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67章 【终于被世家察觉了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将军,味道咋样啊!”

    一个小卒使劲舔舔嘴角,这货早就被咸鱼的霸道香味给馋坏了。

    青年守门令长长吐出一口气,语带异样道:“这味道,真他娘的香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像是想起什么,猛然又伸手入怀掏出钱袋子,扔给一个小兵卒急急吼道:“快点过去,把那些咸鱼都给我包圆了,这玩意又香又咸,可比买盐实惠多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他话未说完,猛听四周呼啦啦全是脚步声,但见围观他的百姓冲锋一般跑向角落,大呼小叫要问那个流民买咸鱼。

    生意,突然就火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年守门令的脸上泛出笑容,随手把咸鱼扔给手下的兵卒。

    他放眼长安城外,依稀正是盯着渭水那个方向,忽然语气低沉带笑道:“程处默你个狗东西,如果没有三个猪肘子我劈死你。奶奶的,这鱼真他娘的咸,不过也真他娘的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满城尽是咸鱼香。

    整整一千流民,化作一千个走街串巷的小货郎,他们背着小火炉,他们背着小口袋,先从城门口开始,然后不断往城中心延伸,不占繁华场所,只找街边角落,一条咸鱼煎入锅,引动长安万人馋。

    霸道的香气,最后传进了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谁也不曾想到,就在那皇宫最高的太极殿顶层之上,大唐皇帝李世民今日竟然没有上早朝,反而带着一群臣子在眺望长安。

    当香气弥漫全城之时,李世民忽然抽了抽鼻子,转头对众人笑道:“难怪那小子要搞咸鱼,这味道连朕都有些扛不住,普通黎民之家,终于又多了一道佳肴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走出房玄龄,呵呵笑道:“最主要的是价钱不贵,一条咸鱼只要十文钱,富贵人家当调剂,贫民之家可当盐,所以这不是一门小产业,这是一门造福万众的大产业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也跟着走出来,语带感慨道:“城外几千流民捕鱼,过万流民负责腌制,廉价销售,赚钱买粮,从此不虞饥餐之苦,慢慢便可以站稳脚跟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更加感慨,忽然苦笑一声道:“困扰朝堂长达数月之久的流民风潮,今后怕是再也不需臣等头疼犯难也,嘿,咸鱼,好一个咸鱼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哈哈大笑,猛将大手向前虚虚一拢,皇帝仿佛要将整个长安城拢在怀中,语带豪放道:“历朝历代流民苦,唯我大唐不见慌。天下至大吃喝事,满城尽是咸鱼香!”

    这诗很是一般,可以说毫无韵味,但是在场大臣却都一起点头,满脸如释重负道:“这咸鱼香的好啊,一香便解决了数万流民的吃喝拉撒。”

    众臣都在庆幸,忽听身后有脚步之声,大家一起转头看去,却见长孙皇后拾阶而上,远远便道:“陛下,臣妾让内务府买了五十筐咸鱼,每筐都贴上了皇家的锦帖,请陛下发赐给朝堂上的臣子们……”

    皇家给大臣发咸鱼?

    这话让众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又道:“臣妾这么做,也是想让大家尝一尝什么叫做咸鱼香,吃过了,才有资格评价,臣妾见你们只顾在这里议论,试问有谁真的尝过咸鱼到底是个什么味?没吃过,如何能有真切的评价,对吧?”

    李世民又是哈哈大笑,连连点头道:“观音婢做的不错,这五十筐咸鱼应该发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想起一事,连忙改口又道:“不能算是赏赐,应该算作购买,皇后的内务府一向紧巴,你这五十筐咸鱼必须给钱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第一个拱手应命,面色郑重道:“老臣认购一筐,先谢过皇后代购。”

    其他众人也连忙表态,转眼五十筐咸鱼就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这时长孙皇后才款款走到李世民身边,忽然语带担忧道:“臣妾现在只担心一件事,我怕河里的大鱼不够抓,那俩孩子一心想办成大事,可别没干几天忽然发现没鱼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顿时一怔,下意识去看在场大臣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连忙站出,笑呵呵解释道:“陛下勿用担心,娘娘也无需忧虑,长安周围全是河,可保捕捞数年而不减,待到数年之后,流民们已经转化为正常的农户,臣的户部正在筹划流民授田一事,过不多久便会搬上日程。”

    皇后还是皱眉,轻声道:“只可保数年捕捞,那数年之后咸鱼岂不是没有了?”

    李世民哈哈一笑,道:“观音婢你傻了啊?大唐的河流何止千千万?长安周边不能捕,其它地方难道也不能捕?这个咸鱼产业可以一直搞下去,子子孙孙都可以搞下去,有水就有鱼,鱼这东西可没有杀鸡取卵那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呆了一呆,随即便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的长安,到处都在议论咸鱼的事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实在是咸鱼的香味太霸道了,上千个流民在城中煎炸咸鱼,哪怕是躲在深宅大院也能闻到鱼香味。

    任何事只要声势浩大,必然引起有心人的觉察。

    却说那长安朱雀大街一侧,有个府邸绵延足有上百亩,青色大宅门,镶嵌紫铜钉,庭院幽深,透出一股天然的贵气。

    这是太原王氏,钟鸣鼎食之家。

    今天恰好是王氏各支集中议事的日子,议的是如何拒绝皇帝想给流民们授田的事。本来这事犯不上抗衡,关键是皇帝想让世家拿出一部分地。

    夺人钱财,如杀人父母,世家乃是庞大无匹的利益聚合体,哪怕是皇帝想要伸手也不行,拒绝还算轻的,惹急了都敢掀桌子。

    就在王氏各支的族老议论纷纷之时,猛听门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众族老微微一怔,随即感觉心中有怒。

    世家规矩大,等闲不可破,要知道此处乃是王氏议事之所,到底是哪个该死的莽货竟敢闯过来?

    等到见了来人之后,忽然怒气又打消了。

    因为来的也是一个族老,只不过平时不参与议事,这个族老赫然正是王珣,一向负责太原王氏的货栈生意。

    既然是族老闯来,那便不算破坏规矩,众位族老皆都呵呵一笑,有人打趣一句道:“老四,你今日怎么有空回族?为兄前几日收了一副夹山帖,不如等议事之后去我院中坐一坐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王珣完全不理他,反而脸色焦躁盯着王氏的族长王珪,急急道:“大兄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呆,坐于上首的王珪淡淡开口道:“圣人古训,你自幼也是垂听,泰山崩,面当不改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哪里还有一丝王氏族老的沉稳,什么叫大事,我太原王氏何曾畏惧大事,即便是改朝换代,我王氏也经历多回,坐下说话,慢慢道来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王珣没有坐下,反而再次道:“大兄,诸位,你们可曾闻到一股香味,浓郁而又勾人馋虫!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呆,王珪微微皱眉道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王珣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保持身体不打哆嗦,道:“这是鱼香,咸鱼之香。”

    “鱼香?”

    “咸鱼之香?”

    族长王珪缓缓仰头,略带思索道:“老夫想起来了,似乎是程家小辈要弄这事物,据说拜了一个流民为师,吵吵嚷嚷要用咸鱼养流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王珣,笑呵呵道:“听闻他们从你手里买了那座石盐山,似乎是要用石盐去腌制咸鱼,今日忽有鱼香,莫非咸鱼成了?”

    王珣再次深吸一口气,面色苍白道:“确实成了,所以才出了大事!”

    这话让众人都好奇起来,有人笑着猜测道:“莫非是吃死了人,所以老四你才惊慌,呵呵呵,此事无需担忧吧,那石盐山是程家自己要买的,就算腌制咸鱼吃死人也跟王氏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珣一脸艰涩,只觉喉咙堵塞如铅坠,这老东西努力压制自己的恐慌,但是说话之时还是忍不住发颤,硬着头皮道:“那咸鱼,没吃死人,那石盐,没有毒性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乍听之时还没反应过来,等到想要笑上两声,忽然人人脸上变色。

    石盐,没有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