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29 开端 2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被腐烂剑士一口气追出两百米,林盛心头既惊讶自己的体力居然这么好,也震撼于对方的凶悍。

    同时对佣兵战斗本能的重视程度,也更高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运气好,居然能得到这种生死之间才能锻炼出来的特殊本能,这趟算是真正帮我挖掘出这项能力的功效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,感觉在梦里,体力比现实要恢复得快一些。

    之前还累得够呛,不过十几分钟,他就又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哧的一下将黑剑刺入地面土里,他蹲下身,伸手挖了一把地上的黑土。

    黑色的泥土冰凉泛硬,其中夹杂着不少草根一样的黑色丝线,还有细碎的黑色石子分散掉落。

    林盛轻轻捏了捏,土质较松,然后放在鼻端闻了闻。

    一股子肉质腐败的臭味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随手扨掉黑土,他站起身,拍拍手,拔出剑。

    “按照之前那些守城士兵的记忆,看看能不能判断出这家伙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闪过几个记忆中的名字。面色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....既然停在这里不追,那么最大的可能,就是这几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提着黑剑,林盛缓缓往前,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刚好越过那根挂着黑鹰三角旗的柱子。

    噗噗噗....

    前方迷雾中骤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林盛瞳孔一缩,黑剑剑尖往前,下垂斜指地面。全身力量紧绷,随时准备发力。

    这个架势叫中心铁门,看似是进攻姿态,但实际上是基础架势中最常用的主防御架势。

    很快,不到三个呼吸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身影急促的从雾气中狂奔而来,其手中黑剑斜指在右侧,步子如同发狂的公牛。

    来不及思考应对招数,林盛从看到对方出现,到对方剑刃斩来,中间只过了一个呼吸。

    他迅速抬剑往上,用尽全身力气使劲一荡。

    铛。

    双剑刹那间对撞。

    月光下,腐烂剑士的黑剑被林盛这一招提前应对,向上荡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他丝毫不乱,顺势一个旋转,身体转了三百六十度,黑剑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林盛感觉全身酸软无力,连忙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哧的一下,腐烂剑士的黑剑猛然从他身前一厘米扫过。从上往下,狠狠落入地面黑土。

    锋利的黑色剑刃顺着惯性,瞬间没入地面近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!”林盛双目发亮,一个纵身往前,鼓起所有力气,黑剑往前一刺。

    腐烂剑士还想拔出武器,可惜剑刃陷进去太深,一时间没那么快拔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失了先机,他来不及反应,噗嗤一下,当场被林盛捅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修长的黑剑剑刃,从他胸口心脏笔直刺入,带着喷出的黑血一直撞到剑护手。

    大半截剑身从腐烂剑士的背后穿透而出,剑刃上黑血沥沥滴落。

    “大赚!”林盛利用松软的黑土算计成功,此时心头一松,涌出喜色。也就是对方这种怪物没脑子,换个正常人来,都不会中招。

    可惜,还没等他高兴多久,一阵剧痛瞬间从腹部传开。

    林盛踉跄着松开剑柄,后退两步,低头看向自己小腹。

    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短匕。一把黑蛇一样的剑柄弯曲的匕首。

    匕首深深刺入他腹部,伴随着疼痛而来的,还有淡淡的麻木感。

    有着多个士兵记忆的林盛立马分辨出,这是某种毒素在扩散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卧擦....大意了...”

    他忍痛,学着电视剧的办法,伸手握住匕首,狠狠往外一拔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喷了他一手,洒在地上一大片,湿漉漉的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卧槽....喷得更多了!!要死了!!”

    林盛感觉肚子像是破了个洞,正源源不断的在往外漏气。

    “不是感觉,是就是破了个洞.....!”

    他伸手捂住肚子,一下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在他前面一米外,那个腐烂剑士身体歪倒在地,一动不动,显然已经死透了。

    一丝丝黑烟正缓缓从对方身上蒸腾而起,然后凝聚成线,无声的朝他飞来。

    哧的一下,黑线精准的没入林盛心口。

    “还好....没亏....”林盛立马感觉到一阵熟悉的头疼用来。

    大量的记忆画面疯狂钻进大脑,脑袋的疼痛叠加上肚子的痛苦,一时间让他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趟肯定活不了了....”

    没啥犹豫的,他抓紧拔出的匕首,对着自己喉咙就是狠狠一下。

    一阵窒息的痛苦迅速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林盛只感觉两眼发黑,迅速昏暗下去,随即视线一蒙,彻底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猛地睁开眼,林盛眼前一片漆黑,呼吸困难。被子把他整个人都蒙住了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他一把掀开被子,使劲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深夜里,他全身捂在被子里难以呼吸,外面还不是冷天,居然身上一点汗水也没。反而冷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之前还感觉佣兵处理伤口的方法太过时,应该运用更先进的现代医学手法.....没想到....妈的再也不看电视剧了!”

    林盛一想起刚刚拔匕首的惨状,心头就火大。

    虽然不论怎么处理,那种伤势肯定都是死定了。但好歹说不定能多撑会儿?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坐在床上休息了一阵。

    林盛顺手从床头拿起闹钟看。

    四点十六。

    “还早,还可以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不过出乎他预料的是,这次死掉了,似乎精神没之前那么萎靡。

    “恩?感觉精神好像没有受影响?”林盛疑惑起来,仔细体会状态。

    他迅速翻身下床,打开台灯。

    “最好的检测精神状态的方法,就是做题!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他翻出一本数学习题集,翻开,随便找了一道计算题。

    唰唰唰三下五除二,计算题用和他平时相近的速度被解决。

    “没变化。看来还真没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林盛不信邪,又迅速解了几道题。

    结果和之前一样。不论是用的时间,还是解题的过程,都顺畅无比,没有任何迟滞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死过了....?”

    林盛忽然想到一点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死亡这种东西,还能慢慢适应?”

    他总感觉其中应该有规律。

    “或者,是和我吸收的那些黑线有关?”

    心头暂且记下,林盛关掉灯,重新趟回床上。

    既然不影响精神那就最好。否则高考在即,状态被影响了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。

    没了精神萎靡的担心,林盛这才开始回忆刚刚吸收的记忆。

    那个和之前那些腐烂剑士完全不同的家伙,应该能给他不同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