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83章 【欺负小师弟,砸死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老妪流了半天眼泪,再次望着圣女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自己亲闺女一般,轻声劝抚道:“三阿娘知道,你心里恨死了他,可是再恨他也是你男人,这是女人一辈子躲不开的命。丫头,十几年了,该没看开了。”

    圣女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你们汉人有句话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慢慢起身,喃喃自语道:“也许是前世有仇,让我今生要受他的罪。三阿娘你放心,我早已不恨了,也不知道该不该再恨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似乎放心下来,忍不住抬手擦擦眼角。

    她想要挤出个笑容,却似乎显得很吃力,只是懦懦道:“他虽然用铁链锁了你九个月,但他每天都打来很多猎物给你吃,有老虎,有豹子,最多的就是狼,你怀了身子的时候还吃过两头熊,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默默点头,仿佛呓语般道:“山林的野兽倒霉,遇到个野兽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老妪责怪一声,有些生气道:“怎么说自己男人是野兽。”

    圣女转头看她,语气已经恢复过来,说话之时竟然带了一丝笑容,轻声道:“我只当他是野兽!”

    老妪叹气一声。

    圣女又道:“我那时候拼命吃肉,就是想着哪天能够打赢他,然后回到草原召集兵马,把你们整个中原全都给屠了。可惜我打不过他,这世上没人能打过他,便是西楚霸王再生,也会被他一锤子砸死。他是野兽,他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怎么又骂自家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再次责怪一声,伸手抚摸圣女脸庞,劝解道:“他虽然脑子不好,虽然天天打你,但是不管如何他给了你吃喝,这也算是好好疼了你一场。咱们女人这一辈子,不就求个有本事的男人么,能给自己吃上肉,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,这样的男人就是好男人,被打一顿又能怎样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又补充一句道:“你三阿叔也喜欢打我,可他就没本事让我吃上肉。”

    圣女被这话给弄的失笑一声,忍不住道:“三阿叔怎么没让你吃上肉,他天天跟着那个野兽去打猎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里有本事打猎,他只负责把猎物给背回来!”

    老妪责怪一声,似乎在生气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故人重逢,老妪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,这时终于能说上一两句带笑的话,张着没牙的嘴巴笑呵呵又道:“你的男人那么厉害,出去一趟能杀好多老虎野狼,你三阿叔负责给他搬猎物,每天来来回回无数躺,累的跟死狗一样,回到家里就躺下,三阿娘想要伺候他,脱了裤子他都心思。”

    圣女脸色一红,忽然小声道:“三阿娘,屋里还有孩子在呢。”

    老妪一怔,这才想起屋里还站着个少女。

    老妪连忙闭口不说,忽然脸色又是一白。

    圣女法眼如电,只一眼就看出老妪的神情不对,她心里原本就担忧某件事,见此情况顿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果然只见老妪又开始流泪,忽然呜咽嚎啕起来,大声道:“可怜的云崽崽啊,你晚走几个月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把圣女吓了一跳,俏脸再次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她精通汉家风俗,深知汉人的语言有很多歧义,比如‘走’这个字可以理解为去别的地方,但也可以理解为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难道孩子死了?

    思念了整整十六年,终于鼓足勇气回来看,结果孩子却不在了,这对任何一个母亲都是天塌了。

    圣女浑身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倒是玲珑旁观者清,突然出声问老妪道:“婆婆,您说的云崽崽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啊,你说啥?”

    老妪一时没有听清,转头看向玲珑。

    玲珑上前几步,先是看了一眼师尊,然后再次问道:“小女子想问婆婆一句,您说的云崽崽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这次老妪听清了,唉声叹气道:“还能去哪,逃荒去了呗,不逃就得死,逃了也许还能留条命。自从前年开始,你们突厥人不断的抢掠各个村子,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抢夺咱们村,但是三个月之前突然全变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转头看着圣女那边,又道:“你当初立的那块石碑,就是那些突厥坏人砸碎的,三个月前他们几乎杀光了村里所有的男人,年轻女人都被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脸色隐隐一寒。

    玲珑忽然轻声低语,小心说道:“师尊,三个月前正是颉利统一草原的时刻,您的石碑立了十六年没人敢动,却在颉利统一草原的时候被人砸了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眼中杀气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她突然看向老妪,柔声道:“三阿娘,崽崽逃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忽然语气又变得寒冷,气怒道:“他喝着村里女人的奶长大,难道就不肯留下来保护女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他!”

    老妪慢慢仰头,呆呆看向屋外,喃喃道:“那一天,是你三阿叔用棍子敲昏了他,然后三阿娘吃力拖着他出村,祈求几个逃荒的汉子把他带上。丫头啊,别怪崽崽,他从小生有弱病,胆子也小的可怜,你让他如何保护村子,不如让他逃跑留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圣女脸色一滞,怔怔道:“他生有弱病?”

    老妪点了点头,满脸惋惜道:“可怜的孩子,连根柴火都举不起来,也许是老天爷生气他爹的力气太大,所以让崽崽一辈子没有力气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玲珑一脸吃惊,道:“小师弟竟然没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老妪仍旧呆呆看着屋外,眼中满是担忧和愁楚,又恢复呓语般的样子,喃喃道:“也不知这孩子到没到长安,到了之后会不会被饿着,他没力气干活,没人雇佣他做工,老天爷啊,求您发发善心,让长安的大老爷们可怜可怜他,能给那个孩子施舍一点饭。哪怕他沿街乞讨,也不要饿死街头。”

    圣女身子一晃。

    玲珑吃力的咽口唾沫,轻声道:“沿街乞讨?那师弟岂不成了乞丐?”

    老妪擦眼抹泪道:“逃荒的流民,乞讨能活下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揪心。

    圣女眼中热泪一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番故人重逢,叙话整整一个白日,老妪时哭时笑,圣女愁肠百转,直到傍晚来临之际,才见戈壁溜羊拖着一头猛虎进村。

    原来这浑货追着蚂蚱跑进了深山,竟然发现了老虎也很好玩。

    可惜他想跟老虎玩,老虎跟他玩不起,这货仅仅用大铁坨子轻轻碰了老虎两下,百兽之王立即灰灰了去。

    傻大个子感觉很失望,拖着老虎回来想要找玲珑姐姐问问,为什么这个大猫这么软,一铁坨子就给砸死了。

    这老虎就成了全村留守老人的口粮。

    老妪却被圣女给带出了村子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离人告别,村里几个老人擦眼抹泪,老妪也是不断遥遥摆手。

    来时三人,走时四人,圣女亲自背着老妪,玲珑和戈壁溜羊骑着宝马,四人趁着月色离开群山,渐渐走到了有些荒废的河北官道上。

    圣女忽然停住脚步,看向骑着枣红马的玲珑。

    目光殷切,带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她一句话没有说,但是玲珑已然明白了,但见少女突然郑重直身,坐在马背上道:“师尊放心,玲珑连夜前往中原。我会带上戈壁溜羊,把他留给师弟做护卫。”

    圣女点了点头,脸色却有些纠葛,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轻轻道:“中原汉家,草原突厥,两族有别,终归一战,他是我的儿子,我只留他一条命,至于中原那些汉人,他们始终是我们的敌人。颉利就要南下了,你们这一路顺便打探中原军情……”

    玲珑一呆。

    圣女仰头看着夜空,喃喃道:“我是草原圣女大祭司,身负着几百万族民的责任!儿子只是一个人,族民却有几百万人,玲珑,你懂么?”

    玲珑轻叹一声,忽然俏脸严肃道:“师尊放心,私事公事,徒儿分开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!”

    圣女说出最后四个字,忽然纵身一跃疾驰而去,她虽然背负着老妪,但是速度竟比万里烟云照还要快,仅仅几个转身,已如鬼魅不见。

    玲珑看向呆呆傻傻的戈壁溜羊,探口气道:“咱们也走吧,去中原寻找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戈壁溜羊‘哦’了一声,忽然挥舞几下大铁坨子,很是严肃道:“欺负,小师弟,砸死……”

    傻大个子虽然呆,但也知道护着自己人。

    玲珑笑了起来,伸手一拍枣红马,但听战马一声嘶鸣,扬蹄冲刺直奔南方。

    后面戈壁溜羊嗷嗷两声,骑着万里烟云照跟随而上。

    目标方向,直奔长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