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03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匆匆忙忙上完一天的课,林盛拒绝了沈燕下午叫他一起吃小吃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他不想去,学校小吃街的很多零食,他都很喜欢。可惜他现在每天只能平均花三块钱,所以必须节约。

    坐上回去的免费公交车。

    林盛坐在靠窗的位置,望着右侧窗外快速掠过的古旧街道。

    那些看起来弯弯曲曲的民俗花鸟花纹,雕刻在商店牌匾边缘,雕刻在墙壁边角,让他不自觉的又想起昨晚的噩梦。

    ‘嘟....下一站,旧城纺织厂。’标准的席琳语女声让林盛从思索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提起灰白色书包,从座位上站起来,让给一个刚上车的老奶奶。然后自己手抓着头顶扶手,慢慢挤着人群,朝门口挪动。

    ‘挤什么挤!作死呢!’

    ‘年轻人注意点!别影响到大家。’

    ‘我的脚,你踩到了我的脚!搞什么啊!’

    周围被挤到的人杂七杂八发出声音,就像一个个一碰就叫的儿童玩具。

    林盛不为所动,他身高一米七五,身材不瘦不胖,隐藏在校服下面的肌肉健康有力。除了皮肤有些白得像白人外,没什么缺点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车门自动打开,林盛跳下来,深吸一口气,回头看了眼车内。

    公交车里又上去了七八个人,整个车辆就像挤得快要炸掉的过期罐头,缓缓关上车门,发动离开。

    从公交车站往右十几米,就是他家小区——惠里安小区。

    小区大门是个圆拱形铁架子,上边‘惠里安小区’一排方块字悬挂得有些歪。

    大门两侧全是挑着箩筐来卖菜的大爷大妈。一些居民住户驻足在菜摊子面前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热烘烘的气温已经下降到了二十几度,不像白天那么热。

    林盛穿过有些生锈的红漆铁门,沿着斜坡笔直往小区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第五栋楼房,往右一拐。进了十一号单元楼的楼梯间。

    楼道里墙壁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,开锁的,修下水道的,搬家公司的,乱七八糟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他走在楼梯上,忽然感觉脚底有些黏糊糊的,抬脚一看,不知道是谁洒在地上的冰淇淋,已经被他踩了一脚。白色运动鞋鞋底内侧,已经沾了不少奶白色冰淇淋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在楼梯棱角上刮了又刮,勉强弄干净了些,才继续上楼。

    到了三楼,掏出钥匙,熟练的打开左侧第一户人家的防盗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爹。”站在门口,林盛叫了声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,一个声音也没。

    他沉默的换好拖鞋,反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顺着走廊穿过客厅,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林盛不由自主的看了眼自己书桌,桌前的椅子上仿佛还坐着昨晚梦中的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下,走过去,轻轻拉开椅子,坐上去。让松软的布垫和硬硬的椅背包围自己。

    上了一天课,一坐下来,一阵浓厚的困意便涌上来。

    林盛站起身,有些不敢趴在桌上睡,昨晚的噩梦让他现在都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每天下午回家后,他都有小睡半小时的习惯。昨晚的噩梦虽然让他心惊,但那只是梦而已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,还是走到床前,脱掉外衣校服,翻身拉过被子,盖在肚子上。

    窗外的夕阳像是血一样洒进卧室,落在书桌,落在地砖上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林盛意识慢慢模糊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不知道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忽然耳边一阵细微的哭泣声,将他从睡梦里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呜....

    声音就像女子在低泣,又像是在歌唱着什么。

    凄然,绝望,尖细。伴随着偶尔的急促呼吸声。

    林盛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又躺在床上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里,书桌前依旧坐着一袭白裙。

    和上次不同,这次白裙女孩急促松动着双肩,不断发出细细的惊恐抽搐声。就像是惊吓过度的恐慌者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脚步声又来了。

    林盛能够感觉到,有人正从走廊一步步靠近,穿过客厅,朝着卧室接近。

    那朦胧的脚步声越发清晰,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书桌前的女子哭得更急促了,她双肩抽动得更快了。整个人仿佛随时会起身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房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林盛头皮一紧,不知道为何的心中涌出浓郁的恐惧。

    一切安静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猛然间被子被一掀而起。

    林盛感觉全身发麻,双眼猛地睁大,瞳孔紧锁。

    那个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走到了床尾,一把掀开薄薄的被子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啊!!!

    林盛猛地抬头,从床上直起身。脑袋里一片浑噩。

    呼...呼...呼...

    他快速喘息着,身上满是汗水,贴身的T恤都全部湿透。

    “我.....我....”他想要说些什么,但什么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就这么呆呆的半坐在床上,一动不动,足足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他尽可能的平复着呼吸,直到心跳彻底放缓下来,不再像打鼓一样噗通乱响,之后才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卧室里空空荡荡,窗外银色的弯月洒下细腻如纱的光晕。

    林盛伸手抹了把额头,手里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见鬼了,居然连小睡都能梦到那个....”他缓缓背靠在床头,深深呼吸。

    “还是之前那个梦....这次,更近了...”他心中鼓荡着浓浓的恐慌感。

    但一贯冷静的习惯,让他不断的压制着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害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我必须冷静.....”

    他从很小时候,就明白一个道理,越是慌乱,就越容易出错,越容易浪费时间和精神。

    只有冷静,才能最快找出解决困难的办法。

    林盛不断深呼吸,靠在床头,一次一次的平复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后,他才彻底放空自己大脑,让情绪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个梦,一次比一次逼近。之前那个脚步声只是在门外,现在居然进了房间,甚至还能掀开我被子!”林盛感觉这像是某种预示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如果任由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先开自己被子,抓住自己。

    之后可能会发生某种无法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他有这样的预感,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,如果下一次还是这个梦,就得想个办法了....”林盛心里决定。连前世记忆这种事都能觉醒,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发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