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17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回到家,林盛也不和父母废话,吃完饭迅速完成作业后,便拿着木棍开始在卧室里练习基本架势。

    他在梦境里唯一能找到的武器就是长剑,而且还是十字剑,再加上翻译出来的书籍也是和剑术有关的剑招。

    他急于想要证明,那个剑招到底有没有用。

    练习完架势和第一招基本刺法。林盛洗洗上床休息,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完课,他下午也匆匆跑过去,正好大教室里残留着几个学员在对练。

    林盛兴冲冲的换上防护衣和头盔,全是简单的竹编制成,拿着木棍和学员开始对练。

    反正大家都是菜鸟,拿着木棍就是一顿乱挥。

    就这么,接连几天时间,林盛都没有再进入梦境,而是天天前往俱乐部,练习学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整个俱乐部除了他,还真没其他人这么积极。

    陈欢连续看到他好多次,都是练习到晚上才回去,也微微有些动容,干脆没事的时候,也给他开开小灶,偶尔提点几句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连续一周后。

    林盛终于再度迎来了进入噩梦的时机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嘶....嘶....

    睁开双眼前,林盛便听到了附近传来的剑尖拖在地上的声响。

    视野慢慢清晰,他第一时间朝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庄园大厅里,那个跛脚的腐烂剑士还在!

    他正一瘸一拐的拖着剑,站在左侧的油画墙前发呆,长在手上的黑色长剑不时的动弹一下,发出细微嘶嘶声。

    林盛回过神来,第一时间便看到了掉落在墙角的银色长剑,那正是他从卧室拿出来的那把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腐烂剑士,对方正背对着他,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林盛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,绕着大餐桌,朝着门口长剑走去。

    学了一周的基础剑术,他大概知道自己上次死在什么招数上了。

    就是一招最简单的直刺。

    直刺最简单,但也是最易学难精的一招。

    纳溪剑术的直刺,需要身体侧立,手臂前伸,尽量的延长剑刺的长度,以达到刺杀对手,同时还能避开对方攻击的目的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林盛慢慢移动身体,很快便到了门口长剑边上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盯着腐烂剑士,一边弯腰,右手轻轻握住长剑剑柄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的基本架势和剑刺的练习,让他心头跃跃欲试,想要尝试一下干掉这怪物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瘸子,还动作这么慢的怪物。只要我小心一点。应该没问题....”

    林盛心头盘算了下距离。

    这种怪物似乎是完全靠听力判断外界情况,只要不弄出声音,应该能从背后偷袭。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,提着剑,缓缓朝着腐烂剑士靠近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他双手握剑,缓缓高举起来,放在右耳侧,摆出屋顶式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一周,他都在专门练习两个动作,一个是这个架势配合下劈,另一个就是直刺。

    天天练,日日夜夜都在幻想拿腐烂剑士做模拟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,机会来了!

    灰暗的夜色下,大厅里,林盛高举长剑,在腐烂剑士身后约三步的地方,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猛然间他狠狠往下一劈。

    铛!!

    一个刹那间,腐烂剑士返身右臂划出一条乌黑弧线,精准上撩,挡住林盛的下劈。

    两把金属剑狠狠对撞,林盛只感觉手腕一震,微微发疼,剑柄传来一阵巨震,几乎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他咬紧牙齿,死命下压剑身,同时一脚狠狠朝着对方膝盖踹去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腐烂剑士双腿动作迟缓,根本没办法躲避,正中膝盖,当场咔嚓一声骨头发出脆响,似乎有些折了。

    没了腿脚支撑,它重心一歪,手里黑色长剑顿时一滑。

    林盛下压的剑身不由自主的顺着一滑,从黑剑边缘落下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注意,便感觉手里长剑一下砍在一个软趴趴的位置。

    黑色的血,如同泼墨一般撒了一地,将地板染出一块漆黑。

    嗬嗬...

    腐烂剑士跌跌撞撞的往左一歪,整个人左侧脖子上喷出大量黑血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林盛呆呆的握着剑,看着面前倒地的怪物。

    刹那间一丝淡淡黑线烟气,从腐烂剑士身上蒸腾而起,蜿蜒如蛇一般飞向他胸膛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黑线骤然撞入林盛胸口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刹那间无数细碎残缺的画面涌入他脑海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林盛跪倒在地,双手松开剑柄,捂住脑袋。

    他想要哀嚎,但抽搐的全身和剧烈头痛,让他连叫喊的力气也没。

    一丝丝黑色雾气不断从他身上挥发飘出。

    良久,不知道过了十分钟还是半小时。

    跪立着的林盛,缓缓挣扎着,松开捂着的脸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黑色的瞳孔边缘,眼白上布满黑色血丝。

    大量的黑色血丝犹如蛛网黑线,均匀分布在眼瞳周围。

    “拉威尔·格林.....”

    林盛站起身,低头看着面前趴倒在地的腐烂剑士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“拉威尔,你曾经说过要爱我到天荒地老,这些,你都忘了么?”一个声音忽然从林盛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他浑身一寒,猛地转身。

    身后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幻觉么?”

    林盛咬牙喘了口气,从地上迅速捡起长剑。

    可惜银色长剑剑刃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缺口,缺口处弥漫开一丝丝细微裂纹。

    “不能用了....应该是时间太久了,剑本身只是普通材质,能支撑打完一场,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放下长剑,视线移动到腐烂剑士右臂上长着的黑色长剑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刚刚那道黑线冲进他胸膛时,那一刹那,他看到了一些画面片段。

    那些片段都是关于拉威尔的,也就是这个庄园的主人。

    那些记忆,那些模糊的残缺声音,不断的在他脑海里回响,直到刚刚才缓缓退却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仿佛亲身经历了庄园主人拉威尔的少许生活和经历。

    还好的是涌进来的记忆极少,否则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冲击成精神病。

    弯下腰,林盛检查了下腐烂剑士的尸体,确定了他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他这才提着长剑,对准对方的右臂,狠狠往下一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缺了的剑刃还是一下将腐烂剑士的右臂连根砍断。

    林盛甚至都没感觉到多少阻碍。很明显对方的身体腐烂程度,大大削弱了其骨骼的硬度,否则不会这么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