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04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如同林盛猜测的。

    第三天,噩梦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发生在第三天的夜里。

    他刚刚和老爹吃完宵夜,回房睡觉,刚刚睡着不到十分钟,那个梦又来了。

    那个门外的脚步声这一次接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但似乎是因为有了戒备,这次林盛几乎是触电般惊醒过来。强行在脚步声的主人打开房门前,提前醒来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次,他终于真正确定,这不是一次偶然现象。

    那个噩梦必然隐藏着某种他不知晓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像他无缘无故觉醒的前世记忆一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噩梦依旧如期而至,只要睡着,就必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林盛也每次都努力试图在梦里控制自己的身体,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每一次,他都被同样的恐惧情绪所包围。在梦中,那个坐在他卧室书桌前,一袭白裙的女生,每一次都维持着一样的姿势,一样的沉默。一样的怪异抽动哭泣。

    而脚步声也同样不断的重复之前过程,从走廊不断靠近。

    好在林盛为了防止出事,提前用闹钟定时,免得自己出事。

    每次都刚好卡在脚步声进门的时候响起。

    刺耳的闹铃刚好将他惊醒。

    这是他提前计算好的预防措施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生活,一直持续了两个周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之前的计算,从我第三次做梦,整体时间长度,在三十五分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次到第七次,平均波动幅度在五分钟以内,可见这个梦境的时间跨度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夜里,坐在书桌台灯前,林盛小心的查阅自己之前记录下的梦境数据。

    “大概取个平均数就好,梦境时间计算出了。

    然后是从入梦到脚步声进门,这个阶段的时间。按照之前的总结,也已经在前面两次的梦境中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里转动着铅笔,面容平静,如果不是额头还残留着汗珠,很难相信他刚刚才经历了一场重复已久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那么接下来,我需要做的是,在脚步声进门前,做到自由控制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林盛对自己很了解。

    他不是什么学霸,也不是什么高智商天才。唯一的优点不过是足够冷静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抓住这点优势,他才有可能在这场噩梦的拔河中,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胜利了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但身体的本能,在不断警告他,绝对不能被那个脚步声的主人抓住。

    绝对!

    林盛竖起铅笔,唰唰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几个数据。然后啪的合上。

    从书桌上站起身,他透过玻璃窗眺望远处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的月光温柔恬静,但他却感觉身体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转过身,林盛正要上床午睡一小会,但刚刚坐到床上,便犹豫顿住。

    “算了.....还是不睡了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下,重新站起身。

    只要一睡着,就做噩梦,而且是同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这样的经历,让他对床有了一丝淡淡的惊悸。

    但犹豫归犹豫,无论如何,不睡是不行的。这样身体绝对扛不住。

    林盛沉默了一会儿,终究还是拿起发条闹钟,仔细订好时间,然后才和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只是原本在常人眼里温暖舒适的床铺,在他心里,却是如睡针毡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次没有什么问题,噩梦虽然依旧出现了,但一晚上七次的闹钟,也让他好不容易撑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搞什么呢?!”沈燕有些惊悚的看着林盛。

    这个往日里平静健康的好友,现在已经是脸色惨败,眼圈发黑深陷,一副严重休息不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脸色这么差?年轻人要知道节制。”沈燕口无遮拦的安慰。

    林盛无奈的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就算是坐在热闹嘈杂的教室里,他也极度的想趴着彻底睡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所谓的噪声,对于他而言,就像蒙了一层厚厚的隔音布,毫不刺耳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几天没睡好。”林盛无精打采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晚上发春了?”沈燕一脸猥琐的凑近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林盛无语。“做恶梦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做恶梦能做成你这样?”沈燕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就是重复做一个噩梦。”林盛低声道,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,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,只是情况没他这么严重而已。

    “重复做噩梦么....那你可以去网上查下,据说有些人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梦,让噩梦变好梦。好像很神奇的样子。”沈燕想了想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盛也查过,在网上查询这方面的资料。但都无法辨别真假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以前也做过噩梦,不过梦这东西,你睡觉前,一定不能看恐怖故事。心里绝对不能有担心害怕的东西。不然一准做噩梦!”沈燕煞有介事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盛点头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查到过这个说法。不过没证实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信,我以前就是特别爱做恶梦,后面发现这个办法后,就再也没做过噩梦了。所谓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沈燕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盛眼光闪了闪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你一点精神都没,要不一会我带你去体操社转转?”沈燕刚刚正经没几秒,马上又变回猥琐模样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....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现在连体操服加白丝美腿都不能勾起你的兴趣了么?”沈燕顿时一脸感慨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。”林盛无奈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后,回到家,他倒是意外的发现爸妈都提前回来了。

    老妈顾婉秋在厨房里做菜。老爹林周年坐在客厅里看报纸。

    姐姐林晓不在,已经回大学继续上课了。

    看到林盛回家,老爹林周年放下报纸,有些担心的盯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脸色怎么这么差,是不是生病了?你小子可别硬抗啊,有些病不是扛就能顶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爸。”林盛一边换拖鞋,一边回道,“就是这些天没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你小子....”老爹话没说完,便看到林盛丢下书包,转身快步走向卧室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嘭的一声,卧室门重重关上。一切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.....”林周年诧异的看了眼闻声出来的老婆,两口子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担心。

    “爸那边还没好,两个孩子这边可别也出问题了。”顾婉秋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盯着的,你别管,赶紧做菜去!”林周年摆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