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57 得到 3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站在库房里,差不多有一百次心跳后,林盛顿时感受到浑身力量如同气球收缩般,迅速回缩,进入心脏。

    他眉间和胸膛的暗紫色血管也缓缓淡化,平复,隐藏进皮肤下方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裤子,也稍微松懈了些。

    “好像还有膨胀肌肉的作用.....”林盛心头暗自判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浓烈的虚弱感突然涌出,仿佛触电般扩散到他全身。

    林盛两眼一黑,差点没晕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....能量守恒原则,这爆发的力量肯定来自我自己!”

    林盛一手扶住墙壁,感觉眼前天旋地转,看什么都是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该庆幸的是,召唤来的邪灵不挑食,血液凝固一些了也不在意,不然他这次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能力,他隐隐感觉,这能力怕是依靠燃烧他体内的鲜血,才能产生威力。

    否则那么强悍的力量从哪来?

    仪式里的邪灵绝对不会那么好心,还会免费给使用能力者提供充电服务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林盛扶着墙休息了一阵,感觉身体虚弱感稍微降低了些,这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趟真是长见识了....”他回想起之前的仪式过程。

    那个暗红色想要挣脱冲出来的人脸面孔。一瞬间把他四十多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打得七散八碎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或许我看到的仅仅只是幻觉。”林盛摇头辩解。“人在幻觉状态下,什么怪异的东西都有可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他小心的收起塑料纸,包起碗,背上书包,然后清扫掉残留的痕迹。

    最后才摇摇晃晃的走出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这趟尝试仪式,他算是尝到了乱来的痛苦和麻烦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后一下测试能力之后,带来的副作用,让林盛到现在都浑身发虚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王月正和老妈看着电视剧。老爹在书房里不知道鼓捣些什么。

    林盛一开门进来,苍白没有血色的脸,一下吓了顾婉秋两人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沉沉你怎么脸色这么差!?”顾婉秋赶紧起身,几步扶住林盛,让其慢慢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王月在一旁也很懂事的倒了杯热水过来,面色担忧的放在林盛面茶几上。

    林盛道了谢,端起水杯小口小口喝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林周年也听到动静,从书房里走出来,看到儿子一脸惨白,他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沉沉你脸色太白了!是不是发什么急病了?走!去医院看看!”他走近过来伸手摸林盛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没发烧。在出虚汗。”林周年也懂一点基本医学常识,稍稍判断了下林盛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爸妈,放心吧,我没事,可能就是累到了....这几天我晚上都没睡好,白天又在忙学习,连续没休息好...脸色不好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林盛找了个万能借口——没睡好。

    林周年不干,执意要拉他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林盛被老爹骑上三轮车,和老妈一起坐到后面棚子里,一路急急忙忙送到最近的人民医院急诊。

    一轮检查下来,花了八百多,除了贫血和休息不足,其余什么都没查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花销不小,但林周年却是丝毫不以为意,松了口气一般,带着林盛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顾婉秋迅速去厨房做了红糖鸡蛋,让林盛一口气吃了两碗,然后又给他用热水泡了脚,这才让其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林盛庆幸自己回家前,就处理掉了塑料纸和仪式用过的碗。

    否则铁定会被父母发觉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,他打算明天处理掉身上穿的全部内外衣服。

    谁知道召唤来的那个邪灵会不会沾染什么东西在衣服上。万一引到家里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点他之前没考虑到。

    洗漱完,快要上床睡觉了,林盛突然想到这一茬儿,果断进洗漱间洗了个澡,彻底从里到外换了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然后换下来的衣服找了个塑料袋装好,捆紧,塞到自己卧室放着,准备明天找个借口出去烧掉。

    处理好这些,他才吹干头发,放松躺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去医院检查,其实是他也赞同的。

    毕竟在现实里使用这个仪式,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隐患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仅仅从记忆里知道这个仪式可以提升力量,然后就这么用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好的是,现实里似乎和记忆碎片中的记录,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躺在床铺上,林盛浑身困乏,疲倦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几乎是刚躺下就陷入近乎昏迷的沉睡状态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这次他没有进入梦境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死亡的时间早就到了,但这次依旧没进到那座爵士府。

    这让林盛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滴滴滴滴....

    一阵有节奏的闹铃声,把他从迷糊中唤醒过来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一把把闹铃摁掉,林盛从床上支撑起身体,望向卧室窗外。

    窗口处空空荡荡。外面似乎才天亮,光线昏暗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猛然间,窗户玻璃上撞上一张惨白带着诡异笑容的人脸。

    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乱发男人,正紧紧将脸贴在卧室窗户上,满是血丝的眼珠转动着,带着笑意,死死盯着林盛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!

    没等林盛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男子低下头,双手疯狂的开始抠动窗户上挂着的铁锁,想要进来。

    林盛睁大眼正要起身,忽然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房间门也狠狠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!

    门外似乎有人正疯狂的用什么东西搅动锁眼,门锁被搅得不断发出脆响,随时可能被弄开。

    “该死!!”林盛迅速翻身下床,正要站起身,忽然感觉眼前一晕。

    身体虚弱得不行。连站起身都困难。

    他努力支撑住身体,想要走动过去,从墙上取下剑匣。

    可没走出两步,便脑袋眩晕,一头倒回床上,手臂酥软无力,双耳一片嗡鸣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他隐约看到窗户被打开了,房门也被打开了。两个白色人影癫狂的朝他扑过来。

    他心头涌出一阵巨大危机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。眼前陡然亮起一道光。

    一道暗红色,仿佛漩涡一般的光。

    就算是闭上眼,他也感觉到那道光就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危机感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去多久。

    林盛再度缓缓睁眼。

    他依旧仰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薄薄的棉被。侧脸一看,窗户和门都关得好好的。天色明亮,阳光充沛。

    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全感,忽然从林盛心底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