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24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十分钟后,林盛下了公交车,从公园入口走进去,在右侧雪糕店门口看到了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沈燕正和另外一个女生站在一起,两个人跺着脚取暖,一边也在闲聊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身白。一个运动服,一个卫衣加牛仔裤。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“来得这么早?”林盛走近过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等你好一会儿了。”沈燕一看到林盛,立马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今天换了一身稍微修身的运动衣,头发被剪成齐耳的短发,虽然颜值不高,但配上修长挺拔的身材,颇有一番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闺蜜,从小玩到大的死党,陈琳。”沈燕拍了拍身边的长发妹纸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沈燕同学,林盛。”林盛对那女生礼貌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对方似乎有些羞涩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“好了,钱拿出来吧。一会儿我还有事,我们先分了再说。”林盛提醒道。

    沈燕也不含糊,马上从后腰拉出来一个小腰包,唰的拉开拉链。

    “上个周,我们一共收了一百二十四块,我们五五分账,一人六十二,没问题吧?”她数六十二块钱,放到林盛手里。

    “才这么点?”林盛皱眉。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,这些钱算不少了,这是他和沈燕在学校里全面租书,获得的部分收入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多了。才一个周的时间啊!”沈燕分辩道。

    林盛摇头,钢鳞会所那边一口气给他发了第一个月的一般工资,也就是七百五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多钱,再看这六十几,还真不算多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学生而言算多了。

    分了钱,沈燕想邀请林盛和她们一起逛街转转,吃点东西。被林盛婉拒。

    他也没走远,就在彩虹公园里找了个偏僻的角落,捡了根木棍就开始练习基本招。

    纳溪剑术虽然主要靠计算和把握时机作战,但从拉威尔和佣兵那里获得的未知体系剑术,可不仅仅是这种类型。

    他要想将残缺记忆里的肌肉记忆,化为自己本能,就必须不断重复练习,加速转化。

    练完一整套基本招后,林盛坐在一边休息。

    正好一个妹纸推着饮料推车,从公园弯道上驶过来。

    推车用白色纸壳包在外面,看起来整洁大方,车上堆放了各式各样的饮料包装瓶。

    林盛走过去,摸了摸兜里零钱。

    “给我来瓶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他递了一块钱过去。

    妹纸戴着鸭舌帽,黑发披肩,皮肤白皙,眼睛大又媚,隐约透着一股子清纯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她迅速从推车上取了一瓶矿泉水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林盛接过水,拧开喝了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一大早就来锻炼啊?还是你们学生有劲。”妹纸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早上醒了睡不着,干脆就出来锻炼下。”林盛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有的时候起得太早也有点危险。”妹纸一脸神秘。“前阵子我起早推车,也是来这公园,那几天,要不是我运气好.....啧啧....”

    林盛没吭声,对方很明显是想找个由头等他配合问。

    不过他压根就不想听,所以故意装不懂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之前的抢劫杀人案了吧?位置就是在彩虹公园后门口!那地方我天天路过,哪想到突然就出事了啊?”

    妹纸完全不受影响,继续自顾自的扯下去。

    “抢劫杀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据说今早才收拾干净,撤的警戒线,之前那边都不让人过的。”妹纸摸着下巴嘀咕。

    “可是,按道理说,抢劫的话,只要配合,应该不会有那么多血才对....我之前推车路过过一次,那地上,啧啧,全是血!感觉压根就是虐待!”

    “这里可是市区靠近中心带,这么大的事怎么没什么新闻消息?”林盛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,估计是性质太恶劣了,上边要稳定民众,不公布。”妹纸摇摇头,“我还听人说,之前有一阵,在这边有人听到过有枪声。”

    “.....那可不是普通的案子了...”林盛基本已经肯定,这不是什么抢劫杀人案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是有关部门找的个噱头吸引大家注意力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和他没关系,现在他主要要做的,是先专心锻炼,提升自己才对。

    只有不断的练习,才能将吸收的记忆残片,彻底融入自己的作战本能。变成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的,林盛能感觉到政府在掩饰什么,但那又怎么样?他不关心这些所谓的内幕。既然上边掩饰,那就肯定是有掩饰的道理。

    锻炼完,他再度坐车回家,然后翻出书和习题册来复习,高考将至,决定一辈子命运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再想像以前那样咸鱼,就真的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林盛也开始一路冲刺,认真学习。以他远超其他同龄人的成熟智商,在不少科目上确实占了优势,但很多纯粹的计算类学科,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类学科,题海战术是唯一的途径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连续的复习中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又到了每周去钢鳞会所上课的时间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钢鳞会所。

    叮,叮,叮。

    场中林盛正在给马迪兰喂招,只守不攻。两把剑不断交击碰撞,打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“我爸让我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出去浪,野外什么的少去。”罗素靠在墙角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应该是之前的那个案子。”夏茵平静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我问我爸,他们都不说,只是瞒着我。”罗素小声问。

    夏茵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家里只有我爷爷知情,但是他也一句话不提,让我们这段时间注意人身安全就行,不要去人烟稀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之前的港口纵火案也是一样,十多个集装箱全烧没了,那可是在海边,得用多少燃料才能把十多个集装箱全部烧干净?这不是扯淡么?”

    罗素撇撇嘴。“这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有问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反正那是大人的事,我们自己注意自己就好,别瞎操心了。好好练剑少年。”夏茵有点烦的挥挥手,不想再说。

    “也是,再不用功点,连马迪兰都要超过我了。”罗素一想也对。落下面罩,提着剑朝场中刚刚停下的两人走去。

    林盛一剑荡开马迪兰的剑,退后停下,换成罗素上阵。

    两人按照标准比剑礼仪,剑身在面前虚画了个叉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说的案子,是不是彩虹公园那个?”林盛忽然出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