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43章 【天下第一牛逼的石碑】 感谢盟主三生缘彩云子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巨石有万斤之中,弄回范阳已是次日清晨,彼时程处雪等人正焦躁不安,忽然感觉脚下大地微微在震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震一下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再震一下!

    大地震颤的很有节奏,几乎每隔一个喘息,就能震动一下,众人先是茫然,紧跟着四顾而望,忽然有人朝着远处一指,大叫道:“你们看,在那里!”

    霎时之间,无数道目光眺望过去。

    日光浩浩之下,他们看到了什么?但见一块巨石映入眼帘,重量怕不是得有上万斤。

    最吓人的是,那石头自己会走路。

    气氛瞬间诡异!

    许多人额头隐隐冒汗,人群中也不知是谁使劲咽了口唾沫,呆呆道:“我滴个娘,石头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猛听远处响起一个声音,气喘吁吁道:“程处默,李崇义,房遗爱,刘仁实,尉迟宝林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一连喊了五个名字,紧跟着又喊了程处雪和玲珑,声嘶力竭骂道:“我说你们都是死人不成,赶紧过来搭一把手,这石头死沉死沉,差点把我们都累死。”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怔,随即听出是李云的声音,大家慌忙冲着那边奔跑,渐渐接近了不断滚动的巨石。

    这时才发现石头为什么自己走路,分明是后面有人在奋力推着翻滚。

    但见两人一龟,口中都喷着白气,李云满脸汗水,戈壁溜羊口歪眼斜,两人中间赫然是一只大龟,只用两个巨爪撑在地上,另外两只巨爪按在石上,口中发出‘霸下霸下’的瓮声。

    大龟也累的不轻。

    一日一夜之间,将一块万斤巨石推动百里,这事若是说出去恐怕谁也不信,然而实实在在就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李云见到帮手到来,继续推动大石翻滚,口中不断喘着粗气,咬牙奋力道:“都搭一把手,给我把石头再往前推一段。最少要推到距离城门五百步的位置,我要在那里把这块巨石立起来。”

    距离城门五百步?

    把这块巨石立起来?

    众人脸色迷茫,手上却跟着一起推动,程处默边推边问道:“师傅,你要立这巨石干啥?”

    “不是立巨石,而是立巨碑!”

    李云正在咬牙奋力,闻言顺嘴回答了一声,然后再也不说话,鼓起最后的神勇不断推动巨石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由于有众人前来帮手,巨石的推动速度慢慢变快,终于到达距离城门五百步的位置,所有人几乎都累的瘫痪地上。

    程处默呼呼穿着粗气,望着李云和戈壁溜羊如见天人,忍不住道:“师傅,俺这次算是真服了,乖乖不得了,这玩意最少也得两万斤重,您和戈壁溜羊两人,竟能把它给推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云也喘着粗气,身体直接靠在巨石上歇息,闻言拜拜手道:“单凭我俩可不行,主要还是大龟的作用,如果没有它的帮忙,这石头简直纹丝不动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大龟,程处默忽然啧啧称奇,道:“好家伙,这玩意竟然会两条腿走路,成精了,马上就要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未说完,陡然见到大龟四爪落地,巨大脑袋冲着程处默点了一点,口中发出欢喜的‘霸下’之声。

    李云看了程处默一眼,笑道:“它在感谢你,你刚才那话等于是帮它封正,民间一直有个传说,说是动物要想成精须得讨人口封,这个讨口封不能是心存刻意,须得是人在无意之间偶然说出,每有一人说它成精,它就距离成精更进一步,不过这只是民间传说,你们当个故事听听就行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却摸了摸下巴,目光闪闪道:“俺倒觉得这不是故事,师傅你说的很可能就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李云看他一眼,沉吟道:“这话不要往外乱传,免得所有人都知道什么叫做封正,一旦弄得天下皆闻,再也没人能在无意之间说它成精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脑中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道:“那样会影响大龟的正事。”

    李云点了点头,模棱两可道:“具体我也吃不准,不过大龟是咱们自己人,能帮一把是一把,免得真格影响了它的追求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点头,偷偷去看大龟。

    李云恢复力气的速度极快,才几个喘息就变得神采奕奕,那边戈壁溜羊同样也是如此,举举胳膊很好奇自己怎么突然又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这时巨石已经到达位置,但是立起来还需要大费周章,幸好已经到了范阳城外,很快有三千铁甲闻讯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把马鞭相互捆缚交织一起,最后弄出了两根粗粗的牛皮绳子,李云手持一根,戈壁溜羊手持一根,然后各自连接上百匹战马,绳子的另一端捆绑在巨石之上,陡然一起发力,但听轰隆一声,巨石直接翻转而起,稳稳立在了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这巨石自身重量足达一两万斤,立起来之后慢慢往土中沉下去,沉下去的长度最少也得半人多高,渐渐才变得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李云扔掉绳子,顺势拍了拍手,他仰头望着巨石,语带感慨道:“巨石一旦立起,底部深入土中,以它的万钧之重,几乎没有任何推倒的可能,从此之后,石碑永镇此间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跟着感慨,毕竟亲手参与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,唯有玲珑眸子辉闪,忽然出声问道:“既然是碑,就该有字,你费尽千辛万苦将它弄来,总不会让它光秃秃立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顿时显出玲珑和别人的差距,别人只顾着感慨,唯有玲珑想的更深。

    李云大有深意看她一眼,随即点点头道:“你说的不错,这石碑正要刻字……”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转头看着程处雪又道:“你把陛下的天子剑拿来。”

    程处雪反身而回,很快将李世民的天子剑带过来,李云伸手接过,慢慢抽剑出鞘,忽然左右看了两眼,出声问道:“你们谁会轻功,把我送上这块巨石!”

    众人仰头看向巨石,一起摇头道:“高达一丈,天底下没这样厉害的轻功。”

    唯有戈壁溜羊裂开大嘴,憨憨笑道:“有,我师尊,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噗嗤一笑,捉弄他道:“那你赶快回草原一趟,把突厥圣女大祭司请来。”

    戈壁溜羊被人捉弄也不生气,抓抓脑门憨笑两声,突然又道:“还有,玲珑姐姐,也可以,玲珑姐姐,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让众人都是一怔,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玲珑。

    程处默忍不住‘哈’了一声,对戈壁溜羊道:“你师姐也会武功?她当初一下就被我师傅俘虏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话未说完,猛觉眼前一闪,但见一道婀娜身影原地弹起,伸手一抄抓住李云,然后两人诡异的升空而起,嗖一下直接上了巨石。

    程处默‘噶’的一声,后半截话直接憋到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这货满脸迷茫,好半天才喃喃一声,不可思议道:“你师姐竟然真的会武功,那她为什么一直装成个弱女子?”

    戈壁溜羊傻乎乎抓了抓脑门,忽然咧嘴笑道:“嘿嘿,骗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大傻子显得很得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只见玲珑公主宛如扶摇仙子,芊芊素手抓着李云从巨石往下飘落。

    飘落的速度竟然很慢很慢,完全不符合人世间的常理,这场景若是被后世那个叫牛顿的家伙看见,人家肯定连棺材板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众人也觉得疑惑,唯有程处雪看的分明。

    她看见一根极其细小的绳索,绳索尾端有个银光闪闪的小钩,钩子死死卡在巨石顶端,另一端则在玲珑手里握着。

    正是靠着这根细不可查的绳索,玲珑才能保持缓慢下落的诡异。

    她抓着李云缓缓飘落,李云不断挥动着李世民的天子剑,他手腕之力当世不做第二人想,而天子剑也是一把锋利无比的硬剑,众人只看见石粉飞扬,耳边听着乒乒乓乓的劈砍,渐渐地巨石之上出现一行字迹,银钩铁划显得力道十足。

    那些字刻的并不是很好,估摸着还不上学字几年的蒙童,但是字体所含的意思非同一般,让人读来有一种俾睨天下的霸气。

    当先四个大字,每一个都有磨盘大小,上面那个字念止,下面那个字念戈,第三个字念为,第四个字分明是武。

    四个字连起来一读,赫然是古书上常有的‘止戈为武’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磨盘一般大小,即使站在很远也能看的清楚,在场众人全都仰头,程处雪若有所思道:“止戈为武?这就是碑名了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碑名,下面还刻着一行行小字,随着玲珑和李云缓缓飘落,那些小字渐渐浮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李崇义想要卖弄文才,陡然踏前一步大声念出,道:“止戈为武,以杀止杀,今有少年李云踏足范阳之城,感悲古往今来屠戮之事,百姓何其可怜,欢言化为枯骨,遂盟誓,欲建当世第一和平之城,于此立下止戈为武巨碑,自今日起,有规如下……”

    念到这里,他念不下去了,有些字不认识,李崇义显得很羞赧。

    程处雪忽然上前一步,接着他念的地方往下开念。

    少女声音清脆,却有一股巾帼英姿,但听她念道:“踏近此碑五百步,一切厮杀变和平,内外六夷,敢执兵杖者,尽斩之,中原世家,敢犯规矩者,屠满门,皇族至此下马,游侠见碑解剑,除此之外,庇护天下苍生,不论生死之敌,又或不共戴天,凡能逃至此碑五百步者,追杀者不可再举屠刀,止戈为武,以杀止杀,谁敢犯者,立毙碑下,这是我的范阳,这是我的规矩,西府赵王李云,贞观元年八月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这是我的范阳。

    好一个这是我的规矩。

    巨碑矗立,凸显峥嵘,明明字体写的很是平凡,却有一股傲视天下的霸气。这得是何等的霸道和底气,竟然立下规矩让天下人遵从,就连皇族也得乖乖下马,生死之仇也得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李云这是要创造一个和平之城。

    这时众人只听声音一响,玲珑抓着李云缓缓落地地上。

    李云顺手把天子剑往鞘里一插,效应涔涔看着大家道:“有了这块巨碑,以后咱们可以安心做生意了,都别愣着,跟我回城,我有两个买卖要说,保证能够大发其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今日第四更到,15000字爆发完毕,山水已经连续爆发7天了,7天写了10万字,请大家看在我这么拼的份上,给一张月票吧,目前咱们的书第二名,很容易就能变成新书月票第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