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76章 【力拔山兮气盖世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”

    程处默身后又冲过来四个彪子,盯着李云咋咋呼呼道:“你压根就不会讲理,你直接把人打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房遗爱甚至还捏捏李云胳膊,满脸崇拜道:“哥哥甚是了得,一言不合就开打。”

    李云咳嗽一声,感觉面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瞪了程处默一眼,赶紧又撤回刚才的话题,盯着程处默问道:“如果别人不跟我们耍横,忽然转变手段要和我们讲理,那么程处默你来说说,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程处默顿时裂开大嘴,得意道:“这我知道,别人讲理之时,就轮到咱们玩硬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云双手一拍,转身指着趴在棺材上虚伪做哭的王凌云,笑着又问程处默道:“那你再看看,他现在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哭啊!”

    程处默想也不想直接回答,瞅着王凌云皱皱眉头,忍不住小声又说了一句,满是同情道:“鼻涕眼泪一大把,看着还怪可怜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哈哈大笑,道:“哭棺是假,博同情是真,他这是发现玩硬的不行,又想跟咱们玩软的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李云语气忽然变得冰冷,面如寒霜道:“他讲道理,咱们便打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转身,大踏步冲向王凌云。

    王凌云正一边啼哭一边偷眼观察,发现李云冲来顿时心中一惊,要说此人不愧是王氏年轻一辈的领头人,临机之间竟然再次做出一番决断。

    只见他陡然怒眼圆睁,做出威武不能屈的姿态,悲愤大吼道:“你还要怎样,我王氏只想哭棺,可怜长辈尸骨未寒,你连老人的丧事也要滋扰吗?”

    “哭棺哭棺,我倒要看看哪里有你家的棺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狂冲上前,猛然发出一声狞笑,他双手突的抱住棺材一头,仰天发出狂啸暴喝,大叫道:“给我起……”

    辙辙!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但见那口桐木长棺,竟然被他凌空举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在场之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,长安五大彪子全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这得是多大的力气,这他妈还是人么?

    双手托棺而起,这比霸王举鼎还吓人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古代之人最重身后之事,对于盛放尸骨的棺材极其讲究,哪怕至穷之家,人死之后也要想尽千方百计弄一口薄皮棺材,稍微富裕之家,至少要用水曲柳的木头做料子。

    倘若上升到了世家豪门,那规格又是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世家死人出殡,最次也得是棺椁两层共用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极其华贵的套棺,外面一层叫做椁,里面一层是为棺,整个套棺全部使用桐木打造,重量最起码也得四五百斤。

    薄皮棺材。

    水曲柳棺材。

    桐木单层棺。

    世家大套棺。

    一个比一个重,一个比一个大,如果再加上棺材里的尸身重量,怕是六七百斤都未必挡得住。

    所以你看古代大户人家出殡,光是抬棺材的就得十几个壮劳力,并非全是为了排场,棺椁的重量也是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口巨大套棺,现在竟然被人双手直接举起,众人明显看到李云并不吃力,因为他举起之后竟然把双手换成了单手。

    单手托棺,另一只手却对着王凌云勾了一勾,看那意思似乎是要王凌云上前,然后跟他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王凌云哪敢上前,他怕李云一个举不住把自己砸死。

    就连长安五傻也悄悄退后两步,五个彪子同样被李云的架势给骇的不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哥哥,你有这般威武不?”那个姓刘的少年偷偷同手戳一下李崇义,小声小气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崇义脸色明显一红,转头轻轻碰一下房遗爱,同样小声小气道:“听说房家弟弟能抡动三百斤的铁牛,这口棺材你能不能单手举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?”

    房遗爱两眼也是发直,直勾勾看着李云手举长棺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货下意识咽口唾沫,呆呆道:“俺若双手加在一起,估计也能搬动一下,但要单举起来托着玩,肯定会被棺材给砸死,这口巨棺,俺举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什么,猛然转头看向程处默,急吼吼问道:“程家哥哥,你师傅还收徒弟么?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闻言一呆,忽然也都目光热切看向程处默。

    程处默顿时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想拜我师傅?

    那不是抢绝学?

    不行不行,坚决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小霸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,急急道:“别想了,不可能,我师傅乃是天生神力,再说他压根就不喜欢收徒弟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明显不信,愣愣又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会收你为徒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一下被憋得没词,急的抓耳挠腮脸色发胀,忽然瞥见不远处自家姐姐正在观望,这货突然竟变得聪明了一回,咧嘴笑道:“我有姐姐,被师傅打过屁股,还被摸过胸口,你们的姐姐舍得么?”

    另外四个彪子顿时一呆。

    房遗爱满脸失落,无限遗憾道:“我没有姐姐,我只有妹妹,可我妹妹只有三岁牙口,估计你师傅不喜欢摸她屁股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姓刘的少年也是唉声叹气,没精打采道:“俺有姐姐不假,可是姐姐已经嫁人了,要是早点认识你师傅就好了,我把姐姐直接绑到他的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就这几个彪子的话,要是传出去怕不是要被姐姐给打死,但是几个彪子却觉得天经地义,唯一遗憾的也只是自家姐姐没机会。

    唯有李崇义双眼放光,忽然嘿嘿低笑两声道:“俺听老爹说过,他想给表妹说个亲,据说还和程伯伯争吵厮杀,两个人打了足足半个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大急,连忙道:“我师傅不喜欢你表妹。”

    李崇义牛眼一瞪,很是不悦道:“你懂个屁,我表妹可是个大美人,不但前凸后翘,而且还会写诗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似乎觉得威胁不够力度,忍不住又补充一句道:“你姐姐除了长得漂亮还会啥,整天舞枪弄棒拎着一口大斧头,别说是你师傅这样的猛人,连我都有些瞧不上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勃然大怒,张口就要骂一句直娘贼。

    眼见几个彪子就要吵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