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88章【天生神力,空叹坐骑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旁边杨妃早就心动不已,闻言连忙怂恿道:“长孙姐姐,那不如就去看看呗,反正今夜之事已经妥了,咱们又不是专门来吃吃喝喝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看了一眼酒菜未动的席面,笑着对那群贵妇道:“汝等倘若饥饿,可以在此饮食,本宫想要出去看看,不用专门等我开席。”

    说着急急起身,拎着裙角追出院门。

    后面那群贵妇哪有心思吃喝,呼啦啦一起全都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,这可是大唐新一代战神展露英姿的第一次,这样的场景八辈子都遇不着,回去之后能够在贵妇圈子里吹三天。

    于是乎!

    院子转眼之间空荡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渭水河畔,微微有风清凉,大唐贵妇毕至于此,长孙皇后领头围观。

    但见人群中站着一个少年,手拿两个大到不像话的锤子,旁边程处默亲自牵来一匹战马,满脸期待道:“师傅,坐上去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李云点点头,想了一想下先把锤子放在地上,然后他翻身一跃上马,这才小心翼翼弯腰拎起一个锤子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个锤子,就见战马四蹄陡然一弯。

    偏偏这马乃是宝马的骄傲性子,竟然不断嘶鸣着努力站直了起来,那模样好像在说:“来啊,继续,咱是宝马,哥们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撑得住就好,果然不愧是宝马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心怀期待,忍不住又弯腰拎起另一只大锤。

    结果!

    但听一声噗嗤闷响,宝马干脆利落趴下,屁股后面屎尿齐喷,口中也喷出了带血的血沫子。

    程处默大惊失色,仓惶上前检查宝马,忽然咧嘴看向李云,满脸沮丧道:“师傅,你这是啥屁股啊,我的坐骑可是汗血宝马,你竟然一屁股直接给坐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坐在马背上愣愣发呆。

    他看向另一个徒弟李崇义,下意识问道:“听说你的也是御赐宝马?”

    李崇义顿时打个哆嗦,脑瓜子摇的跟拨浪鼓一般,死不承认道:“不可能,别问了,您找下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李云满腹期待看向尉迟宝林。

    尉迟宝林比较实在,张口就要答应下来,却不曾想人群里冲出一位贵妇,一个鞭腿直接把儿子放翻在地。

    然后转头对李云歉然施礼,略带不好意思道:“压死御赐宝马,事情可大可小,孩子们的战马都是陛下所赐,资质方面几乎持平,既然程处默的战马不行,尉迟宝林的战马肯定也不行。云小师傅,再寻别法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若有所思点头,忽然反应过来这贵妇是谁,大为惊奇道:“您是黑白双煞?”

    贵妇呆了一呆,愕然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连忙闭口,讪讪笑道:“以前听人道听途说。”

    那贵妇噗嗤一笑,语带深意道:“说我们姐妹是绿林瓢把子对吗?”

    李云轻咳两声装作掩饰。

    唐朝野史之中,尉迟敬德在战场上遇到黑白二氏,姐妹两个都是身负绝技,为人处世堪称女子楷模,后世老百姓尊敬这两位国公娘娘,亲昵的称呼她们为黑白双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锤子太重,普通坐骑别想了,就连程处默的御赐宝马都给压死,恐怕整个长安再也找不出合适的坐骑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无不心生遗憾,默默看着李云手里的擂鼓瓮金锤。

    好半天过去之后,长孙皇后忽然咬了咬牙,发狠道:“本宫去找陛下,把他那匹拳毛騧(gua)弄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意动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李世民拥有六匹绝世宝马,跑最快的叫做飒露紫,耐力最强的叫特勒骠,品相好看的叫青骓,血统最高的叫什伐赤。

    最后两匹宝马皆都擅长负重之能,分别是拳毛騧和白蹄乌,可惜白蹄乌已经老死,现在能负重的只有拳毛騧。

    皇后是说干就干的性子,转头就要回去皇宫,却不想旁边有人伸手一拦,竟然把皇后直接拦住了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贵妇当中,敢这么无礼的只有李孝恭夫人,毕竟她是王爵之妃,按辈分还是长孙皇后的堂嫂。

    但见李孝恭夫人面色无奈,拉着长孙皇后缓缓摇头道:“娘娘不用去试了,没用的,西府赵王的事情您最清楚,您应该知道陛下的拳毛騧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黯然叹息。

    李孝恭夫人仰头望天,轻声道:“这世上除了万里烟云照,任何战马都无法承受上千斤的负重,传闻北地突厥有一匹枣红马,但那是突厥圣女大祭司的坐骑,突厥和咱们乃是敌对,所以枣红马更是想都不用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宫就再上一次青城山!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突然开口,目光坚毅道:“我去寻找老神仙帮忙,让他再赐一匹万里烟云照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夫人这次没说话,反而杨妃轻轻拽了拽长孙衣角,小声道:“姐姐,您早就知道老神仙缥缈无踪了,陛下多次派遣百骑司打探,青城山上没有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不说自明,无非是说皇后即使去了也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长孙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李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,忽然拱手朝着长孙皇后恭敬一礼,由衷感激道:“草民先谢过娘娘厚爱,但是此事明显已经无法达成,明知没有希望,何必苦苦纠结,没有坐骑就没有坐骑吧,大不了我拎着锤子跟人步战。别人跑,我不追,别人过来,我一锤子砸上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众人都是一呆。

    步战?

    原地等候?

    那跟守株待兔有何分别?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如果真让李云拎着锤子原地蹲守,似乎也能震慑天下群雄,别的不说,光俩锤子就够吓人的。

    绝对谁来谁死,一个人就可以当长城……

    长孙叹了口气,有些不甘心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仔细叮嘱李云,语气温和道:“你得好好练武,先把这对锤子熟悉才行,不说达到当年西府赵王那等层次,至少也不能弱了你天生神力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皇后很想直接说一句,别弱了你爹的名头,但是现在李世民还在急招大臣议事,皇后不能越俎代庖替皇帝宣布李云的身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皇后带着遗憾离开,那些贵妇也各自上了自家车马。

    天上一轮明月,照的渭水发白,整座流民大营渐渐寂静下来,无数流民已经安然进入梦乡,他们得好好休息,明天才有力气捕鱼,许多小孩子脸色恬静趴在母亲怀里,睡梦之中发出甜笑的呓语。

    李云没睡,程处默等人去巡视整个流民大营,李云趁着月色沿河而下,拎着锤子慢悠悠的闲逛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自己的定位。

    到底是靠着脑子发家致富?

    还是靠着武力去横扫千军?

    男人都有一个英雄梦,他其实也渴望纵横沙场横勇无敌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没有坐骑。

    他顺着渭水漫无目的闲逛,整个人陷入一种茫然思考的状态,昭昭月色之下,渭水忽然水花一滚,似乎有个黑呼呼的巨物浮出水面,然后又悄无生息潜入水中。

    浪花转眼平复,李云毫无觉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