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10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翻译进度极其缓慢。

    因为缺乏对古雷恩文字的语法研究,所以林盛只能一个字一个词的凑,就和搜索引擎翻译差不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一些地方俚语之类的字词,让他更是头疼。

    在第二次进入梦中,记忆抄录书册后,林盛之后便每天夜里,都能进入那个庄园。

    每一次进入那里,他都会记下一两句文字出来,然后翻译成席琳语。也就是他现在日常用的语种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,连续持续了四天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在林盛前世研究的经验帮助下,翻译工作渐渐顺利起来。

    古雷恩文字,并不是什么特别小众的语种,在网上也有不少相关的语法书可以下载。

    林盛多番查证下,也下了不少资料,用于翻译工作。

    很快,那本书的第一页文字,便渐渐被翻译完成。

    “真正制约我的,是记忆力。”

    林盛沉默的坐在沙发一角,回忆着昨天翻译出来的内容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日,家里来了亲戚串门。

    是二伯和他儿子林镇余。

    林镇余今年十九岁,比他大了一岁,但长相斯文,带着一副方框眼镜,坐在父亲边上一言不发,只是低头看手里的外语单词本。

    二伯林涛一边喝着茶,一边和老爹皱眉商量着爷爷的处置情况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意思是,爷爷年岁大了,这趟又出了这档子事,该立遗嘱的也得立了,家产怎么分,大家兄弟姐妹几个什么意见,都得统筹统筹。

    还有更现实的问题是,爷爷的墓地得赶紧买好,这笔钱该谁来出,如果是大家摊,该怎么分。

    毕竟有的人条件实在太差,也拿不出多少钱。

    明明爷爷还活着,二伯担心的不是他的身体,而是家产遗产怎么分,要花的钱谁来担。

    老爹林周年面色有点难看,坐在位置上极少发言,大多只是听。

    林盛对二伯一家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堂哥林镇余和堂姐林萧萧他们几个玩得好,因为家境比他好许多,出没的场所,不是酒吧就是ktv。

    偶尔还听说他们几个一起自费出去独自徒步旅游,把这个当成对自己的磨砺。

    他们玩的圈子和内容,都要比林盛高出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林盛一般只会和其余的几个兄弟姐妹一起,玩玩游戏厅和网吧,就是最多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虽然是同辈同龄人,但坐在一起完全没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林镇余不时飘过来的眼神,也有种当他不存在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家伙学习好,在班里也是尖子生,听说上次高三周考,考了他们学校的全级第十。

    要知道林镇余所在的学校,怀沙第一中学,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。和林盛就读的普通惠安中学,完全不是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好在对方当他不存在,林盛也乐得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他现在一门心思都钻进梦境的那本书里。

    之前翻译出来的内容,现在还依旧在他眼前闪现。

    ‘.....从很早以前,我,拉威尔,帝国二级剑士,便想为自己留下一本传承传记。’

    ‘我曾经上过夏恩战场,在战场上连克七名敌国精兵,尽管我不曾掌握超凡,但二级评定,我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现在,我老了,回到自己的故乡,在这绝望之时,想要留下自己存在过的最后的痕迹.....’

    ‘.....现在我的眼里,还仿佛能看到烈火吞噬哨所发出的炸裂,炮弹在天空飞翔,冷兵器带着反光相互交错,我和同袍们的铠甲偶尔碰撞。

    有人倒下,有人爬起,前面的塔盾不断传来震耳的撞击,如同石柱般的硝烟链接冲向天空。我不怕死,但我不想死得毫无价值....’

    后面的没有了。

    林盛翻译的全部内容,就只有这些,结合他购买的词典,还有网上搜寻的一些语法资料。他完善了语句的衔接,得到的信息,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绝对上过战场的战士,所留下的书籍。”他这么推断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天的全副精神钻研,林盛已经能简单的掌握一些古雷恩文字的基础词汇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全扑在翻译上。

    空闲时候,就疯狂背诵记忆古雷恩文字的词汇和语法。

    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,这么疯狂的迷恋学习。梦境中的那些书籍就像致命的罂粟,带着诱人的芳香和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迫切的想要知道,二级剑士代表着什么,还有那本剑术手札,是否真的能从中得到剑术的修行方法。

    “按照之前看到的那些图形,或许还真有可能得到剑术的修习方式。”林盛心头思索。

    “林盛?林盛??”

    忽然一阵叫声,把他从自己的思路里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盛回过神,看到林镇余正皱眉看着自己,似乎叫了他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他连忙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复习资料,我这里还有多的,你可以拿去复印。”林镇余平静道。

    林盛愣了愣,看了眼自己老爹。

    很明显,林镇余不会主动说这话,开口请求的应该是自己老爹林周年。

    眼看着要高考了,林周年也是心慌,看着自己儿子成绩不上不下,估计也想从林镇余这里取取经。

    但林盛压根没兴趣。

    他有着前世记忆,远比一般学生成熟,学习一般,不过是因为他不想学。

    对于这边普通的应试教育,林盛完全没兴趣,也不认可。他根本认为那就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能够维持在不上不下的中等水平,也是他看在父母期望的份上,稍微用了点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根本不愿意将过多的精力和时间,放在和其他小孩挣分上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,他上辈子过够了。

    “复习资料啊,不用了,我这里已经够多了,谢谢镇余哥。”林盛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林镇余还乐得轻松。“对了,下个星期,你萧萧姐过生日,我们打算一起出去玩一趟,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现在时间太紧。”林盛现在完全没空搭理这家伙。他一门心思扑在自己梦境上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该多接触接触大一点的圈子,都高三了,也该有自己的规划了,未来什么样,想要走什么方向,什么路线。都该有个清晰的认识。”

    林镇余带着一丝优越感,假装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一门心思都扑在游戏机,看杂书上,以后出来,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二伯面上有光,林周年也是有些无奈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