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92章 【一言不合就开砸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李云大有深意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如果让我来猜,你应该不是暗探,天底下哪有这么大张旗鼓的暗探,进入别国竟然连服饰都不知道换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很是严肃道:“所以说,你不是暗探。”

    玲珑心中窃喜,暗暗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她这次深入关陇有两个目的,主要是为了寻找师尊的孩子,次要是借机查探中原之情,她故意不让戈壁溜羊更换服饰,用的正是一招灯下黑。

    她自幼熟读汉人兵书,深知汉人想法繁杂,越是表现的破绽百出,越是不引人怀疑警惕。

    比如眼前这个牛车少年,岂不正是中了她的诡计。

    “中原汉人,也不全是心思灵慧之辈,只要我突厥人善学善用,同样可以让他们陷入计谋,就比如这少年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心里越发自得,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哪知忽见李云笑意涔涔,悠悠又道:“虽然我猜你不是暗探,但你这样子也不是好人,如果非要让我下个论断,我说你分明是个明探。”

    明探?

    少女心中一凛,杀机瞬间闪现。

    这个词书上兵没有,乃是李云临时塑造的,虽然没有这个词汇,但是词的含义一听便懂。

    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一抹日光从东而来,照在玲珑风华绝代的脸上,恰好影子却把李云遮住,两人就那么面色平静的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后面戈壁溜羊呆呆茫然,抱着大铁坨子愣愣发傻。

    大傻子很好奇,为什么姐姐和好朋友忽然傻乎乎的对望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姐姐和所谓的好朋友已经言语交锋了好几个回合。

    傻子的世界,是纯洁而又空白的,他活的不累,而他的姐姐很累。

    一缕晨风,悠忽而来。

    吹起李云的衣角,吹动玲珑的衣襟。

    忽然玲珑一声娇笑,俏脸显出丝丝媚态,语带诱惑道:“兄台,你看我美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想用美人计了!

    这等柔媚,这等诱惑,倘若搁在草原突厥,必然引起男人们争斗。

    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慢慢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缓缓从车上拎起一只大锤,目光异样看着玲珑,略显惋惜道:“是你逼我的,本来我想放了你。我早就告诫过你,我今天心情不好,不想再看到死人,可是,你不听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语气,明显没中什么美人计。

    玲珑俏脸发呆。

    猛听李云大吼一声,手中巨锤仰天一举,喝道:“对面的小妞听着,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既然勾引我,留下生小孩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巨锤重重往地上一砸,李云眼中射出森森冷意。

    他盯着玲珑,一字一顿道:“下马自绑,自认囚徒。”

    玲珑细眉微皱。

    李云又道:“只要你听话,我可以不杀你。倘若敢说一个‘不’字,呵呵,突厥姑娘,四百斤一个的锤子请你了解一下,我心地善良,我的锤子可不善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玲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怔怔看着大锤砸出的巨坑,又看看李云满脸阴冷的杀机,好半天过去之后,才一脸不可置信道:“你竟然舍得对我出手?你难道见过比我更美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李云不屑一笑,满脸傲然道:“舔屏三年,个个貂蝉,大眼瘦脸我见得太多,D盘里面有几个G的PS照,就你这样的容貌,我不知索然无味了多少回,想玩美人计,你还差得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玲珑完全听不懂。

    但是李云已经不给她机会询问,忽然又举起地上巨锤,语气阴冷道:“下马,自缚,我耐心很差,别逼我砸死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地上忽然‘啪嗒’一声。

    却是一团牛皮绳子扔在地上,扔绳子的宝儿眨着眼睛又藏回车中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扔完绳子之后,小脑袋又从车上探了出来,拉大旗作虎皮对着玲珑吓唬道:“你要乖乖听话哦,哥哥连野狼都能打死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威胁,然而嫩声嫩气毫无杀伤力,玲珑忍不住想笑,转头对李云道:“兄台,你可能有所误……”

    误会的‘会’字尚未说完,猛听李云狂吼大喝一声,手中巨锤呼啸有声,赫然一锤子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竟然真的说砸就砸,大锤子抡起来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就这毫无怜香惜玉的架势,还真是没有把女人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大锤要是砸在人的身上,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玲珑妙目一凛,坐下枣红马嘶鸣扬蹄,这匹宝马当真了得,竟然在原地跃起后撤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云一锤砸空,地上又是一个巨坑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真敢……”

    玲珑俏脸苍白,盯着地上巨坑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枣红马神俊异常,刚才那一锤子能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李云哈哈大笑,拎起锤子长啸一声,大叫道:“突厥姑娘,再来一锤!”

    扬臂一击,再次砸来。

    巨锤仍旧对准玲珑,似乎非要砸死她才甘心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这时猛听一声咆哮,戈壁溜羊狂吼一声,傻大个子突然策马冲刺,直接挡在了玲珑的枣红马之前。

    大傻子抡起大铁坨子,愤怒道:“欺负姐姐,砸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恰好迎上了李云的巨锤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巨锤与大铁坨子当空对撞。

    仿佛平地炸了一声惊雷,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,巨锤和大铁坨子火星四溅,戈壁溜羊直接被震的横飞出去。

    傻大个子人还在半空,口中鲜血已经不要钱的喷出。

    足足几个喘息之后,才听远处轰隆一响,他直接撞在一个大树之上,撞的那参天古树簇簇摇晃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大傻子从树干滑落而下,远远对这边喊了一句,道:“他力气大,我脑瓜子疼。”

    说完双眼一翻,赫然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脑瓜子能不疼么?

    刚才他是脑门直接撞在树上,也得亏这憨子天赋异禀,倘若换个人这么撞上去,怕是直接就要被撞死了。

    玲珑俏脸苍白,下意识就要去看戈壁溜羊。

    哪知耳畔忽然有风,却是李云从车上又拎起一只巨锤,陡然振臂挥舞几下,淡淡道:“你敢再动一下试试,这次可没有护卫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玲珑霍然转头,盯着李云恍然大悟,震惊道:“你刚才所做的一切,就是为了吸引他冲出来保护我,你害怕自己打不中他,所以句句话说要砸死我,你故意骗他担心我,唯有如此他才会主动迎接你的锤子?”

    李云哈了一声,眉毛微微一挑,笑眯眯道:“敌我争锋,各出手段,我不知你的护卫武功如何,所以只好用这最简单的办法,拼力气,没人拼的过我。”

    玲珑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问道:“你从一开始就在伪装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不等李云反驳,少女咬牙又道:“你从见到我们的第一眼就在伪装,你所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,你说自己心情不好,今天不愿见到死人,这是在放松我的警惕,让我以为你是个重情义的少年,你还提醒我的侍卫更换汉人衣服,声称担心我们会被百骑司抓去,这一切看似好心,其实都是在演戏,你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李云目光冷厉,盯着玲珑道:“你以为我是聋子傻子,却不知我天赋异禀,刚才我在山林杀狼之时,是谁吩咐手下想要偷袭我,可惜你的护卫是个呆子,他不能领会你的意思,所以你才换了办法,可惜你忽视了风的吹向,你说话的声音被吹进了山林。”

    玲珑俏脸苍白,下意识道:“我声音极低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淡淡一笑,道:“我耳力极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