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49章 【拍卖会是什么?拍卖会就是专坑傻子的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
  皇帝们第一批落座,紧跟着就是各国的贵族。

  再后面是重臣,世家,贵妇,但让大家有些愤怒的是,很多商贾竟然也拿着牌子坐了进来。

  “混账东西,怎能让商贾与我等同坐?”

  “对对对,此乃莫大耻辱,老夫出身五姓七望……”

  几个世家人物站起来开始闹事。

  哪知才刚刚说了两句,身边突然出现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,这些汉子过来之后也不说话,就那么双眼直勾勾盯着看世家之人,忽然咧嘴阴森森一笑,伸手往自己怀里一指。

  几个闹事的世家脸色顿变,一言不吭乖乖坐了回去。

  原来这些汉子怀里都揣着一把精光闪闪匕首,并且故意把匕首露出一半给闹事的看,匕首旁边还挂着一块布条,上面赫然写着几行杀气腾腾的小字。

  那字写道:“我们是赤贫人,我们曾是突厥人的奴隶,我们没有家人,我们也没有亲戚,我们很饿,我们要靠着赵王的生意苟活,谁敢让我们吃不上饭,我们就捅他一刀子……”

  很好!

  这威胁比什么都管用!

  世家不怕皇帝的屠刀,但是害怕赤贫人的匕首。

  因为赤贫人无牵无挂,他们杀一个就能够本,就算事后因为杀人被律法处死,吃亏的还是他们这些享受荣华富贵的大人物。

  这就是自古以来的至理名言,赤脚的永远不会害怕穿鞋的!

  李云只不过安排了一些赤贫人进场,简简单单就把世家造成的纷乱及时镇压了。

  整个院落之中,再也无人闹事。
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众人猛见前面高台人影一闪,但见李云被一个少女凌空托着而飞,恍如天神一般飞上了木楼高台。

  “诸位!”

  李云也不耽搁,上台之后直接开口,大声道:“隆冬十月,天地冰寒,范阳城的交易中心已经筹备四个月之久,我知道大家都很焦急,其实我本人心里也很焦急,既然大家都急,那就直接开始,本人宣布,拍卖会正式开始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紧跟着又大声道:“今日将有十场大型拍卖,货物来自不同国家,数量巨大令人咋舌,十场拍卖保证让人不虚此行,除此之外,本人也有三样宝物要卖,等到十场拍卖之后,咱们再加开一个拍卖专场……”

  众人听到他有三样宝物要卖,场中顿时响起嗡嗡之声,但见一个西域商贾急急站起来,远远对着高台大喊道:“敢问西府赵王,这三样宝物可有蜂窝煤,我们西域乃是苦寒之地,鄙人一定要让族人用上蜂窝煤。”

 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黄金,高高举着又道:“我们有的是钱,一定要买蜂窝煤,西府赵王,你那三样宝贝有没有蜂窝煤……”

  这货叽叽歪歪,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话,众人听得聒噪烦躁,全都对他狠狠瞪过去。

  李云哈哈一笑,摆摆手道:“我那三样宝物暂且卖个关子,范阳交易中心主要是为了撮合天下商贾,咱们话不多说,下面先拍卖第一批货物。”

  说着伸手入怀,缓缓掏出一卷丝帛,展开来念道:“辽东有参,生在山林,得日月精华哺乳,有起死回生功效,此物堪称上天神赐,得一株已是天大垂青,然则辽东有采参之人,顶风冒雪,穿梭深山,于九死一生之中,采得上苍厚赐灵宝,无数代人的苦心积攒,只为能给家人换一口吃喝……”

  做生意嘛,搞的就是一个噱头,辽东人参本就不凡,现在又被李云一番吹嘘形容,顿时逼格蹭蹭直往上涨,听起来就像是天下至宝一般。

  李云眼光一直注意场中动静,此时见到众人情绪被调动起来,终于开始宣布拍卖,道:“范阳交易中心,感念参客辛劳,故而接此生意,帮助予以撮合,我宣布,第一批拍卖物,辽东野山老参一批,百年龄两百支,三百年龄两百支,五百年龄六十支,八百年龄四十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缓缓一停,紧接着又极其夸张道:“此外,还有千年人参三株,一并予以拍卖。”

  轰隆!

  他话音未落,场中陡然站起来无数人,这其中就有李云的敌人太原王氏,但见王珪双手不断发颤,喃喃道:“千年人参,此物必须拿下。”

  这时李云在高台上哈哈一笑,大声又道:“范阳交易中心,撮合的都是大手笔生意,这些人参只能卖给一位买家,下面请大家准备开始竞价。”

  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所有人都疯了。

  只卖给一个买家?

  那岂不是说不管谁买下来都是独门生意?

  到时所有人参掌控一个人手里,别人想要单买岂不是随便加价。

  “暴利生意啊……”

  许多商贾努力咽口唾沫。

  这一刻,他们眼中没有皇帝,没有贵族,没有世家,他们眼中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独自买下这批人参。

  然而再下一刻,他们更加疯狂了……

  但听李云悠悠出声,仿佛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傻子,宣布价格道:“辽东野山老参,总数五百零三支,因为是批量拍卖,所以不设单支价格,这一批货的起拍价,五百贯!”

  嘶!

  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。

  李世民差点按捺不住站起来。

  怎么回事?

  才五百贯?

  这可是正宗的辽东老参,最差的一支也有百年之龄,一支百年老参的价格,随便拿到哪里都得十贯开外。

  这还仅仅是百年人参,两百年的人参更贵,五百年八百年的又得翻好几番,至于最后那三支千年老参,恐怕没有一千贯根本拿不下来。

  如此粗粗一算,五百零三支人参最少也得上万贯,然而李云竟然只说了五百贯,这简直是天上地下第一败家子。

  李世民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转头低声对长孙皇后道:“观音婢你立刻出声,打乱这一场拍卖会。臭小子太傻,这个拍卖得亏死。”

  长孙皇后点头就要站起来,哪知身边忽然冲过来一个少女,这少女正是程处雪,她急急阻拦道:“皇后娘娘千万别打乱,这都是提前约定好的事情,李云已经获得了那些卖参的参客同意,这批人参的起拍价就是五百贯。”

  长孙皇后怔了一怔,忍不住转头去看李世民。

  李世民目光闪动几下,正要开口坚持他的意思,也就在这个时候,忽听高台上李云再次开口,呵呵笑道:“这批老山人参,起拍价只有五百,但是五百贯只是最低价,想要得手须得通过竞争,本拍卖行有个规矩,货物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贯,下面请大家开始……”

  李云这话让李世民微微一愣,皇帝脸上很快显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皇帝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猛听院子里有人高呼一声,大叫道:“我出五百贯,直接翻十番。”

 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,这加价的方式实在太狠了。

  大家刚要惊叹,哪知院子里又站起一个商贾,同样大声道:“一千贯,我出一千贯……”

  仿佛石子投入水面,瞬间激起无数波澜,随着两个商贾喊出了加价,整个院子忽然变得嘈杂起来。

  报价之声络绎不绝!

  “一千五百贯!”

  “两千五百贯!”

  “三千贯五百!”

  “五千贯……”

  “我出一万……”

  加价的速度极其恐怖,李云说每次加价需要五十贯,然而商贾们压根等不及这么慢慢的搞,每个人都是翻一番的喊价,希望用绝大的实力打退竞争者。

  竞拍大院不远处的角落里,几个辽东参客已经喜得合不拢嘴,但是竞拍还在继续加价,很快已经攀升到了一万五千贯的高度。

  眼看还要争夺,终于有个超级大户站了起来,傲然出声道:“我荥阳郑氏,出价三万贯!”

  这已经远远超过了这批人参的市价。

  但是依旧有人争夺,但见太原王氏猛然也站起一人,先是愤怒看了一眼荥阳郑氏,似乎在责怪对方忽然不守盟约,然后他急急开口叫价,大声道:“四万贯,我太原王氏要了。”

  直接加了一万贯!

  砰!

  李云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木槌,然后重重往拍卖桌上一敲,哈哈大笑道:“恭喜太原王氏,拿下辽东老山人参。”

  这完全不按照拍卖的规矩来。

  他欺负的就是太原王氏不懂规矩。

  倘若搁在后世,拍卖必须连续询问还有没有人加价三次,但是这里乃是大唐,没人知道这个规矩。

  李云为什么要急急敲锤子拍板?

  他就是要狠狠坑太原王氏一下!

  其实这批老山人参的实际价值被炒过头了,五百株人参的市价最多也只有两万贯,太原王氏突兀喊出四万的高价,完全是被现场气氛给逼红了眼。

  但是李云没有红眼,他知道见好就收。

  四万贯,坑一个冤大头,拍卖会的规矩是五十抽一,仅仅这一笔生意李云轻轻松松挣了八百贯。

  然而没人顾得上思考他挣钱像抢一般,大家的气氛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,李云也顺势而动,紧跟着又开始了第二波拍卖。

  他大声道:“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众所众知,大唐百姓编织的鞍鞯天下闻名,不过在我看来只是普普通通的货物,但是接下来这一批鞍鞯却是极其不凡,因为它承载着一位国公家族的荣耀,请大家往这边看,秦氏鞍鞯,匠心独具……”

  高台之下,秦琼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,在黄脸汉子的身边,秦琼正妻已经紧张的开始打哆嗦。

  这可是他们秦府没日没夜拼了两个月才赶出的货物。

  秦琼夫人身为堂堂国公正妻,为了编织鞍鞯双手磨出了无数血泡。

  ……

  ……第3更到,今天11000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