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63章 【大唐君臣关于狠人的讨论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不止皇帝如此,皇后也是如此,后面程咬金长孙无忌等人同样上前,一人捧着一把精盐轻轻的舔。

    很咸!

    咸的让人嘴巴直抽抽。

    但是大唐君臣没一个面带苦涩,反而一个个长吁短叹盯着李云看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之后,君臣携手告辞而去,临到走的时候,秦琼忽然拍了拍李云肩膀,这位忠厚的山东汉子欲言又止,最后只化作短短六个字:“心要狠,不要怕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愣愣不解!

    他略带迷糊站在山脚,望着这群大人物的身影渐渐消失,旁边程处默也是满脸茫然,搔搔脑门道:“师傅,秦伯伯是啥意思啊?他让你心要狠?”

    说着也不等李云回答,自顾自又道:“秦伯伯做人最忠厚了,这话要是长孙老头说,徒儿还不觉得奇怪,怎么竟是秦伯伯说,秦伯伯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云也想不明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少年却不知道,就在大唐君臣离开此地之后,李世民突然驻足停脚,然后遥遥回望小盐山。

    皇帝猛然脸色一冷,沉声道:“程知节听旨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似乎早就等着这句话,闻言连忙恭恭敬敬弯腰倾听。

    但见李世民面色微寒,虎目射出凶凶之光,一字一顿道:“今有开国柱公程咬金,教子有方,拜师有益,立产业,制精盐,功在天下,利在万民,因其子尚未及冠,功劳暂由父辈代领,朕特赐,卢国公府可逾制一层,配备强弓三百张,长兵刃两百杆,再赐程知节可建私军五百人,以为国公护卫之仪仗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此五百私军,皆从皇家百骑司遴选,骑一百,步四百,只选心狠善杀者,年龄不可过三十,程知节,你听明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老程一脸郑重,弯腰行礼道:“臣程咬金,接旨,谢陛下厚赐,臣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礼仪做完,这才直身,面色严肃道:“陛下放心,臣这五百私军坚决不会自用,臣会将他们全都驻守小盐山,哪怕一只鸟儿也不准飞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在一帮欲言又止,好半天后才小心翼翼憋出一句话,轻声道:“陛下,要不您再开开口,给那个孩子也配备一些私兵?制盐这时一旦传开,臣妾怕他会要迎来无数的觊觎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她一眼,似乎对皇后的提议很是意动,但是皇帝沉吟半天还是摇头,略带无奈道:“配备私兵可以,但用什么借口呢,难道说他制盐有功?你应该知道朕为什么故意把功劳安在了程处默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因为程处默不但是国公长子,而且还是清河老叟的亲外甥,世家不敢对程处默乱来,一切只能按着规矩办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!”

    李世民轻叹一声,道:“但是那孩子不同,他的身份是流民。”

    皇后很是担心,幽幽道:“世家为了抢夺利益,那些手段可是阴的很。”

    秦琼忽然开口,面色平静道:“娘娘勿需担心,微臣已经告诉过他,心要狠,不要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狠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长孙很是不悦,生气道:“倘若世家派出死士去绑他,然后严刑逼供各种秘方,这孩子光凭心狠有用吗,陛下得给他配备护卫才是正理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说到这里忽然停住,发现一众大臣全都面带诡异看着自己,就连自己的丈夫同样也是面带诡异,似乎自己说出了什么令人可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皇后张了张口,有些羞赧生气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眼神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忽然呵呵一笑,伸手握住长孙皇后柔荑(ti),打趣道:“关心则乱,关心则乱啊,观音婢你一向冰雪聪慧,想不到也有犯傻犯糊涂的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臣妾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观音婢,你说的当然不对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故意想急急皇后,就是不肯说出其中原因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长孙无忌心疼妹妹,在一旁轻咳解释道:“娘娘勿需担心,那孩子不怕死士,别说是死士,就算刺客也无妨,来的多了有程咬金私兵拿下,来的少了怕是连个水花都不会响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长孙皇后真是关心则乱,到现在还是没能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无奈苦笑,回首指着远处的小盐山道:“四锤轰塌山岩,试问何人如此?观音婢你想想,当年三弟雄霸天下之时,哪个死士能够刺杀他?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呆了一呆,脸色渐渐显出惊喜,不过突然又是一忧,急急道:“不一样,这可不一样,三弟他不但天生神力,而且还不怕弓矢刀枪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也一样!”

    程咬金忽然接过话茬,恭敬对皇后解释道:“娘娘可还记得他和臣的女儿撕打之时,臣曾暴怒上前踢他一脚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咬金老脸一红,哼哼道:“臣的脚踝现在还疼,踢他的时候被反震震肿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提起裤脚给大家看,好家伙,只见老程的脚踝红肿发青,粗的宛如猪蹄子一般。

    老程深吸一口气,又道:“臣还问过我家犬子处默,那孩子曾经一拳砸断了钢刀,今日你们也看见了,他直接用拳头和小女的斧头硬碰。当年西府赵王刀枪不入,这孩子也在觉醒这个威能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再无担心。

    这时反而李世民略显忧虑开口,喃喃道:“朕现在担心的反而是他不敢杀人,到时候真要遇到危险只会束手束脚。”

    秦琼瓮声瓮气开口,出声道:“所以臣临走之前告诉他,心要狠,不要怕,雏鹰总要飞天,将军总得见血,这一关只能他自己闯过来,咱们能做的无非是提前点醒他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冲着秦琼点了点头,赞许道:“叔宝兄未雨绸缪,朕先替那孩子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琼拱了拱手,郑重道:“陛下切不可再用此称呼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呵呵一笑,道:“今日又不是朝堂,喊你一声二哥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琼大为感动。

    这时忽见长孙无忌捻须微笑,脸上显出一种阴嗖嗖的味道,众人都下意识后退一步,李孝恭怒骂道:“你这家伙又憋着什么坏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悠悠一笑,淡淡道:“我倒觉得那孩子不是个吃亏的人,你们可能没听说过,他连流民都敢下死手,当日他手持半块青砖,将人家的手掌砸个稀烂,事后又给个甜枣,让那个流民跟着他混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世家又不是流民……”李孝恭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呵呵而笑,慢悠悠道:“只要那孩子够狠,世家和流民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众人都愣了一愣,忽然觉得这话很在理。

    李世民虎目炯炯闪光,意味深长道:“朕现在倒是有些迫不及待,很想看看他能砸死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凑到跟前,语带怂恿道:“陛下,要不您把三弟的锤子给他送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