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55 得到 1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迅速放了一个单位的鹿血,带着从农家乐出来,林盛没有任何耽搁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怀沙市最大的私人医院,蓝樱花私立儿童医院。

    就是他这趟赶去的目标。

    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,坐在车上,林盛一路上开始盘算,仪式具体在哪举行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能在市区,否则一旦被人撞见,到时候百口莫辩。肯定会被以为我在搞什么邪教仪式。”

    林盛背靠在车子座椅上,闭目思索。

    “这次就在郊外将就下,下次可以在郊外租一套房子作为临时基地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处地方,倒是很适合,是他以前小时候经常散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接下来,林盛算了算自己手里的钱。

    自从担任会所教练后,他赚的工资不多。反倒是和萨鲁那小子的赌约,赚了三十多万。

    本来还应该更多的,林盛后面看萨鲁实在输得红眼了,再加上他也加入了俱乐部,也就不再收他挑战费。

    可怜的萨鲁还因此对他颇为感激。

    “萨鲁的实力很强,应该在二级初水准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有灰印符文的防御效果,肯定不是他对手。这小子几乎把身体打熬到了这个年龄段的巅峰。”

    林盛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一个月多前,他还只是个平凡高中学生,而现在,他本质上已经是习惯了厮杀磨砺的强悍剑士。

    二级战士,这个简简单单的层次,看起来普通,但蕴含的力量,远不是一般人能想象。

    “圣殿战士绝对有对应的战斗体系,连测试塔都有,那么铁定能找到其他战斗教材。看来回头还得找找,看有没有更大一点的圣殿。”

    林盛心中盘算着,倒是没注意车子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吧?小兄弟?”司机师傅大声问。

    林盛回过神,看了眼右侧窗外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一片覆盖了藤蔓花纹的奶白色圆柱建筑。

    整个建筑像是古代神庙风格,由一根根一人环抱粗细的石柱支撑。

    大门上方挂着一团灰色云朵状牌匾:蓝樱花儿童医院。

    “真是暴利。”林盛下车,仰头望着医院大门,心头感慨。这装修得花多少钱啊!

    这医院在怀沙市是出了名的贵。

    也是服务出了名的好。

    据说来这里,挂一次号就要一千。更别说开药看病。

    这里有着最好的儿童医生,最好的医疗设备,开的药也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林盛在门口站了一小会,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医院大门前,一辆辆一看就造价不菲的奢华品牌豪车,不断进出经过。

    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,贵气逼人的夫人们,带着自己小孩下了车,神色悠悠的慢慢走进医院。

    看起来压根不像是来给小孩看病,而更像是过来做美容。

    林盛站在大门前,时间短还好,时间一长,顿时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不光一旁的保安不断的拿眼瞄他,进进出出的看病客人们,也大多用一种莫名的视线扫过他。

    不是轻视,也不是鄙视,大部分钱权阶层没那个闲工夫搭理陌生人。

    那些个眼神,更像是有人看到一个招待人员,正想要过去问问路,仔细一看,又发现对方好像不像是招待者。

    那种莫名尴尬,让林盛也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可他和人约好了,就在这里碰面。又不能走开。

    时间足足过去二十分钟,天色近晚,医院四周亮起照明灯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个身穿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,提着个黑塑料袋,步履匆匆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少爷?”

    “额...是我...”林盛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少爷。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要的东西。钱给那位就行。”他二话不说,一把塞给林盛一个黑色口袋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林盛眨了眨眼,马上反应过来,提着东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交接时间不超过五秒。周围基本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提着口袋,林盛一路毫不停留,迅速回了趟家,把卧室床底的书包背上,然后提着口袋迅速出了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乘坐出租车,到了怀沙市郊外的一处废弃工厂内。

    厂房里杂草丛生,大门敞开,一角里还堆了一些废弃掉的空木箱子。

    林盛提着东西在厂房里转悠了一会儿,很快便来到一处工厂小型库房前。

    库房位于黑乎乎的厂房楼梯口,四周没有光照,隐隐飘散着一股子尿骚臭。

    林盛捂着鼻子,用力推开库房大门。

    里面空空荡荡,差不多有一个学校教室那么大。

    脏兮兮满是油污的地面上,还残留着一堆烧过的篝火。

    角落里放了一根简陋长木凳,凳子脚长满了白绿色霉斑。

    林盛扫了一眼,迅速走到库房一个干净点的角落。

    然后从黑书包里,取出一张折叠好的宽大塑料纸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提前预料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他展开塑料纸,铺在地上。

    整张塑料纸足足有一米多宽,两米长。底色是暗红色。

    林盛再度将书包里的其他材料,一一取出来。

    银粉,鹿血,人血。三样东西分别用小碗盛放一部分,压在塑料纸上。

    很快,库房里弥漫开一丝丝淡淡血腥味。

    林盛动作迅速而熟练,再度拿出一支沾水笔,开始蘸着有些融化的冷冻人血,在塑料纸上划线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刻,他之前可是练习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后,塑料纸上边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色仪式圆阵。

    圆阵上密密麻麻刻画着大量交叉纵横线条,一些线条的交叉处,标记着扭曲难懂的神秘符号。

    这些符号没有一个是古雷恩文字,大多是林盛完全看不懂的不知名字符。

    圆阵密密麻麻的线条中,专门留了四个空白。

    林晓一一将人血,鹿血,银粉,按照一定比例,混合搅拌,弄成一种类似浆糊的血色浆液。

    然后将这种浆液分别倒在三处圆阵的空白处。

    三团恶心的暗红浆液,滴落在同样暗红色的塑料纸上,看起来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林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要是反差色太大,被人远远一眼就能看出,危险性太高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,红杉木。”

    林盛从书包里,取出最终一个方块状灰白木块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木材加工厂里直接买的原材料木方。就这么一小块,就花了他七百多。

    红杉木在席琳的价格,远比其他木材值钱。因为很多人都用这东西做木雕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林盛站到圆阵前。

    天色近晚,没有电影里仪式必备的蜡烛,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咬破舌尖喷血。

    他仅仅只是站在圆阵前,嘴里缓慢而低沉的开始唱诵启动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