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63 渴求 3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整个二楼是一处稍小一些的华丽客厅。

    两排带有精致花纹的展示柜里,摆放着一个个大小不同的各种白色头骨。

    头骨大多是动物,也有少许是形状怪异的人头骨。

    但林盛的视线没落在这些头骨上,而是落在三个缓缓走出卧房的高大人影上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他一眼便看出,这些人影都是穿着和恩妮一样的黑色装束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女性一个男性,手上握着的武器有的是剑,有的是短柄流星锤。

    一看到林盛,三人便如同闻到腥味的猎犬,疯狂朝这边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林盛微微仰头,往前一步迈出,和第一个人错位侧间而过。

    他手中黑剑闪电般斩出,恍如一道黑光,划过第二人脖颈,然后稳稳架住第三人挥来的流星锤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林盛狂暴的力量炸开,挥剑撞开第三人,反手一记半弧形横斩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地毯上哗啦一下洒落大片血水。

    三具人体分别扑倒在地。脖子上不断涌出大量黑血。

    林盛甩掉黑剑上血水,躲到一处角落里,任由三道黑线飞速射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身体一晃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大量纷乱的记忆信息不断涌入他脑海。

    这三人从记忆残片里来看,都是卡亚曼爵士的养子。他们时常和恩妮一起切磋,实力相互持平,差距不大。

    让林盛没想到的是,之前一个恩妮就让他疲于奔命,差点被杀。可开启能力后,他一挑三居然也轻松获胜。

    “这种差距....和这三人记忆里的能力好像不一样....”

    半响之后,恢复过来的林盛眉头紧蹙,仔细整理脑海里的信息。

    圣血燃烧已经到时限了。不过让林盛庆幸的是,在梦里能力结束后,似乎后遗症远没有现实里使用来得强。

    他仅仅是感觉身体有些发虚,其余便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恩妮也好,这三人也好,都用过祭灵仪式。

    我得到的圣血燃烧能力,他们中也有人得到,只是对自身的增幅,好像并没有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林盛心头泛起疑惑。

    在刚刚得到的三份记忆里,其中那个同样获得圣血燃烧能力的家伙,在使用能力时,增幅也只有自身的一半爆发力。

    林盛自忖,他的圣血燃烧使用时,几乎到了自身的数倍之多。爆发力增幅之大,简直没法比。

    “算了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先找弱厚仪式!”

    他跟随记忆,很快便找到了怪人百德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没锁,只是虚掩着。

    林盛轻轻推开门,保持警惕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张三米长的大床。

    墙角有着一个衣柜,一套桌椅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四周墙面上到处挂着的各种白色头骨。

    林盛迅速走到桌子边,拉开桌边抽屉。

    一共三个抽屉,里面放置了一些布帛一样的卷筒,还有一块黑色金属板。

    卷筒一碰就粉碎了,没法看。

    而金属板上刻有字迹,林盛拿起来迅速扫了眼。

    ‘父亲说,黑羽城终将被拖入梦境,我无法想象那会是什么样光景。我决定了,后天一起离开。’

    上边的字迹刻得很慌乱,可想而知其主人当初到底处于何等的惶恐状态。

    “拖入梦境?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不清楚为什么那人会将字刻在一块黑色金属牌上。但眼下这点不是最重要。

    林盛将黑色金属牌塞进兜里,继续搜刮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百德的房间非常干净,没几个可以放置东西的空间。

    不过这难不倒林盛,他仔细翻找百德的记忆。

    很快他走到床边,蹲下从床底拖出一个小巧的金属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只有一掌长宽,上边带着个黄色小锁。

    短时间里找不到钥匙,林盛尝试了用剑砍,箱子和锁都很硬,居然还是打不开。

    他索性一把抱起箱子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在二楼晃悠了这么久,还爆发战斗,发出明显响声,周围却都没有其他怪物出现。

    林盛抱着箱子站在楼梯口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将箱子放下,左右看了看,视线落在前往第三层的楼梯口。

    他有些猜测,从之前那几人的记忆里看,卡亚曼爵士府邸的人,应该很早就对黑羽城的大难有所预见,打算逃走。

    拖入梦境,这是金属牌上的细节描述。

    林盛无法想象,如果真的是字面意思的话,将整个黑羽城,一整座城拖入梦境,这样的劫难....

    虽然吸收了这么多记忆,但他依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迟疑了下,他还是决定上三楼看看。说不定卡亚曼爵士早就逃走了呢?正好方便他收刮好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林盛刚刚抬脚,一股无法形容的压抑感,便急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窗外的月光,正在被漆黑的云飞快遮住。

    一切都陷入绝对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林盛握紧黑剑,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慌。他感觉到了,这次的黑暗和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这一次,似乎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地毯上的月光迅速黯淡,被遮掩。

    四周缓缓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。

    阴影飞速移动,吞噬掉一切可以接触到的事物。很快便到了林盛脚下。

    林盛飞快抱起箱子,紧贴墙壁抓紧黑剑,一动不动。直到被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。

    十分钟,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林盛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黑暗降临后,月光便再没有亮起。

    他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慢慢的,时间到了,梦该醒了。

    他察觉到这点,想要尝试着往前迈步。

    可右脚刚刚抬起,便踩了个空。

    一种无法形容的下坠感,流遍全身,他感觉自己一个前扑,翻滚着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坠落,坠落,坠落.....

    林盛的意识开始缓缓模糊,他知道自己要醒了,赶紧死死抱紧黑剑和箱子。

    这箱子可是百德的珍藏,极有可能藏了关于弱厚仪式的流程资料。

    而黑剑则是他唯一的防身武器。

    在黑羽城经历了这些天后,林盛已经不再把单纯的将其当作是个奇诡的梦。

    虽然在其中不会真的死,但能不死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林盛慢慢恢复知觉。他似乎回到了自己卧室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,依旧能感觉到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的重量。

    还有身下被捂热了的床铺。

    耳边也能听到闹钟滴答滴答的秒针移动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刹那间,耳边的一切声音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卧室里一片昏红,像是夕阳西下时的镀染。

    林盛扭头看向床头,闹钟就在那里,黑色的秒针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卧室还是他原先的卧室。只是被窗外透射进来的红光,染成了一片昏红。

    那种昏红,安宁、寂静,却莫名的给人一种诡异感。

    林盛忽然闭上眼。

    滴答滴答滴答....

    闹钟的秒针声音再度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睁开眼。

    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闭上眼,闹钟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就好像,睁眼和闭眼。

    根本就是两个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