得脸色苍白,小霸王却满脸带着按捺不住的亢奋。

    这货嗷嗷叫唤着冲上前来,抓起李云胳膊就是一顿猛看,口中还咋咋呼呼,不断道:“快让我看看,师傅快让我看看,啧啧,真是厉害,你这胳膊也不粗啊,为啥抡起大锤那么猛?”

    李云看他一眼,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事实上李云自己也懵逼中,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程处默也不管李云搭理不搭理自己,继续抓着李云胳膊猛看,口中啧啧馋道:“四锤啊,你就用了四锤,山崖直接砸塌,这要砸在人身上还了得…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要砸在人身上还了得……”

    小霸王说这句话的时候,不远处另一个山头也有人说了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座山头距离石盐山不远,山上却不似石盐山那边光秃秃没有植物,这座山头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即使距离不远也很容易藏人。

    就在山顶之处,李世民负手而立,皇帝身后还站着几个人,其中长孙皇后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今日皇帝竟然出宫了,不但皇帝出宫,而且还带着皇后,除了皇帝皇后两人,身边还跟着大唐的几位重臣。

    房玄龄,杜如晦,长孙无忌,李勣,秦琼……

    每一位拿出来都是名满天下的人物。

    每一个都是大唐朝堂的开国重臣。

    李云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些重臣此时都在眺望他和小盐山!

    除了一帮大唐重臣,这边山顶还站着两个皇族,其中一人是战功赫赫的河间郡王李孝恭,另一人则是掌控皇族宗正寺的大宗正。

    大唐有九寺,各自负其责,比如鸿胪寺,一般用来安置别国使臣,比如大理寺,乃是最高司法机构,而皇族宗正寺,则是掌管皇族族谱的实权衙门。

    今日李云和程处默开山炼盐,李世民带着一帮子重臣勋贵全来了,若说只是为了流民之事,皇帝肯定不会这么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长孙不依不饶的坚持。

    皇后自从见了李云一面之后,一直坚持认为这少年就是皇族遗落在外的明珠。

    “都看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山巅之上,长孙皇后突然开口,遥遥指着对面道:“四锤出,山岩碎,试问这当今天下,有谁能如此威猛?除了陛下的三弟之子,世间绝不会再有天生神力之人。你们看他那几锤的威力,这要是砸在人身上还了得?”

    皇后语气充满了激动,忽然使劲攥起了自己的粉拳,欢喜道:“谢天谢地,天佑大唐,它收走了我们一位战神,又给我们赐回了一个新战神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臣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李世民同样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良久,最终还是皇帝开口轻叹一声,转身对众人道:“朕今日带你们到此,实在是因为观音婢她不依不饶,说说吧,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……”

    重臣还是默然不语,相互暗暗递眼色交流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才有长孙无忌开口出声,道:“相貌神似,力大无穷,再加上身世来自河北,臣以为可有九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但却没有点评一句。

    房玄龄一捋胡须,笑呵呵道:“这孩子心性不错,干事也是为了流民,倘若真是沧海遗珠,可算皇族一大幸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淡淡一笑,指着房玄龄道:“房乔这话太滑,说了等于没说,朕要问你们有几成把握,可不听这种模棱两可的话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拱了拱手,解释道:“陛下莫怪,非是老臣不愿下定论,实在是涉及了皇族之事,老臣乃是外人,故不能妄下论断。”

    旁边几人也是这个想法,一起拱手道:“是真是假,当由皇家。”

    唯有秦琼性子耿直,大声哼道:“我见那孩子使锤之时刚猛无比,虽然没有练家子的招式,但却有一股极其熟悉的味道,遥想当年西府赵王之勇,可不也是这一般的天崩地裂,这孩子没错,他肯定是赵王之子。”

    长孙对这个论点大为赞同,微笑对秦琼颔首道:“翼国公见地不凡,果然是精明睿智。难怪大家都说山东秦叔宝忠义无双,本宫现在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一群重臣都想苦笑。

    合着只要顺您意思来,立马就是精明睿智了……

    秦叔宝忠义无双确实没错,可要说他精明睿智,恐怕在场大唐重臣有一个算一个,随便哪个都比秦琼精明。

    奈何这是皇后的称赞,在场谁也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倒是秦琼脸色略红,尴尬对着长孙一礼,道:“微臣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谢过皇后的一番赞誉之语,说到睿智精明,臣以为自己不衬。但是,臣信良心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转头看向李世民,满脸庄重道:“陛下,认了吧,这孩子没错,必定是赵王的娃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摆了摆手,似乎没听进去这话,似乎又把秦琼的话记牢牢记在心里,皇帝转头看向他人,忽然问一个老者道:“大宗正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那老者相貌一脸严正,闻言道:“老夫以为,皇族之谱不可轻慢,既然这孩子已来长安,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观察,倘若真是族中之子,必然给他昭示天下,本宗正这里给陛下打一个包票,只要确定了他的身世,我不管世家还是勋贵反对,老夫会亲自把他的名字写在族谱上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对他怒目而视,气道:“大宗正,你这是拖字诀。”

    老者拱了拱手,正色道:“皇家之事,谨慎为先。一旦写进族谱,这孩子要封王爵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这是告诉长孙你别插手。

    涉及一个王爵之位,可不能凭着相貌猜测就可以,大唐没有异性王爷,每一个王位都是沉甸甸的实权派。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微笑对老者道:“大宗正执掌皇族族谱,这番谨慎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哼了一声,不满道:“那我皇家战神就这么白白浪费么?陛下,大唐虽立国,朝堂尚未定啊,诸边小国,北地突厥,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音婢!”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轻喝一声,不悦道:“这是朝堂大事,你越界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怔了一怔,落寞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想认那个孩子,怎么就这么难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