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52章 【合起伙来明抢!!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
  “皇帝不要了……”

  “皇帝怎么可能会不要了?”

  那可是五千匹战马啊。

  此外还有一万头犍牛。

  这批货物已经宣传了几数之久,几乎整个大唐都知道李世民想要争。

  听说为了筹足这笔巨大钱款,皇帝甚至要卖掉两位小皇子的皇庄,因为战马意味着骑兵,有了骑兵大唐才能威震天下。

  所有人坚信李世民铁了心也要拿下这批货。

  就连李云都在暗暗摩拳擦掌,准备狠狠坑他二大爷一笔。

  可是,怎么就突然不要了呢?

  自古天子一言,宛如昭昭铁誓,很多人都注意到李世民的用词,皇帝刚才说的分明是‘不要了’三个字。

  不要了!

  不买了!

  这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是含义却天壤之别。

  不买了可能是今天钱财不够,所以无奈才会退出竞争,但是以后肯定还会再买,并且很可能是从竞拍者的手里加价买下。

  但是不要了可不一样。

  自古天子之言,表达都很慎重。

  既然说是不要了,那就是真的不要了,不管这批战马最后落于谁手,皇帝绝对不会出钱再去买回来。

  所有人都被李世民的举动弄懵当场。

  高台之下,李云满脸迷茫,他现在也很迷惑,忍不住喃喃道:“不应该啊,怎么突然就不要了,这分明不是他的风格,他一辈子都在渴望骑兵。”

 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陷在迷糊之中,唯有高台上的玲珑陡然反应过来。

  但见少女猛然抡起一个小锤,然后重重砸在拍卖桌上,大声道:“恭喜大唐太原王氏,五十万贯拍下货物。”

  说着悠悠一笑,站在高台远远望着王氏之人,淡淡又道:“拍卖交易,落锤为订,请太原王氏拍卖结束之后即刻交纳钱款,五千匹战马和一万头犍牛三日之内便能运到。”

  王氏那人面皮抽搐,目光下意识看向身侧的族长王珪,他嘴唇颤抖几下,费力咽口唾沫道:“族长,出价是您的意思。”

  此时王珪面上的震惊还未消退,闻言陡然也打了一个哆嗦,这老东西霍然从石凳上站起,远远看着李世民道:“陛下,老臣想知道您为什么不要?”

  是啊,皇帝为什么不要?

  这几乎是拍卖大院所有人的迷惑。

  李云也把目光看向李世民,他也想听听二大爷的答案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但见李世民面带笑容,忽然淡淡开口,声音悠然自得,语带深意道:“你问朕为什么不要?朕想反问你一句朕为什么需要?”

  这话听起来有些拗口,王珪一时没能反应过来。

  但见李世民负手昂立,脸上渐渐显出一种得意之色,悠悠道:“突厥战马,天下第一,倘若此事出在半年之前,朕无论如何也要买下来,因为大唐缺少骑兵,骑兵是横扫战场的杀器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朕是一个渴望骑兵的皇帝,也正因为如此,你们王氏想从朕的身上发一笔财……”

  皇帝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脸上得意之色更浓,忽然仰天哈哈大笑,声音滚滚道:“可惜啊,人算不如天算,你们想从朕的身上发财,却不知道朕已经不缺骑兵了。此次朕放出风声,甚至把两个皇子的皇庄拿出来卖,朕为的是什么?朕就是要让你们高价买下这批货,世家有钱,国库没钱,但朕是个皇帝,做皇帝必须按照规矩来,朕不能抢世家的钱,也不能抢世家的货,朕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们买下战马犍牛,然后面如土色的砸在手里。”

  李世民这番话虽然长篇大论,然而还是没能说明他为什么不要战马。

  王珪站在远处深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恭声问道:“陛下,为何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李世民悠悠一笑,道:“你是想问朕为何不缺骑兵吗?”

  王珪点了点头,拱手行礼道:“请陛下予以解惑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李世民很是干脆,直接从口中吐出一个字。

  但见皇帝霍然转身,伸手指着高台旁边的李云,满脸傲然道:“你问原因,朕便告诉你原因,朕有子侄如此,一人可当百万师,朕为什么要买战马?朕为什么需要骑兵?”

  哗!

  满场之人,恍然大悟。

  是啊!

  大唐有李云在,一个人就能硬刚一个国家,就算敌人有百万大军,打起来也不够他一锤子砸的。

  突厥人牛逼吧,号称拥有百万控弦之士。

  结果又能怎样了?

  黄河一战,尸横片野,百万大军仓惶逃窜,一路被人追到草原老家,堂堂颉利可汗,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下,另一位突利可汗更惨,听说连脑瓜子都被打爆了。

  大唐有了李云,等于拥有百万大军,只要有李云在世的一天,李世民压根不需要去搞骑兵。

 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,几乎三岁小孩子也能想通,偏偏世人就是容易陷入知见障,几乎整个天下都被李世民给骗了。

  诺大一个拍卖大院,无数人愣愣张着嘴巴,这时忽见王珪深深吸了一口气,语带不甘心道:“虽然陛下不缺战马,但是总有缺乏之人。”

  李世民眼神顿时一冷,语气陡然变得森然,道:“战马在大唐是严控之物,只许境内交易,不许出售外族,若是卖于外族,立刻治一个叛国投敌之罪!”

  王珪脸色一白。

  这老东西张口还要说话,哪知李世民已经不给他机会,皇帝直接开口将他打断,语带冷厉道:“不要拿世家联盟那一套吓唬朕,这次拍卖是你太原王氏独力出手,所以朕不会针对所有世家,朕只会针对你王氏一家,你们王氏可以试试,看看哪个世家敢帮忙!”

  皇帝这话说的很强硬,因为皇帝这次占着理。

  王珪又深深吸了一口气,不死心道:“纵算不能卖于外族,我王氏也可以留着自用。”

  李世民顿时哈哈一笑,点头道:“好啊,朕同意,朕支持……”

  说着猛然语气又冷,森然道:“但是别怪朕给你提个醒,你们留着自用可以,只能当做普通马匹使用,可以去拉车,可以去推磨,可以宰杀吃肉,也可以拿去耕田,只要是民用,朕保证不追究……”

  王珪一颗心沉入谷底。

  这时有个王氏大臣忍不住开口,急急道:“敢问陛下,如果我们拿去当坐骑呢。”

  李世民眼神森然,语气强硬道:“一旦充当坐骑,立刻属于谋反,因为你们买的是突厥战马,而且数量高达五千匹,不管你们有心还是无心,朕都会认为你们想要建立骑兵。”

  那王氏大臣顿时打个哆嗦。

  谋反!

  这个词太有杀伤力了。

  王珪突然转头看向高台,大声道:“我太原王氏刚才突兀了,老夫决定放弃这笔竞拍,刚才竞拍之人乃是私自出价,老夫会发动族内议事惩罚于他,这批战马犍牛,我太原王氏不要。”

  好家伙,一旦发现不妙,立马找借口耍无赖,这老东西打的主意很好,直接让刚才出价的族人背黑锅,

  可惜李云怎会给他反悔的机会,李云站在台下偷偷给玲珑递个颜色。

  玲珑何等聪明,顿时领会于心,但听少女突然冷哼一声,语气森森道:“我们突厥人性格暴怒,喜欢抢,喜欢杀,我们喜欢撕毁诺言,却不喜欢别人撕毁诺言,如果你们反悔这笔交易,别怪我们突厥人不讲道理!”

  王珪老脸一寒,硬着头皮道:“我太原王氏乃是大唐门阀,岂会害怕汝等异族之威胁,我大唐也有兵锋铁骑,更有西府赵王坐镇,你们突厥人若敢胡来……”

  “闭嘴吧你!”

  老东西话还没有说完,猛听有人冷哼一声,他顺着声音看去,发现说话之人正是李云。

  但见李云负手站在高台旁边,语气淡淡对着他道:“本王做事,以德服人,规矩就是规矩,谁也不能轻触,你们若是反悔,不需突厥人来杀,本王为了维护交易中心的规矩,我会亲自屠杀王氏满门。”

  他看到王珪张口想要说话,陡然暴喝一声直接打断,道:“你再敢说半个不字,本王现在就把你立毙当场,王珪,老子忍你很久了,你好好给我想想,我爹最出名的就是发狂……”

 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。

  当年李元霸最出名的就是发狂杀人。

  李云这是给王珪暗示,我也传承了我爹的狂性。

  一旦发狂,那可就不讲理了。

  王珪终于偃旗息鼓,这老东西仰天一叹,满脸苦涩道:“五十万贯,买五千匹拉车推磨的马……”

  李云嘿嘿一笑,慢悠悠道:“不是还有一万头犍牛么,那玩意杀了可以吃肉啊。”

  王珪一张脸拉的比驴还长。

  在大唐私自杀牛乃是重罪,宰杀一头牛就可以判处五十鞭笞,整整一万头犍牛,如果全杀了得是多大的罪?

  恐怕整个太原王氏都得被鞭笞打死。

  王珪忽然又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这已经是他今天无数次深深吸气,这老东西陡然对着李云恭敬行礼,语带肉痛道:“西府赵王,咱们做一笔交易如何?”

  “好啊!”

  李云好不推辞,笑意涔涔道:“本王开办交易中心,欢迎天下商贾前来,不管是人是鬼,到我这里都能做买卖。”

  王珪对他的嘲讽充耳不闻,老东西再次拱了拱手,咬牙道:“这笔货物我们王氏认了,但是王氏不需要战马,我们想把战马挂在交易中心售卖……”

  “犍牛呢?”

  李云直接追问一句,贪心不足道:“除了战马你们还有一万头犍牛,是不是也要委托交易中心拍卖。”

  王珪又深吸一口气,努力保持平静道:“犍牛不卖,我们王氏咬牙扛着。”

  李云目光闪动几下,忽然笑着指指王珪,道:“这是想止损啊,准备把牛运回去慢慢发卖……”

  王珪也不掩饰,直接点头道:“赵王说的一点不错,我们正是想把损失降低一些,大唐缺少耕牛,我王氏把牛卖给百姓也算一大贡献。都说赵王爱民如子,希望殿下能高抬贵手。”

  李云沉吟一下,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,过了好半天之后,李云才缓缓点头道:“可以,但是本王有个要求。”

  王珪此时只盼着能够止损,连忙道:“敢问殿下有何要求。”

  他很想再加一句‘如果苛刻我们不答应’,但是此刻形势比人弱,老东西最终没敢把这一句说出来。

  李云笑呵呵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本王要求很简单,突厥犍牛未经驯化,不似汉家老牛懂得耕田,你们想要加价发卖止损,可以,只要老百姓愿意买,本王不会阻拦着,但是有句丑话先得说在前头,你们卖牛之前必须驯化,必须把犍牛驯化成为耕牛。”

  说到这里又看了王珪一眼,淡淡继续道:“驯化一头,我允许你们卖一头,驯化两头,我允许你们卖两头,如果胆敢把未经驯化的犍牛出手,休怪我拎着锤子到王氏家门口走一遭。”

  王珪满脸苦涩,叹口气道:“即使是最擅长训牛的老农,驯化一头耕牛也得两个月,整整一万头耕牛,这得驯化到什么时候。犍牛未经驯化不准售卖,那么我王氏就得找个地方专门养着这些牛,赵王殿下,能不能通融一二?”

  李云冷哼一声,道:“不用跟我卖惨,本王不信这个,你们可以多雇老农,同时对犍牛进行驯化,只要舍得出钱,大唐最不缺的就是农户。”

  王珪仰天长长叹了一口气,满脸无奈道:“雇人也要花钱啊。”

  李云笑眯眯点了点头,道:“所以说,王氏对大唐有贡献嘛,你们有了贡献,本王才好格外开恩,我同意了,五千匹战马允许你们在交易中心出售。”

  这话让王珪稍微振奋,忍不住就想冲到高台去叫卖,可惜李云却遥遥冲他一摆手,笑眯眯又道:“本王的交易中心有规矩,拍卖师只能由我们自己人担任,王珪族长,你乖乖坐着就行,本王向你保证,这批战马肯定给你卖出去。”

  王珪心里虽然忐忑,但是李云这话让他没法拒绝,毕竟交易中心是李云的,这里一切李云说了算。

  这时玲珑已经得到李云暗示,少女直接张口开始了战马的拍卖,声音脆脆道:“今有太原王氏劣马五千匹,毛短齿残,骨瘦如柴,委托范阳交易中心予以拍卖,竞拍底价,五千贯,每次加价,不得少于一贯……”

  李世民霍然站起,大笑道:“朕发发慈悲,直接加价五十贯。”

  砰!

  玲珑重重一砸木槌,嫣然笑道:“恭喜大唐皇帝,五千零五十贯买下王氏劣马。”

  噗嗤!

  王珪一口老血,直接喷个漫天。

  价值几十贯一匹的突厥战马,到玲珑嘴里成了毛短齿残的王氏劣马,他们花了五十万贯买来,一转眼缩水成了五千零五十贯。

  这是做生意吗?

  这是合起伙来明抢啊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为了让均订好看,第3章和第4章二合一发布,今天12400字,谢谢大家的支持,今天就这些吧,山水连续爆更10天,10天时间给大家更新了13万字,我真的很累,想歇一口气,明天再努力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