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35 变故 2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怀沙市东区,红霞会馆。

    东区是整个市区最繁华的地域,而红霞会馆,是整个东区最宏伟的标志性建筑之一。

    十八层高的复古庄园式会馆,一水的暗红色装修,无论是豪华精致的装潢,还是服装统一,面带微笑的漂亮迎宾。

    都能让任何前往住宿的客人,享受到整个怀沙市最好的环境。

    陈谭独自坐在会馆后花园的水塘前,望着水里漂浮的荷叶,微微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他父亲陈航,是控制整个怀沙市所有赌场的陈氏兄弟中的大哥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这座会馆的幕后主人。

    而他本人,年纪才二十一,便接手掌管了父亲一半的产业。外貌如同普通书呆子的他,实质上,在整个怀沙市道上颇为有名。

    “谭哥,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阳台门的滑动声。

    一个沉稳有力的高大男子,身穿黑t恤长西裤,不伦不类的走进来,大声对陈谭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家底怎么样?”陈谭转过身,看向男子。

    “家里开小店的,就一个杂货铺。没什么背景。”男子迅速回答。

    陈谭面色平淡,食指轻轻在椅子扶手上画着圆。

    “陈欢是我女人,我不想她伤心。所以,老规矩。”

    男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办妥的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隐蔽点,最近风声紧。”陈谭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男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钢鳞会所那边有几个家里有点背景,不好动手,不过他老爹那边就好搞了。

    做生意嘛,总会和人有点矛盾。遇到脾气爆的,出点事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陈谭微微点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家里人出事进医院,再传个话,相信这样,那个林盛也该知道要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就让人过去,您放心休息。”男子低下头,转身迅速退出去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公交车上。

    人数不多不少。

    只有几个散开的座位,分别在前中后三处。

    林盛朝夏茵点点头。四人顿时分散开,各自找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这趟他们是外出进行野外实战。

    实战的剑法,光在室内练,是不可能练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林盛在指导课程中,安排了在野外操练的部分。

    夏茵三人还从来没外出会所操练过,第一次出来,似乎都感觉很新鲜。

    夏茵和马迪兰坐在一起闲聊,罗素坐在林盛身后,一脸瞌睡没睡好的困意。

    林盛独自坐在车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趟他们要前往的,是怀沙市著名的堕落街区——黑水区。

    那里聚集了大量暗娼,黑帮,酒吧,甚至连枪械也听说能找到买处。

    黑水区作为最为混乱的街区,治安同样也不是很好。白种人,黄种人,黑人,所有其中混不下去的,都会在这里寻找廉价房租住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同样是整个怀沙市,平均房租最低的地方。

    公交车一路前行,走走停停。

    差不多二十分钟时,坐在前面的夏茵忽然摸出手机,接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神色还算轻松。可没几分钟,她脸色便变了。

    “林老师。”夏茵迅速从座位上站起身,快步走向林盛。

    马迪兰跟在她身后,脸色也有点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盛微楞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夏茵俏脸发寒,压抑住怒意,低声道:“我才接到消息,有人要搞您家里人!”

    “恩?!?”林盛面色一变,腰背一下挺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时间!地点!”

    夏茵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,地点不知道,我只是因为之前据说有人赛前暗算选手,所以为防万一,提前安排了人帮忙盯着。原本以为都是传言,没想到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居然敢在我们钢鳞会所头上搞事?!”马迪兰面色阴沉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“针对的是我爸还是我妈?”

    林盛迅速冷静下来。这个时候慌乱毫无疑问没有任何用处。只有最快弄清状况,赶去救急,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“是林伯伯!”夏茵迅速回答。“我们马上下车,拦出租车赶过去,应该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林盛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刚好公交车到站。

    夏茵两人拉上后面昏昏欲睡的罗素,四人一起迅速下了车。

    原计划前往黑水区的路线,也被彻底打乱。

    林盛面色难看,一言不发站在路边。

    马迪兰很快拦到一辆出租车,四人上了车,调头朝林周年店铺所在的位置赶去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怀沙东区和港口区之间的边缘地带。

    林周年正忙着从三轮车上一箱箱搬货下车,一个搬运工在一旁帮忙打下手一起搬。

    天气不算热,他的穿着也不算厚实,但干活干得累了,身上依旧不断冒汗。

    店铺的名字叫林家小店,大小只有一个卧室那么大,长宽不过八米。

    最近店铺生意不错,林周年刚进了一批新货,很快便卖掉大半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他又果断进了一批新货。

    “林老板,生意好啊,这么早就进货。”一边的服装店老板笑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本生意,没什么利润,薄利多销啊。”林周年连连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薄利多销,生意兴隆人气旺,终归是好。”服装店老板回道。

    林周年深知财不露白的道理,连忙露出一个苦笑,开始给对方诉苦,说自己利润多少多少,有些货还得赔本买卖,每天起早贪黑....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早茶路边摊上。

    几个头发淡黄,露出的手背隐约能看到青色纹身的壮汉,相互对了对眼神,缓缓站起身,朝林周年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没走出几步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身材修长的黑发男生刚好斜刺刺走过,挡在几人前边。

    赫然是身上背着剑匣的林盛。

    他面色平静的挡住几人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让开,别挡老子路!”

    带头的汉子面露不耐,伸手去拨林盛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不认识林盛,他只知道完成上边交代的任务,至于其他,他们不关心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壮汉手掌一把拍在林盛左肩上。

    “你推了我?”林盛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你推我就是想打我!!想打我就是想害我!

    我刚才只不过是想问个路,你居然想害我,肯定还想杀我!”

    几个壮汉一脸目瞪口呆,完全不知道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回过神。

    林盛一把握住背后剑柄,瞳孔微微一缩,盯住他们犹如盯住青蛙的蛇。

    “你们完了...”

    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