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13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林盛翻身下床,坐在床边,双手插进头发林,感觉满手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以前也不是没在噩梦里死过,但那种感觉....是以前完全不能比的那样!”

    林盛大口大口喘息着,试图冲淡刚刚梦里的死亡冲击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边休息了一阵,稍微情绪稳定下来,又起身坐到书桌前,打开台灯,翻看之前翻译出来的书籍内容。

    “那本剑术手札里,最精华的部分,就是这五张图了,其余的多是讲述经历和故事,真正讲解剑术的,就这几页。”他喃喃着,眼神凝视着这些翻译资料。

    “到底.....那个人影是什么东西!?这些资料,又到底是不是真的能用?”

    “梦里的资料,梦里的剑术,万一是我大脑自然衍生出来的东西,一旦练错了,很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林盛以前听说过练习杂技或者武术,因为基础不对,姿势错误,导致身体残疾。

    他有些担心,担心梦里的这个所谓的剑术手札,其实是自己梦境演化出来的错乱知识。

    沉默的坐在床边,林盛思绪里一片翻滚,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才重新躺倒,闭上眼,但这次无论怎么都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只要一闭眼,之前那种被杀的痛楚便阵阵袭来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天刚刚蒙蒙亮,他便不得不起身,就着昨天的剩菜煮了点面条,迅速吃掉。然后换上校服,带上书包,直奔学校。

    原本林盛以为,自己被杀那只是梦。

    但白天一整天,他都感觉自己心脏有些疼痛,脖颈处仿佛还残留着一丝丝刺痛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上完课,放学后,他婉拒了沈燕拉他去逛磁带店的邀请,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连晚饭也没吃,林盛便一头栽进床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两天,他的精神才慢慢恢复了些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里,他一次梦都没做。仿佛之前的噩梦只是个幻觉。

    期间老爹林周年还以为他生病了,找来体温计给他测量,结果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让他多休息,别累着,高考虽然重要,但身体垮了就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没有做梦,林盛精神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他便躺在床上,仰望天花板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书桌抽屉里还放着他之前翻译的笔记本,他还真会以为之前仅仅只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嘀铃铃。

    忽然一阵电话声传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母亲顾婉秋走近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沉沉,你姐找你。”

    林盛微微一愣,随即翻身下床,快步出了房间,走到客厅,从母亲手里接过话筒。

    “下床了也不知道披件衣服。”顾婉秋有些担心的摸摸林盛的手,感觉有些凉,赶紧去卧室给他拿了一件外套披上。

    林盛冲她笑了笑,披上衣服拿着话筒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话筒里姐姐也没出声,只是听着这边的动静,隐约有呼吸声传来。

    林盛顿了顿,换只手拿话筒。

    “姐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听爸妈说你最近状态不怎么好,别太累了,也别太勉强自己。好的大学虽然重要,但是身体更重要。”姐姐林晓有些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知道的,放心吧姐。”林盛心算了下时间,“距离高考还有四个多月,我现在还不至于慌成那样。就是最近做恶梦,有点精神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乱七八糟的书看多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除了学习没干其他啊?”林盛装傻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....缺钱了?”林晓忽然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没。”林盛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硬撑,姐这边给你打点钱过来。回头记得取。你年纪也大了,有些开销避不开。”林晓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真的,姐你那边自己也花销多....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够,你放心吧。好了就说这些,记得去取钱就是。”林晓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话筒里隐约传来女声在叫她,似乎是喊她一起搭手搬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事,先挂了啊。”林晓急急忙忙的应了声,赶紧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林盛无语的放下话筒,看了看墙上挂钟,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现在还在外面打工,他真心不想用林晓的这份辛苦钱。

    可那家伙是个死脑筋,说打钱就肯定会打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不管这么多。今晚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得认真复习应对高考了。”

    这辈子的高考和前世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都是学生鲤鱼跳龙门的关键关卡。

    而一旦考试失利,没上得了好的大学,就只能进各种专业学校,学习做技工。

    席琳国内的技工学校很多,但相对地位较低。比起林盛前世,这里的技校素质还要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学生考不上大学才去读技校,那基本就代表他这辈子废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阶级差距很大,技工很少有重新崛起的。很多行业,简单的技术工种薪资都很低。

    林盛回到卧室,倒在床上,他已经下定决心,好好休息一下,暂时把噩梦放在一边,先应付高考再说。

    盖上被子,他对自己说了声晚安,闭上双目,缓缓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呼....

    林盛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在空旷的室内缓缓回荡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眼前是一片熟悉的庄园大厅。

    铺了破旧白布的大长桌上,还摆放着一些散乱的银色餐具。

    “我.....我又进来了??”

    林盛心头一沉,左右迅速看了看。

    左侧是挂满了模糊油画的墙壁,右侧是硕大的方格窗,透过朦胧的窗帘,可以看到外边弥漫的薄雾。

    他迅速抬脚,往前走去,很快走到书房门口,顺着敞开的房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便看到书房内的情景。

    摆在矮桌上的大部头上,页面翻开,大片字迹依旧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没去翻看剑术手札,而是退出书房,再度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在客厅侧面的窗口处,他伸手轻轻掀开窗帘,往外望去。

    朦胧的雾气下,庄园简陋的围墙外是一片张牙舞爪的黑色树林。

    围墙内的院子里,摆放着一个小秋千,和几张残缺的长木凳。

    墙角立着一把似乎是锄头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盛放下窗帘,又去其余几扇窗口看了看。

    所有的窗户都没法看到正门对着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那个方向,正是之前那个黑影冲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站在客厅思索片刻。然后转身开始在房间里到处搜寻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防身武器。最好长一点,宽一点,方便格挡!”

    林盛心头目标明确。

    他不打算一直呆在这房子里,这个梦境诡异莫名,在这里死了,居然还会对现实里的身体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头升腾起浓浓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有种莫名的预感,如果连续被那黑影杀掉,自己很可能会出现某种极其麻烦的变故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似乎是身体本能的在对他示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