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18章 【皇帝和世家,手腕谁更强?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王凌云一路出了使节院落,忽然有个小厮面色仓惶跑了过来,急急道:“王公子,您差点害死我,送饭时间只有一炷香,您现在已经超时了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目光一凛,沉声问道:“莫非有人留意?”

    小厮连忙摇头,低声道:“我藏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厮又道:“但是百骑司盯得很紧,每次送饭之前和送饭之后都要询问我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点了点头,他快速把外面的衣衫脱掉,然后压低声音对小厮嘱咐道:“你现在就去回话,切记不要表露慌张,本公子是鸿胪寺官吏,我从没有帮你送过饭,你也从没有和我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小厮急急把衣衫穿上,顺着院子一路跑远。

    王凌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脸上挂出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他负手慢悠悠行走,直奔鸿胪寺的吏房,他先是在点卯册上勾了一笔,又和几个同样点卯的小吏说笑两句,然后施施然下差出门,顺着朱雀大街回归王氏。

    这一切表现的极其平常,仿佛他从没有伪装过小厮。

    自古监守自盗,最难被人察觉,哪怕鸿胪寺里驻守着百骑司,但是谁又能想到内贼出在寺内。

    这似乎也是百骑司的一点遗漏,他们没有派人专门盯着使臣的房门,否则王凌云绝不可能得到机会,王氏再大的能力也买不通小厮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完美,秘密永远会是秘密。

    王凌云回到王氏大宅的时候,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可惜他却不知道,鸿胪寺那个小厮同样也在微笑。

    此时小厮面前有七八个百骑司,其中一人目光滚滚道:“此事你可一定要确认,他真和突厥使臣搭上话了?”

    小厮郑重点头,脸色严肃道:“足足一炷香,说了很多话,他以为买通了我,所以说话之时并未特别留心,我躲在院子门口偷听,一切都被我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几个百骑司顿时狂喜,先前那人指着小厮道:“你这个顺风耳,这次立功啦,咱们兄弟几个也跟着沾光,此次陛下肯定会大加封赏。”

    小厮咧嘴直笑。

    众人急急又道:“快点收拾一下,咱们紧急入宫,你把听到的一切全都禀告陛下,突厥使臣和世家接触绝不是好事,闭嘴,你现在不要说,我们也不要听,此事你只说给陛下听,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听。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,咱们这些人全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小厮刚要显摆两句,闻言连忙闭上嘴巴,似乎还有些不放心,又把两手使劲捂住嘴。

    几个百骑司点了点头,然后拉着他一路出了鸿胪寺。

    这一切,也很完美。

    李世民和世家暗地里碰了一招,现在看来明显是皇帝赢了。

    可惜王凌云不知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人回到王氏大宅之后,一路直奔后宅的族长小院,却见太原王氏的族长王珪正在等他,这老东西一张老脸带着笑眯眯的洒脱悠闲。

    王凌云上前恭敬行礼,沉声道:“祖父,事情成了。”

    王珪呵呵而笑,淡淡点头道:“老夫见你面有喜色,便知事情成了。凌云吾孙,你做的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王凌云点了点头,忽然表现的欲言又止,他微微沉吟一番,这才郑重开口道:“凌云有一事不明,为何要使如此手段?”

    王珪仍旧呵呵而笑,反问道:“你指哪个手段?”

    王凌云目光一闪,一字一顿道:“损公肥私,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八个字,紧跟着又道:“和突厥人交易之事,固然能够保得世家平安,但是天下聪明人何其之多,等到岁供达成必然难堵悠悠之口。我世家一向注重经营名声,此举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招来千古骂名?”

    王珪笑而不答,只是默默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凌云目光直视祖父,仿佛一定要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对视良久,终于王珪缓缓站起身来,老东西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,转而变得极其严肃深沉,不过语气仍旧很平淡,只听他道:“好孙儿,你还是太年轻,所谓悠悠之口,从来就不需要去堵,所谓的千古骂名,永远也上不了史书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目光轻闪。

    王珪大有深意看他一眼,语带教诲道:“七十年前,五胡乱华,中原被杀成一片白地,世家却保全自身,当时骂声一片,谓之世家狠如野犬,然而现在呢,谁还记得中原被五胡轻易入侵是因为我们,如果不是世家胁迫朝廷南迁,中原岂会那般容易被杀成白地?孙儿啊,史书掌握在世家的笔中……”

    王凌云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王珪笑呵呵两声,接着又道:“三十年前,隋炀帝和世家闹崩,皇帝想削弱世家,世家想继续壮大,于是,隋炀帝成了暴君,于是,天下百姓民不聊生,他三征高丽,是我们拖得后退,他征发民夫,是我们克扣的粮食,所以百姓们才会吃不饱饭,所以反王们才会蜂拥而起,坏事都是我们做的,但是隋炀帝却成了暴君……”

    王凌云心神晃动。

    王珪再次看他一眼,继续道:“九年之前,大唐立国,陇右李氏之所以成为皇族,那是因为和我们达成了共治天下的默契,所以他们成为了皇族,成为了万里山河的主人,但是这个主人是明面上的,世家则是暗地里的,千年以来,一直是这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忍不住道:“既然已经达成默契,为何现在又暗拖后腿?”

    王珪长叹一声,忽然语带痛恨道:“因为李建成死了!”

    王凌云微微一呆。

    但见老东西负手望天,似乎要把某些隐秘告诉嫡孙,声音幽幽道:“李氏争夺天下之时,是由李建成负责和各个世家联络,我们给李氏提供粮食财富,李氏以之去逐鹿江山,等到大唐立国之后,李建成是世家扶持的太子,如果他能登基,世家将会更加壮大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喃喃一声,深吸口气道:“可惜五个月前玄武门之变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王珪眼神一森,声音变得冰冷,咬牙道:“李世民此人,绝对是一个雄才大略的枭雄,他想打破千年以来的默契,让世家再也无法和皇族共享天下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终于明白过来,沉声道:“所以我们要借着突厥入侵的机会,尽最大可能动摇大唐的根基和国本,岁供百万石粮食,朝廷必须暴加税收,如果岁供持续三年以上,大唐必然有饥民揭竿而起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王珪声音更冷,目光阴厉道:“李世民,会是下一个隋炀帝。”

    老东西忽然看了王凌云一眼,出声又道:“你一直追问老夫,为什么那日在程府门前突然要退,今日我也告诉你答案,那个李云的身份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心里一动,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少年身影。

    当日程府门前,那少年单手托举一口巨棺,仰天一声怒吼,巨棺破空飞去,那等霸王举鼎之姿,已经成了他难忘的阴影。

    这时听到祖父要告诉答案,他连忙深深吸了一口气,急急道:“孙儿一直不明白,那日您为什么暗示让我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李世民的私生子!”

    王珪张口发出这话,顿把王凌云震在当场。

    好半天过去之后,王凌云才满脸惊愕道:“祖父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王珪面色郑重,点头道:“你如今官职尚小,所以不曾见过李世民,如果你见过李世民,你会发现李云的相貌跟他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说着沉吟一下,紧跟着又道:“本来还有一人更加相似,但是那人年纪轻轻就没了,而且不曾娶亲,并未留下子嗣,所以老夫等人才会推算,李云必然是李世民的子嗣无疑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仍旧按捺不住心底的震撼,喃喃道:“李云竟然是皇帝的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王珪老货点了点头,语带‘深邃睿智’道:“那日我们惊见他的面容,瞬间想到这是皇帝在暗中生事,李世民抛出私生子跟我们打擂台,各大世家必须谨慎以对,我们那日后退不是害怕李云的天生神力,而是提防李世民盼着我们弄死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呆了一呆,愕然道:“您说皇帝盼着我们弄死他亲子?”

    王珪眼中一闪,森然道:“为了能赢,李世民谁都舍得。老夫推测这是皇帝的计谋,他故意拿私生子的性命做筹码,如果我们上当,皇帝就会要求世家赔偿,孙儿你想想,一个亲王值多少?恐怕李世民要吃下世家三成财富,方才配得上他心狠手辣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发现自己比这些老辈差距太多,他一向以智者自居,这时才感觉很可笑。

    幸好王珪是在培养他,所以并没有表现很失望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还待说话,猛听到门口有人出声,恭敬问道:“族长可准备好了,时辰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无头无脑,然而王珪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老东西忽然笑呵呵把手递给王凌云,脸上做出衰疲不堪的姿态,语带深意道:“祖父年老体弱,昨夜偶感风寒,然而身为大唐重臣,国宴无法告病修养,无奈之下,只好让孙儿搀扶而行……”

    王凌云目光顿时一闪,脱口而出道:“您这是找借口让我参加国宴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还在鸿胪寺积累晋升之资,官职很小根本够不上参加国宴的资格。

    王珪呵呵一笑,悠悠捋须道:“今夜国宴,必有风云,吾孙乃是年轻一辈俊彦,你该要展露一番头角了。”

    王凌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他的目光很期待。

    他眼前忽然又浮现一个少年身影,不知那个少年今夜参加不参加?

    那可是李世民的私生子啊,王凌云真想和他争一争锋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第五更到,1万8000字,五个超级大章,山水做到承若了,请投月票,只要月票高,明天我累死也继续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