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09章【终此一生,别告诉他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长孙皇后这话问的无头无脑,然而李世民却一听便明。

    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,略显无奈道:“而今两国将起兵锋,彼我两族乃是生死之敌,他的母亲是突厥圣女,此事万万不可泄露出去,否则世家那些人必然上蹿下跳,这样的局面谁也压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欲言又止,脸上明显带着幽怨之色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她一眼,沉声道:“他身上既然流着李氏皇族的血,那就应该留在大唐做王爷,难道你想世家得到消息联合逼宫,然后害的这孩子不得不离开中原吗?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下意识打个哆嗦,惊慌道:“那可不行,臣妾舍不得他再去受苦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郑重又道:“所以此事必须隐瞒,谁也不准泄露出去,终此一生,就让他以为自己的母亲是汉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缓缓转头,盯着百骑司大统领李冲,道:“此前派去河北调查的那些人,从此以后全部雪藏宫中,让他们转为宫内羽林卫,二十年内不准踏出宫门半步。”

    李冲不但是百骑司大统领,而且还是皇族主要分支的子嗣,闻言连忙点头,面色严肃道:“陛下何不更狠一些,让臣把那些人直接宰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呵斥一声,道:“杀人就不必了,拦在宫中便可以。”

    李冲还有些不甘心,小声提议道:“死人才不会泄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他一眼,沉吟道:“那你先试探一番,如果是那种口风不紧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没有继续说,但是李冲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夜晚,不同的地域。

    大唐这边正在绸缪战争,突厥那边已经开始拔营开动。

    此是夜间,有风呼啸,天上一轮明月,照的草原发白,忽见一只大军蜿蜒而来,仿佛横亘在草原的巨大苍龙。

    突厥人,出兵了。

    霍霍几十万大军,放眼一望全是骑兵,又有三四十万汉奴辅兵,驱赶着数之不尽的犍牛跟随。

    这是打定主意要疯狂掠夺一番,然后组成巨大的犍牛队伍运回物资。

    百万大军的中路,颉利可汗亲自领军。

    此人是一统草原的枭雄,同样也是能征善战的猛士,他胯下一匹赤色骏马,身上穿着精钢的宝盔,腰间弯刀森光闪闪,颉利眼中的杀意也是森光闪闪。

    在他身侧还有一骑,看其甲胄也是个突厥贵族,此人偶尔会偷看颉利一眼,然后暗无声息发出一声黯叹。

    他以为隐藏的很好,可惜仍旧被颉利觉察,颉利忽然转头看他,冷哼一声道:“呼隆,你是不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名叫呼隆的贵族再次叹息,望着颉利沉声低语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和圣女闹翻,你应该知道圣女在草原的地位!”

    颉利咬了咬牙,面色带着怒色。

    呼隆看他一眼,忍不住又道:“你是草原可汗,不能像普通突厥人那样放纵自己,中原人有句古话,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圣女是整个草原的大祭司,我们需要她的支持才能稳固各部!”

    颉利又咬了咬牙,面色仍旧带着怒色。

    呼隆无奈叹息一声,做最后努力道:“今日清晨她亲自帮大军跳起巫祭之舞,你应该趁机邀请她随军征战,唯有圣女大祭司坐镇军中,战士们的士气才会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颉利终于忍耐不住,猛然咆哮一声道:“我是草原可汗,她只是一个祭祀,如今我有百万雄兵,放眼一望全是控弦之士,这等军力,天下无敌,等我威震中原之时,她这个大祭司就该到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呼隆张了张嘴,硬着头皮道:“圣女大祭司是草原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颉利牙齿咯咯一咬,恶狠狠道:“可她杀了我两个儿子!”

    紧跟着又道:“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再不愿多说,猛然一抽牛筋马鞭,大吼道:“勿要多言,全军加速,一个月之内,本汗要打到大唐的长安。”

    这话像是说给呼隆听,又像是下达了行军的命令,旁边顿时有传令兵闻声而动,策动战马狂奔着去四处传达。

    呼隆见他如此坚决,无奈只能一声长叹,这人心里隐隐生出一股不妙之感,总觉得草原未来怕是不会太安宁。

    可汗和圣女闹翻,这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万大军何等规模,光是队伍就得十几里长,放眼一望,首尾不能相顾,传令兵们疯狂驰骋足有半个时辰,方才把颉利的命令传达到整个军中。

    突厥人几乎全是骑兵,优势就在于行军的速度,当颉利可汗的命令下达之后,整个大军轰然加速起来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时辰,已到大唐边境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就是汉人的土地,但是突厥大军丝毫不停,铁蹄毫无顾忌的踏过了边境。

    这是趁夜行军,又是骑兵驰骋,百万大军几乎长驱直入,当夜便扫平了大唐边境的一座小县。

    奈何这里久被掠夺,县中粮草实在太少,整只大军几乎没有任何收获,于是次日清晨继续往大唐入侵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又是长驱直入五十里,沿途偶尔会遇到一两个村庄,入眼全是瑟瑟发抖的耄耋老妪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突厥兵锋之下面如土色,被抢夺粮食之后甚至连哭泣都不敢发出,就算如此恭顺,仍旧被颉利下令斩杀一空,他似乎越来越暴虐,需要用屠杀来抚平自己心里的怒气。

    终于在第二天傍晚,突厥大军遥遥逼近雁门关。

    颉利仍旧坐镇中军,目视百万战士志得意满,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猛见前面大军竟然停了。

    颉利微微一怔,随即勃然暴怒,吼道:“是谁下的命令,大军为何驻足,此时天色尚未全黑,不到埋锅造饭之时。”

    他正咆哮着,忽听前方有蹄声急促,但见一个突厥大将疾驰而来,手中的马鞭发疯一般不断的抽。

    这大将一路狂奔,到了跟前才猛然勒马,望着颉利道:“大汗……”

    颉利虎目一闪,森然道:“大军忽然停下,你却疾驰而来,莫非前方遇到阻挠,汉人终于有胆子要抵抗本汗了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自己先是哈哈狂笑两声,猛然抽出腰间弯刀,叫嚣又道:“好得很,本汗正盼着遇到汉人军队,将之屠杀之后用来祭旗。”

    然后才再次看向大将,目光森森又问道:“说吧,到底有多少唐军?”

    那大将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伸出了一根手指,面色异样道:“一个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