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58章 【李元霸的往事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这一次,猪没撞树上。

    貌似守树待猪只能干一回,再想成功那只能靠运气,程处默的运气明显不太好,这货骑着肥猪跑出很远都没撞上树。

    猪是流血流死的。

    小霸王恹恹拖着肥猪回来,脸上明显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,这货回来之后眼睛四处乱瞄,似乎还想再骑一次试试看。

    众人哪里还会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先是李世民咳嗽一声,李孝恭顿时嘿嘿一笑,这位大唐第一王爵也不管自己是不是长辈欺压小辈,陡然上前一脚,直接把程处默放翻。

    可怜小霸王也算武勇,奈何怎比得上尸山血海杀出来的老一代,但见几个老流氓嘿嘿坏笑围了上来,摩拳擦掌道:“娃娃,你抗不抗揍吧?”

    好家伙,看看准备揍他的都有谁?

    先是河间郡王李孝恭,再是大唐军神李勣,外加一个户部尚书长孙无忌,还有皇族宗正寺的大宗正,这四人有文官有武官,虽然官职不能说明武力,但是长孙无忌和大宗正也曾上阵厮杀过,真要抡起争锋打斗之术,未必就比普通小将差多少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个黄脸汉子。

    山东秦琼,忠义无双,众人一提起他总是想起他的品格,但却经常忽视秦琼乃是一员骁勇绝伦的猛将。

    隋唐十八条好汉,秦琼乃是名列前茅,连他也摩拳擦掌缓缓上前,一张蜡黄色的脸上带着严肃。

    程处默差点就吓尿了。

    那边程咬金又急又怕,开口大叫道:“谁敢打我孩子,老子跟他拼命,李孝恭,别看你是王爷,我老程不尿你这一壶,还有你李勣,你敢动我儿子一下试试看,今天我程咬金把话撂这里,谁敢动我孩子跟他没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老程话音未落,忽听李世民轻哼一声,冷笑道:“如果本王也想抽他呢?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我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长孙皇后正在四下寻摸,终于从地上找到一根半腐烂的大树枝,这树枝足有小孩手臂粗细,烂掉树叶以后天然就是一根大棍子。

    皇后也不嫌弃棍子脏兮,弯腰直接把木棍拾在手里,她俏脸带着丝丝杀气,望着老程轻哼一声道:“卢国公,我也要动手,你是不是跟我没完?”

    老程顿时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忽然仰天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打啊!这孩子必须得打!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一顿不揍,闯祸没够,必须得打,打的他龇牙咧嘴,打的他屁滚尿流,小树不休不直溜,小孩不打坏丢丢,啊哈哈哈,你们都是犬子的长辈,出手打孩子乃是天经地义,俺老程心里感激,我和大家一起揍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一撸袖子,满脸开怀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程处默真的要吓尿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头铁,但也怕群殴,尤其打他的还都是老辈,不论是谁他也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眼看就是一场暴揍。

    似乎谁也不敢拯救他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世事每每出人意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小霸王最为绝望的时候,猛听一个少年的声音清脆响起,带着怒气道:“程处默,过来杀猪!”

    话音声中,但见李云陡然挡在众人面前,少年身材瘦弱,脸上全是怒容,直视众人道:“我知道你们都是大人物,我也知道你们不好惹,但是,程处默是我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!

    李云又道:“天地君亲师,世间五至大,你们想要管教他,可以,但是这里有个前提,必须是我这个师傅没在场。只要有我在场,教育轮不到你们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虽然狂,但是句句都在理。古代对于教化之道极其重视,孩子的师尊拥有莫大权力,哪怕是李世民的太子皇子,被老师责打的时候李世民也不能护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没想到这孩子的性格这么刚。

    李云同样冷着脸,上前一把将程处默拽起来,他拉着程处默直接走开,忽然回头冷冷看着老程一笑,道:“都说你能护犊子,原来也有怕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不回头,扯着程处默直接去杀猪。

    众人被晾在原地。

    愣愣都有些发傻。

    好半天过去之后,李孝恭才怔怔开口道:“刚才程知节已经介绍过我,他应该知道我是河间郡王吧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很明白,这孩子不像不懂圆滑的人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哼了一声,道:“天地君亲师,朕乃第三位,就算他是程处默师傅,朕也有资格插手管教。”

    长孙连忙一拉丈夫胳膊,低声道:“您是白龙鱼服出宫,咱侄儿又不知你的身份。倘若知道您是皇帝,他肯定不会这般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砸吧砸吧嘴,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,故作生气道:“等到身份揭穿后,看朕怎么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长孙噗嗤一笑,低声道:“您舍得么?您从小最疼三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瞅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朕只是疼爱,你却是溺爱!都说老嫂如母,可你并不是老嫂嫂啊。””

    长孙扭捏一下,脸红羞涩道:“陛下贯会夸人,臣妾早就老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挤眉弄眼道:“是吗?朕怎么记得你那时才有十七八岁,水嫩的很呢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长孙啐了一口,拿眼狠狠剜了丈夫一下。

    李世民忽然叹息一声,悠悠道:“朕还记得当年一件事,那时父皇在荥阳做官,曾和当地世家不对付,三弟性格有些痴傻,被世家挑唆杀了人,父皇为正法典,将三弟押在城中用皮鞭抽,当时世家专门鼓动百姓前去围观,导致家中谁都不敢劝阻父皇,唯有你忽然冲上去护着,父皇的皮鞭没能收住,一鞭子抽的你后背全是血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下意识想摸后背,喃喃道:“那一鞭子,可真疼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轻轻抚摸她后背,有些心疼道:“还说你不是溺爱,不是溺爱你去挨鞭子?要知道那次三弟可是翻了大错,唯有你不顾礼法去护着他。纵观古往今来,也只有你这样的嫂嫂不讲理。也幸好是你不讲理,父皇才没有继续抽三弟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忽然看了丈夫一眼,低声道:“我死命护三弟,是因为他最亲我,你们都以为他是被人挑唆杀了人,却不知道他为何才会受了挑唆。那孩子啊,他是为了帮我出气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