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23章 【汉人不是绵羊,你们突厥才是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突厥人在九座边陲重镇没能抢到粮食,无奈之下不得不加速开始行军,如此终于被他们抢到一次先机,百万大军疯狂冲到了范阳城。

    范阳不是空城。

    因为这座城池太大了。

    据大唐武德九年的户部勘察所载,范阳此城编众足有八万余户,生活人口高达三十七万之多,建有两大军仓,堪称大唐门户,便是放眼整个中原,范阳也是排名前十的重镇。

    城太大,人太多,所以短时间无法撤出,也没有胆量离城撤出。

    因为这城的百姓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三十几万百姓赶路的速度,绝对比不过突厥的骑兵快,一旦撤城离开失去防守,迎接百姓的只有屠杀。

    所以这座城只能硬着头皮守。

    就在两日之前,全城已经严戒,四座城门全天关闭,守城战士分为昼夜两班轮歇。

    仿佛是受到草原寒风的影响,范阳的夜晚忽然也变得冷厉,整座城池,黑灯熄火,城中到处冷冷清清,街面上不见一个行人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在范阳城的城墙上,却有几千名战士严阵以待,又有数万百姓来回穿梭,不断将守城之物搬到城头。

    傍晚之时有斥候回来探报,言称突厥大军已到三十里外,他们今夜必然会攻打范阳。

    城墙上每隔二十步,架着一口巨大的铁锅,锅底燃烧着熊熊烈火,锅中是滚滚沸腾的开水。

    夜冷霜来,有风呼啸,这时忽然空中传来一阵臭味,城头上的战士们忍不住以手掩鼻。

    有人下意识回头,正好见到几十百汉子登上城墙,汉们子各自挑着一副扁担,扁担两端各自挂着一个木桶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恶臭就是木桶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汉子挑着木桶上墙,其中一个脸色黝黑的不断招呼,道:“大家都小心一些,免得脏东西溅到身上哇。”

    战士们下意识躲开,那些搬运滚木礌石的百姓同样躲到一旁,有个百姓似乎和说话汉子相熟,开口笑骂一句道:“牛牛你这家伙,真是能吃也能拉,别人的木桶都不满,偏就你的咣咣当当往外冒,你这是想抵抗突厥蛮子呢,还是想把我们先臭死?”

    黝黑汉子咧嘴一笑,腾出一只手擦了把汗,憨厚道:“俺劲大,所以多挑一些,什么叫能吃也能拉啊?这木桶里可不止俺一家的存货!俺收集了好多家,最后这才装满两大桶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抓抓脑门又道:“刘大叔,您以后不要喊我牛牛,俺都说上媳妇了,您以后喊俺的大名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那百姓哈哈两声,指着他道:“大名还是牛牛,唐牛牛。”

    黝黑汉子扭捏两下,似乎感觉有些羞赧,低声道:“叫俺唐牛行不行,叫俺唐牛,不是唐牛牛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牛牛忽然又道:“刘大叔,你让让,俺要往大锅里倒木桶了,您可千万不要溅到身上屎!”

    说着放下扁担,木桶咣当一声,桶里屎尿飞溅,差点歪倒倾斜。

    那百姓连忙跳到一旁,捂着鼻子道:“你这孩子,毛手毛脚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话未说完,唐牛牛已经举起木桶,然后对着大锅轰隆一倒,空气里的臭味更重了。

    呕呕!

    几个战士实在忍受不住,忽然弯下腰直接就吐了。

    众人正要责怪他鲁莽,猛听夜色深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,那几个呕吐的战士脸色一紧,下意识把耳朵贴到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贴把耳朵到城墙,单凭双脚已经感觉到晃动,但听远处那个声音由小及大,传播的速度简直快到极点,仿佛刚才还是小小雨点,转瞬之间就变成狂风怒雷。

    那是山洪咆哮一般的蹄声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只见远远一股尘土狼烟,遮天蔽日,密如煞云,陡然众人觉得眼前一黑,视线中全都出现了数之不尽的黑影。

    突厥人,来了!

    放眼一望,黑压压全是骑兵,双耳之中全是轰隆声响,脚下的城墙分明在不断颤晃。

    唐牛牛呆呆举着木桶,甚至连手上沾满了屎尿都不知道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头百姓,这一辈子何曾经过如此巨大的场面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猛听城墙有人厉喝一声,狂吼道:“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,整个城墙忽然乱做一片。

    此面城墙属北,正好是突厥人南下奔袭的第一线,范阳城总共只有两万守军,却把九千人调到了这边的墙上。

    九千战士听着很多,但是万事最怕对比,城下的突厥骑兵简直不可用数字计,那种黑压压的逼迫感任谁见了也发慌。

    突厥骑兵实在太快,仿佛才一出现就冲到近前,吱,忽见一支响箭由城下飞来,紧跟着就听一个生硬的汉话响起,厉喝道:“范阳之城,开门投降,三息若是不降,全城尽皆死绝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三息?

    三息就是三个喘息……

    这他妈直接要求三个喘息让人做出决断,突厥人分明就没打算范阳城会投降。

    果然只听那生硬汉话再次狂吼,厉喝道:“一,二,三,儿郎们,杀,汉人既然不降,与我屠绝此城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百姓们惊慌失措,唐牛牛仍旧呆呆举着木桶,满脸愕然道:“这些突厥杂碎这么不讲道理么?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军士瞪他一眼,怒喝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举桶倒金汁,你难道想等突厥杂碎杀上城墙,然后跟他们讲讲道理吗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‘吗’字还未喝完,陡见这个军士浑身一僵,唐牛牛只听噗嗤一声闷响,骇然发现军士的胸口射穿一支箭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猛听城墙上有人狂吼怒喝,大叫道:“趴下啊,全都趴下……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夜空忽然剧烈震颤,震的耳膜刺痛难忍,唐牛牛呆呆转头,骇然发现整个夜空笼罩了一层黑云。

    不,那不是黑云,那分明是黑压压的箭雨,那是突厥人的箭支齐射,遮天蔽日,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几十万大军齐射,攻打九千战士驻守的城墙,如此强弱差距实在太大,城头上不断有战士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只这一轮弓箭齐射完毕,最少有五千战士横死当场,剩下的战士们发疯般射箭反击,同时不断狂吼大呼,焦急喝道:“滚木礌石,滚木礌石啊,金汁,倒金汁啊……

    突厥人忽然分出一支上万人的骑兵,这些骑兵疯狂挥舞一根带钩子的绳索,他们急速冲锋而至,奋力将绳索往城头扔上来。

    这些绳索的铁钩顿时挂在墙上,突厥人嗷嗷吼吼着攀登而上,仿佛只是眨眼之间,整个城墙密密麻麻爬满了人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百姓们顶着箭雨不断扔下滚木礌石,轰隆砸下之声,混合着攀登城墙者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滚木礌石是守城利器,可惜数量实在太少了。

    虽然砸死不少突厥人,但是更多的突厥人还在攀登,一旦上了城头,转眼就是屠杀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爬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陷入呆滞的唐牛牛打个哆嗦,下意识把双手按在了大锅上,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竟然一人掀动了整口大锅,锅中沸水混合屎尿,轰隆一声倾倒下去。

    这玩意就是金汁,乃是古代守城利器,沸水将人烫伤,屎尿让伤口感染,他这一口大锅的金汁,最少弄死了十几个攻城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烫死你们这些狗杂碎!”

    唐牛牛听着下面的惨叫,忍不住大笑出声,他飞奔又跑向另一口大锅,狂吼着再次掀翻倾倒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,再飞奔,再狂吼,再掀翻大锅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有注意,自己的双手已经被炽热的铁锅烫烂了,这时的他仿佛陷入一种狂热状态,只知道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,奔跑,狂吼,然后掀翻一口一口大锅,倾倒金汁烫死那些突厥杂碎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掀翻了多少大锅,也不知自己到底烫死了多少突厥人。

    他渐渐开始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,这时忽然听到城头为之一静,似乎天地间的声音都没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正好跑到一口大锅前,烫烂的双手刚刚按在大锅边缘上,陡然觉得胸口一疼,他呆呆低头望去。

    有血在冒,似乎是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他茫然抬头,这才发现整个城墙已经全是突厥人,百姓们死了一地,战士们血肉模糊,但见一个突厥人手持弯刀,正在慢悠悠抽离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俺要死了么?”

    唐牛牛喃喃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只听那个突厥人狂笑说话,是那种很生硬很难听的汉语,似乎是说:“汉人,绵羊,一刀,就死……”

    唐牛牛陡然大怒,他感觉受到了莫大屈辱,人死之前仿佛回光返照,他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力,竟然一下把大锅举可起来。

    恶狠狠对着突厥人砸去。

    那突厥人没想到他临死反击,瞬间竟被大锅砸倒在地。

    整整一大锅金汁,直接把突厥人烫死,而唐牛怒眼圆睁,用尽最后力气嘶喊道:“汉人不是绵羊,你们突厥人才是,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唐牛,我不叫唐牛牛,我杀了很多突厥贼,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溘然长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第5更爆,这一章,专门纪念刚刚去世的读者唐牛牛,牛牛,你打工辛苦,这回终于不用辛苦了,你总是说自己活得窝囊,山水答应你的战友让你英雄一回。一路好走,我永远的书友,山水想跟你说,我不记恨你看盗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