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08章【咱们真要瞒着他吗?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如果抛去其它一切不提,单说这个计策的本身,那么李云此计真的很厉害,乃是古代战争常用的分化之策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千古雄才大略帝王,这计策的狠辣之处他一听就懂。

    皇帝虎目闪闪,明显很是意动,忍不住沉吟道:“此计,甚妙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想要采纳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哪知旁边忽然响起两个女声,愤怒大叫反驳道:“此计,不行。”

    却是长孙皇后和李孝恭王妃,几乎异口同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见两个女人面色带怒,气呼呼盯着李世民道:“陛下,倘若您纳此计,休怪我们女人翻脸,千百年后,史书上也会留下您的骂名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摸了摸鼻子,极其无奈的苦笑几声。

    李云在一旁愣了愣神,忽然看到两个女人转头怒视自己,他心里顿时一跳,连忙找借口道:“皇后娘娘,孝恭王妃,我们是在讨论国家大事,大唐有律例后宫不得干政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一个‘后宫干政’的‘政’字尚未说完,猛觉脑门上被人狠狠抽了一记,劲道还很足,震的脑瓜子嗡嗡响。

    但见长孙皇后胸口起伏,大怒斥责道:“喊什么娘娘,喊什么王妃,叫二大娘,本宫是你二大娘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李孝恭王妃也是怒目相视,忿忿呵斥道:“我也一样,你喊伯母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两个女人凶光森森,雌虎气场空前强烈,李云只觉脖子嗖嗖冒着冷风,下意识小心翼翼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他不敢惹,却觉得迷糊,忍不住道:“就算我说错了话,你们也不能打人啊,刚才那一巴掌,抽的我脑瓜子疼。”

    哪知长孙皇后又是大吼一声,愤怒道:“打你怎么了,今天就打你,你从小失孤,母亲没能管教你,本宫和孝恭嫂嫂需要负起这个责任,我们帮你母亲好好管教你。战争是战争,人性是人性,你这个臭小子为什么要给突厥圣女泼脏水?污蔑一个女人偷汉子,你知道这骂名多难听吗?”

    李云又退一步,悻悻道:“彼我乃是两族,而且还是敌人,对敌之道,无所不用其极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似乎想拉一个撑腰的人,连忙望着李世民方向,渴望道:“刚才陛下也很意动,分明觉得我计策甚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本是实情,哪知忽见李世民连连摇头,皇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,脸不红心不跳道:“朕可没有意动,朕也没有支持,其实刚才朕也想揍你,你这孩子可别把朕扯上。”

    这一推二六五的手法,简直六的一批,李云目瞪口呆,几乎想要化身咸鱼,然后对着李世民大喊一声陛下六六六。

    他怔怔半天,心情有些悻悻,烦闷道:“若是不用此计,恐怕很难挑动突厥人内争,我真是搞不明白了,左右不就一个女人么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脑中灵光一闪,猛然看向长孙皇后和李孝恭王妃,脱口而出道:“莫非您俩认识那位圣女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呆了一呆,李孝恭王妃也怔了一怔,两女对视一眼,然后同时摇头道: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我们怎会认识突厥圣女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为啥啊。”

    李云真是迷糊了。

    他使劲抓了抓脑门,茫然自语道:“既然不认识,自然没友情,您二位都是大唐的贵人,犯不着同情一个异族女人啊。我这计策虽然厚黑,但它真的能收奇效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王妃面色迟疑,明显有种欲言又止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期期艾艾半天,终于忍耐不住,道:“李云,你知道么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脸色一惊,猛然伸手拽她一把,然后穷凶极恶看着李云,恶狠狠道:“不管如何这招不能用,谁敢用此计,就是跟天下女人过不去,到时候别怪本宫不讲理,我会亲自用手抓花你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抓花脸?

    这么狠?

    李云下意识打个哆嗦,小心翼翼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哼哼两声,举起手来展露自己的指甲给他看。

    这本是为了吓唬李云,然而想抓偷牛贼结果逮了个拔橛子的,旁边李世民忍不住摸摸脸腮,似乎对长孙皇后的指甲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此时李孝恭轻轻咳嗽两声,站出来打圆场道:“其实此计颇为神妙,弃之不用确实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顿时盯着他,目光凶狠凶狠的。

    唐朝女人的彪悍,有时候只有结婚的男人才懂。

    李孝恭明显也吓了一跳,连忙开口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摒弃后面那个部分,此计只是用前面那个部分,探子们可以散布谣言,但是别给突厥圣女泼脏水,咱们大唐乃是礼仪之邦,不能做这种污蔑女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眼看有人出来打圆场,李世民连忙哈哈大笑两声,直接拍板道:“好得很,就按李孝恭说的办,朕会用飞禽传书告知那些暗谍,让他们四散军中不断造谣,摒弃李云计策的后半部分,泼脏水这事谁也不许提。”

    李云吭哧吭哧两声,有些遗憾叹息道:“如果不给突厥圣女泼脏水,此计的效力会大大降低,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想坚持,猛见长孙皇后和孝恭王妃再次怒视,后面还有几个皇族宫嫔,依稀也是一腔怒火,李云心里打个哆嗦,感觉这是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吭气,闷闷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大有深意看他一眼,沉声道:“平突三策,你已说了两策,古语有云,二十四跪都跪了,咱们也不差最后那一哆嗦,说吧,最后一策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愣了愣神,忽然脑回路抽抽了,下意识问道:“二十四跪这话,我怎么没听过古语云?”

    李世民瞪他一眼,怒道:“这是朕说的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悻悻低头。

    他感觉今晚气氛有些诡异,不管是皇帝还是皇后,似乎脾气全都烈的很,一言不合就骂人,莫非当了二大爷以后脾气都这么冲么?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不认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只敢在心底腹诽,脸上那是万万不能表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将所有的不满压制下去,然后才轻声开口道:“至于第三策,目前还只是筹谋阶段,我需要回去做一个实验,然后才能确定行不行,所以陛下得给我一些时间,等我完成实验再谈此计。”

    “多久?”

    李世民干脆利索,直接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李云盘算一下,踟躇试探道:“三天行不行?”

    皇帝哼了一声,忽然举起一根手指,沉声道:“一天,最多一天,最迟明天傍晚,朕要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李云脸上犯愁,忍不住就想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哪知皇帝突然眼睛一瞪,大声道:“明晚有大事,国宴要开启,所以你的实验必须赶在国宴之前弄出结果,那样朕才好配合大臣们演一出大戏。”

    李云心中一动,忍不住道:“是不是演戏去坑那个突厥小妞?”

    李世民闭口不答。

    李云很是热切搓了搓手,自告奋勇道:“此事我当仁不让,陛下可以和我演戏,实话跟您说了吧,我第三策就是在她身上埋的伏笔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,猛见李世民大手一挥,断然道:“明日傍晚之前,朕要知道答案,你那个什么什么实验,还有半夜外加一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云无奈住嘴,硬着头皮道:“那我得连夜出宫,回去加急实验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毫不挽留,转头直接看向大殿门口,喝问道:“尉迟敬德在不在,送这小子出宫去……”

    门口答应一声,有个高大黑脸汉子现出身影。

    黑脸汉子站在门口朝着李云招了招手,语气干干巴巴道:“西府赵王,咱们走吧,莫要耽搁时间,老夫送你回去之后还要回来值守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尉迟的脾气,不管对谁都不会讨好。

    李云朝着皇帝行了一礼,然后又拱手给皇后等人拜别,然后急急忙忙转身,跟着尉迟敬德一路出宫。

    后面大殿之中,所有人都在瞧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当他身影渐渐消失之后,长孙皇后忽然凑到李世民身边,语带纠结道:“陛下,咱们真的要瞒着他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