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55章 【皇帝碰瓷,皇后也碰瓷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
  看这皇帝两口子的表情,很可能已经被巨大收益馋坏了!

  偏偏李云不知死活,很是得意又道:“您别忘了,战马又重新拍了一次,最后成交价格是二十五万,这笔交易我也能抽取五千贯……”

  嘶!

  李世民倒抽一口冷气,脱口而出道:“加起来就是一万五千贯。”

  旁边长孙皇后早已惊叫起来,大声提醒皇帝道:“不是一万五千贯,是一万六千两百二十贯,陛下,陛下啊,咱家侄子真的是抢钱。”

  李世民猛然伸手一抓,双手死死抓着李云胳膊,皇帝虎目霍霍发光,咬牙切齿道:“臭小子,这个生意朕要入股,如果你胆敢不答应,如果你胆敢不答应……”

  李云好奇他会说出什么威胁的话,忍不住问道:“如果我胆敢不答应会怎样?”

  但见李世民猛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伸手抓起一个猪肘子啃上两口,恶狠狠道:“你这里有吃有喝,大冬天里温暖如春,倘若你胆敢不答应,可别怪二大爷我住在这里不走了。”

  “对,本宫也不走!”

  长孙皇后猛然也一屁股坐下,学着丈夫那般拎起一个猪肘子。

  不过皇后没有去啃猪肘子,只是举在手里挥舞几下,语气强硬道:“臭小子胆敢不答应,别怪本宫和你二大爷在这里住到天荒地老。”

  李云目瞪口呆!

  这两口子,打哪学的碰瓷本事啊?

  他无奈翻个白眼,心中只觉哭笑不得。

  原来碰瓷不止后世会有,在这大唐时代同样擅长,并且碰瓷的还是当世两大至尊,看看他们耍赖的招式多熟悉。

  李云恍惚又记起后世,某个车水马龙的街头,那一次他也不知什么原因和某个老争吵起来,结果老头直接一个倒栽葱躺在地上,动作干净利索,躺下娴熟万分,口中哼哼唧唧道:“小伙子不服气是吧,好得很,既然你脾气这么冲,那可别怪大爷我躺着不走了,这事若是不掏个两三百块,大爷我今天绝对起不来。”

  真狠啊!

  可怜我的两百块钱!

  李云面皮抽搐几下,从回忆中缓缓醒来,他看着眼前的李世民和长孙皇后,各自拎着一个猪肘子坐在椅子上,那脸上的强硬姿态,一如后世碰瓷娴熟的老头。

  没办法,这是惹到流氓了。

  能让皇帝和皇后拉下脸皮,他手里的份子无论如何也得让出去一些。

  李云叹息两声,无可奈何道:“侄儿建立交易中心,用地乃是卢氏烧毁的祖宅,范阳卢氏忠烈报国,我准备给他们半成份额。”

  李世民和长孙坐在椅子上毫无起身之意,只是道:“那你还有九成五的份子。”

  李云沉吟一下,道:“河北道饱经战乱,这片土地已经伤了元气,所以我要拿出三成收益,补给河北道那些可怜的贫民。”

  这话让李世民点了点头,不过皇帝仍旧不放过他,冷笑道:“臭小子不用打悲情牌,你至少还剩下六成五的份子。”

  李云再次沉吟一下,又道:“我有十万赤贫人要养,也得拿出一成份子作为支撑。”

  “那还有五成五!”

  长孙皇后算账很快。

  李云终于找不到借口和说辞,无奈道:“我留三成半怎么样,其余两成上缴给您俩,两成份额已经很多了,一年最少百万贯收益。”

  可惜他话未说完,猛听李世民砰的一声,但见皇帝双眼翻白,脑袋直接磕在椅子上,有气没力道:“观音婢,朕胸闷气短,恐怕我是不行了,你速速代朕拟旨,让承乾在长安登基为帝,然后你陪着朕在这里治病求医,咱们夫妻住在侄子家里不走了。”

  长孙皇后重重点头,张牙舞爪道:“对,住在这里不走了,住到天荒地老,住到白发苍苍……”

  真狠啊!

  但是李云却心里明白,这才是皇帝和皇后真正的人情味,否则李世民一国皇帝,长孙皇后千古闻名,他们犯不着如此,也压根不需要如此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既然是因为亲情之故,退让便显得不那么难受了。

  李云沉吟一番,长吁短叹开口道:“好吧,我留两成,你们三成半,这是我最后的底限,你们属于在我这里明抢。”

  这确实是极其大度了。

  哪知李世民突然伸出手,举着五根手指头晃了一晃,淡淡道:“五成!”

  李云先是一怔,随即勃然大怒,道:“不可能,信不信我立马掀桌子,二大爷,你可能不知道有个人叫做东星乌鸦……”

  李世民自然不知道谁是乌鸦,但是这并不妨碍皇帝蔑视李云的威胁,皇帝愣愣一笑,语气坚决重复一次道:“五成,一个铜板不能少。”

  李云如何能忍,咣当一下真把桌子给掀了,他胸口不断起伏,大吼道:“这个西府赵王,从今天开始我不干了。”

  桌子掀翻,酒菜砸落一地,然而李世民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,只是淡淡开口道:“五成,一个铜板不能少。”

  这时长孙皇后站起身来,悠悠笑着伸出手来,皇后明显是想抚摸李云额头,却被李云怒气冲冲躲开。

  皇后也不生气,吃吃轻笑道:“臭小子不用发火,要你五成并不是坑你,我们是想帮你攒着家业,免得你大手大脚胡乱花销。”

  李云胸口起伏不断,冷着脸道:“别拿这话蒙人,这话我不知道听过多少次,说什么帮着积攒家业,攒着攒着转眼就没了。”

  他说的一点没错,不信看看后世的压岁钱,每当孩子们欢天喜地数着钞票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和蔼可亲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幽幽道:“妈妈先帮你收着,等你长大了再花!”

  下一刻,钞票没了,小孩愣在当地,双眼泪水汪汪。

  现在李世民两口子想拿这招来骗他,哼哼,想都不要想。

  说什么帮我攒着?

  我不用你们攒。

 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面色郑重道:“给你们三成,我自己只留两成半,这是我做子侄的最后底限,否则咱们立马一拍两散。”

  李世民缓缓站起身来,负手迈步走到墙壁下面,皇帝仰头盯着墙壁上一副画,淡淡道:“朕说了,五成,本来还想给你留下半成零花,结果你这臭小子竟然真的掀了桌子,很好,现在半成也没有了,五成五全部拿来。”

  李云面色铁青。

  他是后世之人,穿越占了李云的身体,严格来说双方并没有亲情,这一刻他觉得李世民实在太过分。

  他真的准备一拍两散了!

  天下之大何处不能过活?

  哪知也就在此时,忽听长孙皇后轻轻开口,声音柔和道:“不管是五成还是五成五,我们都不会轻易花销动用,这些份额是你的财产,我们长辈不会谋夺你的家业,臭小子,实话跟你说了吧,本宫和你二大爷之所以讨要这笔份子,其实是想帮你挂一个皇家内务府专营的名头,份额名义上属于内务府,暗地里还是由你掌管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柔声又道:“你毕竟是王爵之身,做商贾会令天下人嗤笑,但是把份额交给皇家内务府不一样,皇家内务府里有专门负责营生的阉人。你也是皇族的嫡脉,有资格让内务府帮你营生。”

  原来竟是这样。

  李世民和长孙压根没打算要份子。

  李云简直哭笑不得,满脸无奈道:“我说你们何必如此,既然是好心帮忙,刚才为什么要演出那么一场……”

  说着指了指掀翻的桌子,满脸讪讪道:“害的我丢了大人,酒菜直接掀翻一地。”

  李世民慢慢转过身来,淡淡道:“酒菜掀翻了,可以再上一桌,但是亲情淡漠了,很可能就真的淡漠了!”

  说到这里缓缓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朕和你二大娘为什么故意如此?就是因为你从小流落在外和我们不亲!我们刻意撩拨你的底限,让你忍耐不住发火,然后立马解说误会,让你知晓其中原因,如此弄上两三回,你适应了,也明白了,到那时你会深深记住一件事,那就是我们永远不会害你,有了这个前提,亲情才不容易淡漠,哪怕彼此之间出现更大的误会,你也会先冷静一下再爆发,而这个冷静正是朕所需要的,因为你冷静的时候才能误会澄清……”

  果然用心良苦。

  但听长孙皇后幽幽一声,落寞道:“陛下永远无法释怀,玄武门之前那一场血战!”

  李云心里咯噔一声,他隐隐约约已经懂了。

  但听长孙皇后黯然又道:“如果双方能够冷静克制,甚至不断将误会澄清,那么这一场血战便不会有,亲兄弟之间也不会举起刀兵,此事究其原因,正是因为一个一个小误会不断积累,最终酝酿成了塌天大祸。”

  李世民接口继续解释,道:“你继承了老三的天生神力,当世之间无有可以匹敌者,倘若朕不采用这种办法,以后咱们有了大误会该如何?刚才只是要你五成份额,你已经愤怒的掀翻了桌子,如果有某个误会大到让你无法忍受,朕怕你会暴怒发狂直接杀进长安……”

  李云连忙摇头,郑重道:“我肯定不会!”

  李世民看他一眼,微笑道:“经过这件事之后,朕相信你会长大的。”

  这时程处默等人已经把桌子整理摆顺,又让厨房重新整置了一桌酒菜。

  李世民兴致盎然,招招手让李云陪他坐下,笑着道:“大雪飘飞,适合饮酒,臭小子陪朕喝上两杯,顺便说说你这交易中心后面的事,朕隐隐约约觉得,你要做的恐怕不光是撮合生意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第3更到,11000字了,争取0点再拼一章,求投票鼓鼓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