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00章 【不好啦,师傅被人抓走了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当日夜,有快马急出皇宫,七十余骑,横穿长安,领头一人,面如锅铁,手持皇帝钦赐虎符,奔至城西喝开城门。

    古代长安城是要宵禁的,深夜之中想要打开城门殊为不易,除了皇帝李世民亲自过来,剩下也只有赐下虎符才可以。

    手持虎符,便有战时紧急调兵之权,这是走的军情路线,如此才能喝开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打开之后,七十余骑狂奔而过,领头那员大将回头而喝,声音在深夜里有如炸雷,道:“汝等在此等候,城门即刻关闭,老夫半个时辰既回,届时再开一次城门……”

    喏!

    谨遵大将军令!

    一众守门卒高声答应,奋力搅动轮盘又将城门关闭。

    月色迷离,夜风飘荡,七十余骑趁着月色一路狂奔,远处渐渐传来流水哗哗之声,转眼之间,到达渭河。

    七十余骑马速不减,直接冲进河畔的流民大营,马蹄轰隆如雷,惊扰了大营的静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云几乎是在睡梦中被人抓起来的。

    当是时,他正躺在小木床上安眠,陡然听到房门轰隆巨响,吓得他一个哆嗦翻滚而起。

    但见一个高大黑影冲进来,蒲扇大手一捞,口中哈哈大笑,振奋道:“娃娃啊,随老夫走。”

    李云有天生神力,又在半睡不醒之间,他下意识想要反击,准备给这黑影来一拳狠的。总算迷糊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,隐隐记得这个声音好像很熟悉。

    于是他攥着的拳头又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只这一个迟疑功夫,他已被人从床上拎起,这时才看清抓他的高大黑影是谁,赫然是曾经见过的大唐猛将尉迟敬德。

    李云怔了一怔,下意识想要开口,哪知尉迟敬德哈哈狂笑两声,拎着他直接冲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有七十余骑等候,尉迟敬德翻身上马,但见他猛然一甩马鞭,大吼叫道:“走!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蹄声轰隆,来时是七十余骑,走的时候还是七十余骑,只不过领头的尉迟敬德马背上多了一人,这位大唐猛将死死按着李云哈哈狂笑。

    笑声宛如夜枭,能把小孩吓哭,这等阵仗岂能不惊醒旁人,整个流民大营顿时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夜色静谧之间,先是程处默赤脚跑出房门,这货站在月光之下又跳又叫,急吼吼道:“兄弟们,不好啦,咱家师傅被人抓了,赶紧起来抄家伙,追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见四个彪子狂奔而至,个个赤脚敞怀,叽叽喳喳大叫,破口骂道:“直娘贼,好大的狗胆,竟然敢抓咱们师傅,分明不给小爷面子,兄弟们,干特娘的。”

    五个彪子各自急急回屋,转眼之间急吼吼拎出兵器,正要去找战马追击,猛见一道人影奔过来。

    五个彪子登时大喜过望,张口嗷嗷大叫道:“老爹(程伯伯)来的正好,有贼人夜间袭营,您且在此坐镇,吾等前去追击。”

    “追你娘个蛋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老程,冲过来就是一声暴吼。

    老妖精甩起几个鞭腿,将五个彪子全都撂倒在地,然后一张大脸凑到躺在地上的尉迟宝林面前,齿白森森骂道:“臭小子是不是瞎了眼,干特娘这句话也是你能骂的吗?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,那是你的亲爹爷老子。”

    尉迟宝林目瞪口呆,躺在地上怔怔道:“那是俺爹?”

    紧跟着又道:“他抓师傅干啥?”

    “抓个屁!”

    老程又是狠狠一脚,踢的小东西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这时其他四个彪子从地上爬起来,满脸讪讪将尉迟宝林也拉离地上。

    尉迟宝林还是满脸呆愕,龇牙咧嘴忍痛问道:“程伯伯,您咋知道那是俺爹?我们比您先出来,可我们都没看清那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猜的!”老程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个彪子面面相觑,愕然道:“猜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程看到他们发傻就来气,抬脚一人又给了一下,骂道:“五个狗东西,不知道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被踢的最狠,然而却咧嘴大笑,哼哼唧唧道:“老爹,你连自己都骂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四个彪子先是一怔,随即也咧开大嘴傻笑,挤眉弄眼道:“对对对,程伯伯骂我们是狗东西,连程处默也给算上了,程处默要是狗东西,那程伯伯您岂不是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你娘个蛋。”

    老程陡然跳起来一个爆栗,敲得程处默双眼翻白,其他四个彪子打个哆嗦,面如土色连忙闭口。

    好半天过去之后,尉迟宝林再次按捺不住,小心翼翼问道:“程伯伯,您为啥猜到那是俺老爹?”

    老程没好气看他一眼,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,不过他也知道这几个小子脑筋不行,无奈只能跟他们仔细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月光照耀之下,但见老程负手眺望远处,他忽然伸手一指七十余骑离开的方向,语带提点道:“老夫和你爹深受陛下信任,分别领受左右武卫大将军之职,老夫统管左武卫,你爹坐镇右武卫,右武卫不但负责整个长安城防,而且还监管着千牛卫和羽林卫两军,此时乃是夜半三更,长安城里早已宵禁,若说有谁能够深夜出城,除了你爹别无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尉迟宝林抓了抓脑门,面上明显还是茫然不懂。

    旁边程处默小心翼翼凑过来,好奇问道:“老爹您说清楚一点,为啥尉迟叔叔要抓我们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抓个屁!”

    老程瞪了儿子一眼,满脸无奈道:“你们也不想想,尉迟敬德一向驻守皇宫,他今夜忽然出城,这是受了谁的旨意?”

    五个彪子对视一眼,此时终于明白过来,几个人齐声脱口而出,咋咋呼呼道:“我的老天,原来是陛下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就更加费解了。

    程处默抓耳挠腮半天,终于还是急吼吼再次开问,道:“老爹,陛下为什么突然抓我师傅…额不对,是突然招我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”尉迟宝林紧跟着开口,摇头晃脑道:“这深更半夜突然来人,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?”

    老程忽然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他先是欣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,然后又扫了其他四个彪子一眼,大有深意道:“你们五个小东西,以后可以横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也不做解释,背着手慢悠悠的离开,等到走出老远之后,忽然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很是得意,又似十分欣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