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75章 【你把人给打爆了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今日之事真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先是太原王氏抬棺而来,想要广造声势占据大义,结果遇到五个愣头青大开杀戒,转眼之间就是干掉几十天命。

    幸好太原王氏及时调整,以一个年轻公子带头而出,聚集几百年轻一辈,以慷慨赴死姿态逼迫停手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夺回上风。

    谁知又被李云看穿计策。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喊了两声‘杀身成仁’,李云二话不说两拳打死两个人,其中一人还被放了烟花,人在半空直接就炸了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争抢威势。

    只不过用的手段不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李云一拳将人打爆,眼睛看也不看天空的血花,他只是慢悠悠举着拳头晃了一晃,任凭血水呼啦啦全都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血水劈头盖脸,将他染得宛如神魔。

    但他脸上的凶狠却忽然不见了,反而换上一副亲和无比的微笑,淡淡对那公子道:“你继续喊,我继续杀,看看咱俩谁先认输,谁认输谁是龟孙子。”

    满脸是血,却能微笑?

    这样的人怎么看都是个狠茬子!

    那公子一颗心已经沉到谷底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不能被李云给威慑住。

    盐业乃是大利之争,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?太原王氏传承千载,光是族人就有几十万,倘若今日能够争胜,再死一千两千也值得!

    那些死亡的族人,乃是为了家族的利益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年轻公子眼神又坚定起来,他再次仰天嘶吼,第三次用那种悲愤语气大喊道: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你敢喊,我就杀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同样也是一声暴吼,怒眼圆睁炸雷般狂喝。

    孔曰成仁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出。

    然后!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一阵脚步狂乱!

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有人惊恐狂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轻公子眼神发直,愣愣转头去看族人们。

    却见刚才还抬棺跟他一起的青年们,此时最起码跑出去十步之远,有一人逃跑之前还喊了一句,弱弱哀求道:“少族长饶命,这人比愣子还要不讲理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分明是在暗示您的手段已经不管用啦,你喊一声,他杀一人,眼皮都不带眨的,从来没见过这么狠的人。

    世事就是这么奇怪!

    李云明明只打死两个人,这些青年却已经被打怕了。反观程处默等人砍死几十个,这些人却敢抬着棺材做威逼。

    手段不同,效果别样。究其原因只有一个,李云表现的像个疯子一样狠。

    年轻公子长长一叹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局怕是要败了!

    李云哈哈大笑,指着年轻公子道:“你很精明,善用人心,可惜啊,你带了一帮猪队友。”

    猪队友这个词,大唐并没有,但这不妨碍那个公子明晓其意,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李云嘿嘿两声,静静等他反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忽然伸手整理衣衫,然后慢悠悠双手抱拳一拱,道:“相逢有缘,合该见礼,鄙人王氏长房第一支,嫡长孙,王凌云。”

    说着弯腰下去,行了一个极其庄重古朴的礼仪

    李云看他一眼,极其无礼的挖挖耳朵,突然‘咻’的一声弹飞耳屎,吹吹手指头道:“巧得很,我名字也有一个云,来自河北,出身流民。”

    那块耳屎几乎贴着王凌云脸腮飞过,然而这位竣秀公子竟然面色不见恼怒,反而彬彬有礼又道:“原来咱俩都占个云字,这可真要好好亲近一番。”

    李云嘿嘿又是两声,语带深意道:“好啊,不过我这人毛病有点大,我不喜欢别人和我玩心眼,谁玩心眼我杀谁,咦,据说你王氏族人足有几十万,死个几百上千毫发无伤啊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公子王凌云脸色顿时一冷。

    他彬彬有礼,李云恶形恶色,他说要亲近一番,李云说喜欢杀人!

    两人都在做口舌争锋,明显王凌云又输了一局。

    王凌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道:“今日之事,天大不过一个理字,兄台你随意杀人,我王氏只能引颈屠戮,但是在下很想求你乞怜,让我王氏可以抬棺出殡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仿佛没听明白他的意思,反而满脸好奇问道:“我打死你家族人,你竟然还喊我兄台?你没病吧,我怎么看着脑子有些傻?”

    王凌云面色一寒,但是转眼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李云啧啧两声,故意又道:“果然诗书传家就是不一样,不管何时何地都要先争一张脸,喂喂喂,你就不觉得虚伪恶心吗?”

    王凌云咬了咬牙,但是语气仍旧保持平静,此子确实能忍人所不能忍,忽然拱手给李云再次施礼,垂泪哀求道:“但请发发善心,让我王氏出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王氏出殡,何必到程家门口!”

    李云终于冷冷一哼,不再跟对方胡搅蛮缠,直接揭穿打脸道:“堂堂高门大阀的嫡长孙,却向我一个流民行礼哀求,你做的是不是太假了,你把老百姓都当傻子哄么?”

    这话完全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,王凌云姿姿作态就是要博取百姓同情,李云则直接告诉大家这是故意欺骗,两个少年针锋相对丝毫不让,悄无声息之间又交了几回手。

    看起来,又是李云赢了。

    王凌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突然撕下自己的白色孝衣往头上一绑,然后猛然转身冲到棺材旁边,扶着棺材大呦而哭道:“四爷爷,你含冤而死,孙儿无能,竟无法为你抬棺……”

    自古至今,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王凌云这一番做作,顿时让那些百姓感觉可怜。

    李云哈了一声,突然转头对着程处默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小霸王微微一愣,连忙拎着大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云看他一眼,转身指着王氏的棺材,语带深意问道:“程处默我问你,别人跟我们耍横之时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程处默眼睛一咪,下意识就想说一句‘揍他娘的’,总算及时想起李云的教诲,连忙改口道:“别人跟我们耍横,我们跟他们讲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李云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刚才他们抬棺威逼,这就是耍横的手段,所以师傅和他们讲理,让他们不要继续耍横,事实证明,效果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货低头看看地上的血肉,抬头看看长安的夜空,好半天才彪呼呼的说了一句,很是迷惑道:“师傅你啥时候跟他们讲理了?我只看到你把人给打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