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59章 【秘方动人心,实乃大杀器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
  老程急躁是有原因的。

  现在程家靠着造盐发财呢。

  可惜他没能抢到皇后手中的册子,有个国公在他身后猛然踹了一脚,老程直接被踢了个狗抢食,瞬间被几个国公按在地上爆锤。

  “大家都等着买秘方发财,你日狗的程知节竟然敢打岔,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,别说结义兄弟,就是亲生兄弟也得打!”

  就连李世民都哼了一声,状似生气道:“程知节你好大的胆子,皇后手里的书册你也敢夺?给朕狠狠的揍,揍到他涨涨记性……”

  几个国公把老程揍得龇牙咧嘴。

  其他之人则是双眼直勾勾看着皇后。

  所有人都等着听一听秘方到底怎么卖!

  ……

  虽然被老程打岔一下,但是老程最后并没有得手。

  但见长孙皇后缓缓出声,语气似乎无奈,落落寡欢道:“陛下和本宫实在是被赵王逼的没办法,所以才不得不选了个折中之策,从今天开始,大唐的盐业收归朝堂,由内务府牵头成立一个囊括中原的皇家盐业,我们准备把秘方的价值分成一百份,然后召集大家出钱予以购买,凭着这份秘方,任何人都允许造盐,但是利益必须全部上缴皇家盐业,然后根据购买的秘方份额进行分润……”

  这个售卖方法乍一听有些拗口,然而能屹立朝堂的都是聪明之士。

  很快有人琢磨出其中的门道,恭敬出声问道:“敢问皇后娘娘,微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,比如我孙家参与造盐之后,一年上缴了天下盐业总利的两成,但是我们只购买了一份秘方份额,最后只能按照秘方份额分润一成?”

 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,直言不讳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,不管你们孙家造了多少盐赚了多少钱,最后只能以份额的多少进行分成。”

  “那如果不买秘方份额呢?”

  有大臣目光闪烁,壮着胆子小声发问,语带试探道:“秘方分成百份售卖,造盐之法肯定会泄露,如果有人不买秘方却去造盐,所赚利润岂不是全都落入口袋。”

 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,仿佛这种情况早已想到。

  李世民缓缓站起身来,语气森然道:“从今天开始,朝堂允许任何人造盐,但是造归造,能不能赚钱那可两说!”

  世家众人目光闪烁,有人小心翼翼问李世民道:“敢问陛下此言何意?”

  李世民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购买秘方者,造盐按照份额分润,不买秘方者,造盐征收六成重税,如果你们觉得能够获利,那么大可以放弃秘方不买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,冷冷又道:“勿怪朕给你们提个醒,赵王那孩子脾气坏的很,造盐秘方是他的,所以获利也应该是他的,谁要是胆敢偷漏盐税,他杀人的时候朕可不拦着。”

  缓缓又加了一句,悠悠道:“朕想拦也拦不住!”

  整个暖阁忽然雅雀无声。

  所有人都开始在心里打算盘。

  话已说的如此清楚明白,只要是个人就能懂得选择。

  选择买盐业秘方,以后就是大唐皇家盐业的一份子,每年按照利润分钱,简直是举族暴富的捷径。

  如果不买秘方,也可以,造盐允许你造,但是你得上缴六成重税,这个六成可不是利润的六成,而是总销售价格的六成,扣除成本开支之后,私自造盐肯定亏钱。

  偏偏还不能偷税,否则就惹恼了李云那个绝世凶人,大唐皇帝讲理,但是李云那家伙肯定不讲理,他要是发起疯来拎着锤子到谁家门口走上一趟,估计连个蚊子苍蝇都不会剩下半个。

  那娃杀人的时候一向不留全尸!

  ……

  时间并没有耽搁很久,仿佛只是一个沉吟的功夫。

  人群中猛然跳出来一位王爵,分明是河间郡王李孝恭,这厮号称大唐第一王爵,又是出了名的滚刀肉王爷。

  但见他一脸义正言辞,堂堂正气道:“赵王是我的晚辈,本王最喜爱提携子侄,这孩子肯定是遇到了难事,逼不得已才会把秘方拿出来卖,本王作为长辈,岂能坐视不理,我卖房卖地也要帮他,五十份秘方你们谁也不要抢……”

  他话还没有说完,人群早已骂声一片,众人纷纷大怒指责,突听一声暴吼道:“李孝恭你还要不要脸?统共只有一百份秘方,你自己一个人就要吞下五十份?做人不要太独,免得下朝回家的路上遭黑手。妈了个巴子,老夫当年就暴揍过你,信不信再让你尝尝拳头?”

  敢这么说话的,必定是脾气暴躁的武勋,众人顺着声音看去,果然看到那里站着一个汉子。

  好家伙,果然是个猛人,大唐第一驸马柴绍,妻子是响当当的平阳公主,难怪敢跟李孝恭叫板,人家确实有这份实力。这家伙当年跟李元霸关系最铁,李元霸被雷劈死的时候也是他给收的尸,这家伙身上战功累累,对上河间郡王毫不逊色。

  李孝恭被他骂个狗血喷头,顿时怒目反击道:“老子是为了帮助侄儿,你柴绍跳出来算怎么回事。懆,还想暴揍老夫?当初也不知是谁暴揍的谁。”

  柴绍一撸袖子,语气森森道:“有种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李孝恭是滚刀肉,立马转头道:“老子现在要帮侄儿筹钱,等我买完秘方再跟你放对。”

  “呸!”

  柴绍狠狠吐口唾沫,怒视道:“如果真想帮孩子,那就应该直接给钱,老夫可没你这么不要脸,老夫想要秘方直接说。”

  他陡然上前两步,抱拳对着长孙皇后一拱,直言不讳道:“二嫂,柴家没什么钱,臣弟有两个孩子要养,这秘方份额给我来上十份,我不像李孝恭那样不要脸,我就是贪图盐业的利润,出钱并不是为了帮助赵王。”

  那边李孝恭闷哼一声。

  长孙皇后缓缓叹了口气,道:“河间郡王张口就要五十份,柴驸马你直接想要十份,你们就不能先问问价格么,莫非你们两家已经富可敌国?”

  这话让柴绍心里咯噔一声,那边李孝恭明显也愣了一愣,两人都听出皇后话中之意,忍不住小心翼翼试探道:“莫非这个秘方很贵?”

  暖阁中人瞬间竖起耳朵,这也是他们想问的问题。

 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不答话。

  李世民缓缓走了过来,淡淡道:“自古盐铁两道,实乃万业之首,上到皇族王爵,下到黎民百姓,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只要活着就得吃盐,这是一门稳赚不亏的产业,也是一门利润骇人的产业,此次盐业改制,天下盐业分成一百份,朕想问问你们,一份能让你们赚到多少钱?”

  一份能赚到多少钱?

  这个答案谁也给不出来!

  因为太多了。

  多到无法预测。

  李世民缓缓吐出一口气,忽然举起手掌弹出三根手指,淡淡道:“三十万贯一份,不想买的,买不起的,别来聒噪,不二价。”

  不二价是什么意思。

  就是一口价!

  就是不准还价。

  这时长孙皇后才看向李孝恭和柴绍,满脸微笑道:“河间郡王还要不要五十份?柴绍兄弟还要不要十份?”

  两人面色如土,口歪眼斜。

  开什么玩笑。

  一份秘方售价三十万贯,五十份就得一千五百万,这别说是李孝恭,就是五姓七望也得砸锅卖铁。

  柴绍同样如此,虽然他只要十份,但是十份也得三百万贯,三百万是个什么概念,大唐一年的国库总收入啊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各自讪讪一笑。

  “臣要两份……”

  就在李孝恭和柴绍讪笑之时,猛见老程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刚才被几个国公暴揍,脸上被揍出三四处淤青,然而老程顾不得疼痛,大叫道:“臣要两份,这盐业我程家不能丢。”

  说完才看向李世民,又道:“陛下,臣记得您在卖秘方之前说过一句话,凡是站在左侧的国公,每人可以让利五万贯?”

  李世民点了点头,悠悠道:“不错,这话是朕说的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老程又叫了一声,转头对皇后道:“我程家要两份秘方,按理应该出钱六十万贯,但是陛下让利五万,所以只需要拿出五十五万,敢问皇后娘娘,这个钱交给赵王还是交给您?”

  皇后雍容一笑,道:“本宫先帮孩子收着。”

  老程双手一拱,面色郑重道:“十日之内,钱款筹足。”

 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,伸手提笔在小册子一写,悠悠道:“卢国公府,盐业两份。”

  这就是表示交易达成了。

  老程哈哈大笑,此时才感觉脸上疼痛的很,他怒目看向那边几个国公,破口骂道:“直娘贼,别让老子等到你们落单机会。”

  可惜那些国公哪里还能顾得上他?

  这些人呼啦啦全都挤过来,目光闪闪看着皇帝道:“陛下,刚才我们也站在右侧……”

  李世民毫不迟疑,直接点头道:“朕说过的话,一向算数。”

  几个国公顿时大喜,纷纷转头看向长孙皇后,急急道:“敢请娘娘给予记录,我等愿意购买一份秘方。”

  一份秘方三十万贯,但是因为有李世民让利五万贯,所以他们只需要拿出二十五万,就可以成为大唐盐业的一份子。

  转眼之间,秘方卖出去十多份。

  这时暖阁众人才明白过来,李世民先前所说的让利是何等重要。

  只不过是帮着赵王说了两句话,那些国公每人省掉了五万贯钱财,五万贯可不是个小数,搁在长安都能买几千亩地了。

  世家众人后悔的要死。

  他们没有让利的资格。

  虽然没有让利资格,但是这个秘方不能不买……

  世家最先开口的是太原王氏,王珪老东西胃口很大,直接道:“陛下,王氏祖传就是盐业,愿为天下百姓谋福,我们想购买五份秘方,作价应该是一百五十万贯吧?”

  李世民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帐没算错,是这个价,本来朕不想卖给你们世家,免得实力膨胀越发不敬皇族,但是赵王曾经告诉过朕,天下之事唯有一视同仁,方能彰显皇族的堂皇大气,赵王虽然时常气朕,但他这个谏言朕还得听,王珪,你应该感谢赵王,是他让你们有资格参与盐业。”

  王珪假惺惺拱了拱手,笑呵呵道:“陛下大度,赵王也大度,我太原王氏愿意为百姓谋福,一百五十万贯掏的心甘情愿。”

  李世民深深看了他两眼,忽然笑道:“希望如此。”

  那边长孙皇后在册子上记下王氏名号,后面备注了盐业份额五份。

  王珪心满意足退下。

  太原王氏领头,其它世家蜂拥而上,世家比国公勋贵们有钱,转眼就买下了四五十份,长孙皇后翻阅册子粗粗一算,转头对李世民道:“陛下,还剩下二十份。”

  李世民故作沉吟,缓缓道:“朕的内库需要补足,你的内务府也需要收益,咱们买下十份吧,同样按照三十万贯一份的价格付给臭小子。”

 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,跟着又道:“还剩下十份……”

  “我们买!”

  暖阁之中突然响起一票声音。

  这是最为后悔的那些中间派。

  此前李世民故作大发雷霆,怒气冲冲表示李云把他气得不轻,结果国公们毫不迟疑出来求情,世家一方则是暗下绊子,最后被李世民指到左右两侧,按照队伍给予让利或者不让利。

  这两方不管是让不让利,至少还有机会参加盐业,偏偏他们中间派直接被皇帝否决,竟然连参与购买秘方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谁也想不通皇帝为何如此,按说中间派完全是两不得罪啊,为什么连世家一派都能购买秘方,反而他们这些中立的连个资格都不给?

  这群人觉得很委屈,再加上听到秘方份额只剩下十份,于是再也按捺不住,纷纷出声祈求道:“陛下,陛下啊,臣等乃是大唐忠臣,怎能将我们弃之不顾,但求给个机会,但求给个机会啊……”

  李世民面色悠悠,突然道:“给个机会,却也可以,但是,朕最厌烦的就是中立者。”

  皇帝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慢悠悠又道:“朕不怕敌人,有敌人鞭策才能奋进,朕也不怕拥笃者,有拥笃者才能稳固,朕最怕的就是看不清之人,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让朕看清楚呢?”

  那群中间派迟迟疑疑,渐渐有人走了出来,拱手恭敬道:“臣,要买一份秘方……”

  这次说买和刚才不一样。

  这次说买代表着一件事,从此他不再做个中立者。

  李世民直接大手一挥,对长孙皇后道:“观音婢给他记下,按照四十万一份的价格卖给他。”

  这是对于观望者的惩罚,然而那人硬着头皮也得认下。没办法,既然选择投入皇家的阵营,这个惩罚必须得乖乖认领,搁在民间叫做投名状,搁在朝堂叫做诚意心。

  李世民不愧是千古雄才大略帝王,他巧妙的借用了盐业秘方又扩充了皇家的势力。

  那些世家众人心中无不一凛,可惜对于此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  没办法,皇帝用的是堂堂阳谋。

  一百份秘方,转眼销售一空,从此之后,大唐盐业成为一个庞大利益体,暖阁众人心满意足,纷纷告辞去观看前面的拍卖。

 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,整个暖阁只剩下皇帝两口子,长孙皇后忽然唤叫一声,扔飞册子扑到李世民身前,语气颤抖道:“陛下,陛下,整整卖了两千五百多万啊……”

  李世民只觉得脑子一懵!

  这个数字他从来没听过!

  皇帝眼睛瞬间变红了!

  ……

  ……5000字超级大章,今天12000字,有打赏和月票给山水来一下,我要挣钱大保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