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22章 【你们想跟异族苟合,异族拿你们当畜生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但是程咬金仍旧大怒,道:“你这老杂碎闪开。”

    王珪哪敢闪开,他真恨自己的孙子自作聪明,无奈只能苦笑一声,举起一只手掌道:“再加五万亩地,送给流民分发,陛下,陛下啊,赔偿很足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和程家的纠纷,口中却喊的陛下,李世民终于冷哼一声,阴沉说道:“程知节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但是老程似乎连皇帝的话都不肯定,仍旧目光霍霍盯着王珪,突然开口道:“五万五千亩,陛下五万,我们五家各自一千,你孙子同时骂了五家嫡长子,一千亩土地很便宜。”

    王珪深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点头道:“好,五万五千亩。”

    五姓七望虽然掌控几百万亩土地,但那都是祖祖辈辈不断积攒下来的,一下赔偿五万五千亩之多,即使太原王氏也感觉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幸好李世民和老程都满意了。

    王珪正要松口气,认为自己的孙子保住了。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猛见眼前人影一闪,耳畔呼呼有风,只听噗嗤一声。

    他苦心培养的嫡孙,赫然被人砸的崩裂。

    堂堂太原王氏的少族长种子,连惨叫都没发出就成了死人。

    砸人者手拎一只大锤,分明是目光森森的李云。

    他一锤砸死王凌云,惊得整座大殿全都呆滞,但是李云却齿白森森,目光毫无畏惧看向李世民,突然喝道:“国宴国宴,狗屁的国宴,礼节礼节,说什么礼节,演戏演戏,我没心思演戏,突厥人都快打到家门口了,我们保持彬彬有礼有个屁用,既然是生死之敌,那么就不共戴天,你们拉不下脸,我拉的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猛然伸手一指砸成肉泥的王凌云,森然道:“此人刚才明明有卖国嫌疑,陛下却为了五万亩土地隐忍不发,您这么缺钱吗?我三年帮你挣一万万贯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少年身姿,慷慨而言,手上的大锤还在滴血,脸上的狰狞十分吓人,整座大殿鸦雀无声,只有他的激烈言语在不断回荡。

    李世民脸色青红变幻,不知为何脸上竟然显出浓浓杀气,皇帝同样目光森森,盯着李云森然道:“你敢在朕的皇宫里杀人?”

    李云轰隆一声把锤子扔到地上,目光毫无躲闪和皇帝对视,大声道:“锤子是你赐的,今天我送还给你,皇宫杀人又如何,陛下莫非想杀我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简直太惊世骇俗了,他言下之意竟然有威胁皇帝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时大殿众人终于反应过来,只见老程疯狂奔跑过来,话也不说,先是一脚,李云避也不避,任凭老程踢在他腿上。

    老程更急,大怒道:“臭小子,你给陛下磕头认错。”

    李云傲然仰头,大声道:“我没错,我等着他的回答。”

    大殿中又有一人狂奔到来,陡然扬起手想要给李云一个巴掌,然后巴掌抬起高高,忽然盯着李云的脸,叹息一声,巴掌落下,语带黯淡道:“你这孩子,脾气可够坏的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眼睛一亮,陡然转头看向李世民,急急道:“陛下,这孩子怕是遗传了老三的隐疾,今夜受到刺激才突然发作,陛下,饶他一回啊,自家孩子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河间郡王李孝恭。

    他一边向皇帝说话,一边努力想把李云按到地上,口中又急又怒喝道:“臭小子,老夫是你堂伯,你再敢桀骜不驯,信不信我大耳刮子抽死你,跪下,赶紧跪下。”

    李云双拳紧握,膝盖就是不弯。

    如此刚烈脾性,把李孝恭和老程急的跳脚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猛听李世民仰天狂笑,皇帝大笑三声,复又低头下来,虎目炯炯,意味深长,突然大声赞道:“好,果然不愧,西府赵王,李氏有子如此,何愁内忧外患,李云,你说的对,朕不该忍,朕骨子里喜欢硬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完这话,忽然目光看向王珪,此时王珪正抱着嫡孙发呆,老脸一片惊愕和愤恨,皇帝眼中蔑视一笑,森森道:“王氏之子王凌云,于今日傍晚卖国反叛,鸿胪寺内,交好突厥,朕有百骑司为证,叛国者杀之不惜。倘若太原王氏不服,你们尽可以发动世家联盟作乱,朕宁愿不做皇帝,今次也不会低头,王珪,你听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口齿牙硬,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听出皇帝的决心,然而王珪却缓缓抬起头来,故作不懂道:“敢问陛下,吾孙就这么死了?”

    李世民眼神森然,目无表情道:“叛国之罪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王珪点了点头,忽然呵呵而笑,道:“很好,老臣懂了,老臣年老体衰,又兼偶感风寒,请陛下许我暂且告退,今夜的国宴王氏不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才一说完,大殿中轰隆站起上百人,人数占据大唐重臣一半还多,同时大声说道:“请陛下开恩,允许我等告退,今夜国宴,我们不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王珪目光直视皇帝。

    他有五姓七望支持丝毫不怕。

    李世民目光平静无波,虎目森森道:“不需尔等告退,朕要取消这个国宴。”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猛见大殿中站起一人,此人赫然是范阳卢氏卢三水,只听他咬牙切齿开口道:“陛下取消国宴可以,但是臣可不能告退,我范阳卢氏有血海深仇,还请陛下为我报之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殿皆楞,李世民若有所思看着卢三水,忽然轻轻问了一句道:“河北道,范阳城?”

    卢三水满眼泪水,努力仰头不让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这位大唐五姓七望的一代族长,口中再次咬牙切齿吐出六个字,冷如九幽道:“突厥人,屠城了!”

    然后陡然转头,怒视面色吃惊的王珪,森然厉喝道:“王珪老贼,你以为卢氏还要跟异族苟合吗?从今日开始,大唐已经没有五姓七望啦,哈哈哈,我范阳卢氏满门上下四万余人,所有主脉嫡房尽被突厥屠杀。从今日开始,范阳卢氏成为历史啦,啊哈哈哈,世家,世家,你们想跟异族苟合,异族拿你们当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满殿哗然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风如诉,明月高悬,就在大唐皇宫举行国宴往前推两个夜晚的时候,大唐河北道出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。

    突厥铁骑几十万,外加奴隶辅兵四十万,宛如一群饿急的野狼,疯狂在中原土地上驰骋。

    大唐边关的几个城池,全部采用了不抵抗之策,但凡突厥人奔袭而来,留给他们的只有断壁残垣,百姓们拆掉了家园,将士们烧掉了粮仓,然后把能带走的全部带走,护着百姓四散躲入山中。

    自古边疆重地,按说宁死也不可退缩……

    但是就在两日之前,各个边关全都接到兵部的飞禽传书,那薄薄的纸片只能书写十六个小字,赫然是:坚壁清野,自毁家园,护卫百姓,遁入深山。

    于是,一连九座边关城池,全都变成了空荡废墟。

    突厥百万大军得不到补给,军中士气隐隐变得低迷,颉利两日之间连续斩杀七个部族首领,方才将哗变的迹象狠狠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大唐和突厥都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突厥即将面临寒冬,而且是百年难遇的大寒冬,如果不能抢夺到足够的粮食和物资,今年冬天将会有无数的族人冻死饿死。

    所以突厥没有退路,必须硬着头皮往前抢。

    而大唐不得不自毁家园,以此来限制突厥人的补给,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,也许要好几年才能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毁家园的百姓,本来就很贫穷。

    烧粮仓的战士,眼中全是泪水……

    但是,他们毅然决然的这么干了,为了整个汉家民族的利益,他们选择了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大唐河北道,自古燕赵多慷慨悲壮之士,每一回遇到外族入侵,河北道都在承受着牺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第4更爆,第5更三秒之后发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