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大唐第一狠人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163章 【无数苦心铺垫,只为收割天下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
  李云为什么要弄茶?

  因为他知道这玩意保证能发财,而且是抢钱式的那种发财……

  茶和丝绸,甚至比盐铁更加暴利!

  ……

  茶在商周时期,乃是贵族权利的象征,到了两晋时代,仍是士大夫专享,直到隋朝时期,民间才渐渐得以品尝。

  但是这时代喝的不是泡茶,而是像熬汤一样煮出来的茶,茶叶也不是后世所见那种,而是捣烂成团然后做成黑乎乎的茶砖。

  煮茶的时候还要添加各种佐料,什么盐啊,芝麻油啊,香料啊,像个大杂烩一样,只有后世人想不到,没有古代人做不到,如果有幸穿越大唐,并且兜里还有俩钱想去喝茶装个逼,恭喜你,你会吐……

  煮茶如此难喝,在唐代已经盛行,上至皇帝王爵,下至黎民百姓,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  北方和西域更喜欢茶,因为这些民族的主食是肉,茶叶能够克化油腻,游牧民族简直无茶不欢。

  现在,李云弄出了清茶!

  ……

  “赵王殿下,拍啊,赶紧拍啊,这茶,这茶,这茶才是真正的宝贝……”

  一杯清茶入口,交易大院沸腾,无数人目光热切看着高台,许多西域商贾几乎是咆哮出声。

  商贾是最为敏锐的一群人。

  这茶如果运回西域,完全可以当成黄金。

  “都想发财是吧?很好,那你们先让我发一笔财……”

  李云负手站在高台,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等到气氛彻底烘托之后,他才悠悠开口道:“第三样宝物,乃是本王幼年得传一位异人,我今试制出来,取名幽兰吐芳,你们很想买,本王也很想卖,奈何此茶工艺复杂,一年产量不会太多,所以嘛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故意拉个长腔。

  “贵就贵,无所谓!”

  商贾们极其上道,几乎大吼接话道:“贵才是宝贝,贵才是享受,赵王殿下还请勿要拖延,开拍,立刻开拍……”

  “好!”

  李云重重点头,既然韭菜们上赶着挨割,他要再不配合真有点说不出过去。

  他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册子,翻开大声念道:“幽兰吐芳,共计五十份,每份约为一两,底价定为十贯,每次加价不设上限,大家现在开始竞拍吧。”

  这番话说完,原本以为能引起轰动,然而场中却忽然沉寂下去,许多人明显皱起了眉头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太少了!

  茶少,价格也少。

  总共五十份,每份才一两,就算全部被一人买下,加起来也只有五斤。订的价钱也少,少到让人吃惊,一两茶叶才定十贯,这完全不符合茶叶的身份。

  事情一旦反常,必然引人疑虑。

  过了好半天后,才有一人开口问询,语带迟疑道:“敢问赵王殿下,您这茶叶……这茶叶莫非是绝货?”

  这个必须问清楚了!

  如果是绝货,那就是仅此一批,如果仅此一批,那么竞拍加价需要狠一点。

  李云呵呵一笑,淡淡道:“虽非绝货,但也差之不多,本王这么跟你说吧,此茶产量很少,而且需要极其复杂的工艺,采摘之时,须得未破身的处子攀登高山,然后用舌尖把茶叶含在口中,再然后,素手轻柔,蕴含芬芳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忽然不说,因为全是在吹牛逼,编不下去了,只能哈哈笑道:“不说了,不说了,再说就会泄露秘方,总之你们记住这茶产量很小。”

  许多人相互递个眼色。

  李云又道:“除了产量问题,还有销售原因,本王已经决定,此茶只会拍卖一次,今日卖的价格我会写在楼阁木牌之上,作为幽兰吐芳的面世指导价,从今天开始,此茶不再拍卖,以后你们想买,只能按照阁楼木牌的价格订购,订购还不一定有,交了钱也得排队等着。”

  好家伙!

  后世饥饿营销那一套。

  然而这时代的人没经过,如何能受得住这种冲击?

  但见一个西域商贾陡然站起,大声高叫道:“每份茶叶五百贯,五十份茶叶我全要了。”

  够狠!

  也够贪。

  李云定的底价是十贯,这个商贾直接翻了五十番。

  五百贯一份,五十份就是两万五千贯,这些钱完全能买到两三百头犍牛,就算战马也能买到几十匹。

  然而李云却呵呵一笑,对他略带歉意道:“刚才忘了说,没人只能限拍一份。”

  那商贾顿时一呆。

  李云接着道:“为了表达本王歉意,也为了奖励你第一个出价,本王愿意五百贯卖你一份茶叶,相信我,你赚大便宜了……”

  商贾确实赚大了!

  因为接下来的茶叶拍卖,没有任何一份低于八百贯,越往后面越高,最后甚至突破了千贯一份。

  一千贯购买一两茶叶,这听起来简直像是神话,然而购买之人却不这么认为,尤其是那帮砸下重金的西域商贾。

  这些茶,运回去已经不是平民能有资格享用的了。

  这些茶,必然会在整个西域的高层引领风潮。

  想想吧!

  当某位商贾宴请到一位皇族勋贵,突然拿出千贯一两的茶叶,热水冲泡,淡香袅袅,一杯茶的价值最少几十贯,这样的宴客规格何等高绝。

  无论古代还是后世,喝这种茶的人永远不用自己掏钱买,一千贯一两又如何,就算一万贯一两也敢有人买。

  价格定得越高,越是能引起争抢。

  ……

  五十份茶叶转眼销售一空。

  李云拿着书册计算半天,抬头冲着满场微笑,悠悠道:“幽兰吐芳,五十足两,共计拍出四万贯总价,每两折合均价八百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,忽然冲着后面招了招手,众人只见一个少女飘然登台,赫然是草原突厥的玲珑公主。

  玲珑手里拿着一个极其精致的小木牌,上面已经雕刻了‘幽兰吐芳’四个小字,李云拿起木牌举过头顶,缓缓变换方向展示给所有人观看。

  这时玲珑从怀里掏出金刀,在木牌的最下部刻下了‘八百贯时价’的字样,李云再次给大家展示一番,然后玲珑拿着木牌登上木楼庭阁。

  这是当世第一块交易时价牌,经过李云的无数手腕铺垫和烘托,至此终于酝酿而出,它被玲珑挂在了木阁高墙的第一排。

  随着这一块牌子挂出,又有十几个小厮出现,他们手里也拿着一块一块木牌,纷纷登着梯子把木牌挂上。

  转眼之间,高墙上已经有十多块木牌,每块木牌上都刻着小字,这全是参加了今日拍卖的货物名称。

  在那货物名称下面,还刻着当时的交易成交价,放眼一望,清楚明白。

  李云的声音再次笼盖全场,悠悠道:“今日拍卖,至此结束,晚来天正雪,敢请饮一杯,诸位远道而来的宾朋,交易中心有温暖如春的暖阁,美酒佳肴,胡姬歌舞,大家若是不急着回客栈下榻,不放在此地流连忘返,喝上一杯绿蚁酒,邀请三五好朋友,谈谈天,论论事,何其快哉,倘若不喜欢应酬,心里惦记着生意,那么也可登上木阁二楼,观看每一块木牌时价,勿怪本王给大家提个醒,以后这个木牌会让很多人发大财……”

  其实不用他说,许多商贾已经蜂拥登上木阁,商贾是最为精明的一群人,他们岂会看不出这个木牌时价的作用?

  这木牌以后会是整个天下货物价格的晴雨表。

  对于商贾来说,时时关注阁楼木牌,将是以后的必修之事,有很多人已经打定主意,要把家中的嫡嗣专门弄来盯着此事。

  而对于李云来说,又是另外一番作用,木牌时价的建立,就是他掌控天下商道的开始。

  ……

  时间如梭,悠悠半月,范阳交易中心每天都在举办拍卖会,阁楼高墙上的时价木牌越来越多。

  从最初的十来块,渐渐变成了百多块,又从百多块,演变成了千多块。

  这个递增速度很吓人,终于开始展现它的伟力。

  当木牌超过一千之数的时候,任何人再也无法阻止阁楼木牌的发展了,一千块木牌,代表就是一千种货物。

  能够时时反应一千种货物的价格波动,这在这个时代简直是神迹一般的存在。

 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,木牌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多。

  范阳交易中心的渐渐多了一群特殊人。

  这些人叫做抄牌人!

  他们每天早早起来,目光急切等候在木阁门口,一旦木阁打开大门,这些人一拥而进,他们手里都拿着纸笔册子,双目一眨不眨盯着高墙,每当有小厮更换时价木牌,这些人立刻趴在地上奋笔疾书。

  这个过程大概要持续一个时辰。

  然后这群人再次蜂拥出门,怀抱着纸笔站在交易中心门口。

  很快,那些参加竞拍的商贾出现。

  这些抄牌人傲然站在原地,不断审视着商贾们的举止和穿着,唯有那些出手大方之人,才能有资格博得他们一笑。

  接下来就是谈价,商贾们花钱买下他们抄来的册子,册子记录了阁楼木牌的更换情况,能让商贾们对于今日的买卖成竹在胸。

  想在范阳交易中心挣到钱,这是所有商贾们必须经历的必修课。

  高墙木牌,已经势无可挡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李云也终于开始展露他的獠牙,他要试一试高墙木牌的能量,看看能不能真的掌控商道。

  ……

  ……第1更到,3200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