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64 迷失 1(感谢幽明之羽的白银大萌)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潮湿阴冷的寒风,从珍珠洋的正中呼啸吹来,它们卷带着海量湿气,铺天盖地朝着安度因省飞速侵袭,形成寒流。

    距离怀沙市六十多公里的菲尔斯市。

    这里毗邻席琳最大的珍珠洋白鹰基地。白鹰海军基地的人员流动,也变相的带动了整个菲尔斯市的商贸经济。

    此时凌晨四点十二分。

    繁华拥挤的最大商圈,以红海带商业中心大厦为核心的大片步行街上。

    一条条车流川流不息,如同淡黄光带。

    刚刚从ktv,酒吧,网吧等等夜晚场所走出的人流,纷纷如同往常一样,打着呵欠,带着兴奋或困倦,站在街边等车。

    几个穿着新潮的年轻人,晃晃悠悠,喝得醉醺醺的踉跄走出酒吧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是真不行了,再喝要吐血了!”

    一个戴银色耳钉的小青年,弯着腰扶着人行道上的小树,脸色发白,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两个同伴打着呵欠,满嘴酒气,闻言面露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刚才不是挺狂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子一杯当你两杯!萎!太萎了!!”另一人指着小树边青年笑骂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!”银色耳钉青年火大的回过头,正要回骂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忽然间,远处一阵巨大刺耳的轰鸣呼啸传来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脚底一震,双耳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他正前方的夜晚天空中,一道璀璨夺目的巨大火光,冲天而起。几乎将一半的天空染成黄红色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一声小一号的爆炸传开。

    三个小青年呆住了。远远望着火光冲天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燃烧的大火,就算是周围高耸的商贸大厦也无法遮挡。火光直接从大厦的顶端冒出,染红了夜晚黑云。

    银色耳钉青年呆了半响,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那个方向......好像是...白鹰海军基地....!!”

    “!!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其余两人闻言,都是面色呆滞,心中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,但本能的,他们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发生了....

    整个商贸圈街面上,车辆纷纷停下,摇下车窗探头查看,也有人下车眺望。

    路人们顿住仰头,一些有钱人开始摸出手机拍摄天空。

    莫名的,一种不安的气氛渐渐在人群中弥漫。

    在菲尔斯市,白鹰海军基地的方向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对于那些桀骜不驯的兵痞,很多人都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所以,有不少人都在第一时间判断出,火光传来的方向,正是席琳最大海军基地,白鹰基地所在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轰.....

    一片巨大的震动,猛然将林盛震得全身一麻。将他从某种奇妙的状态拉回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眼前的卧室开始急速的崩解。

    如同融化的蜡烛,又像是被搅拌的染料。

    眼前所有景象纷纷化为乱七八糟的彩色线条,然后旋转,旋转....

    注视着眼前的画面,林盛的意识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“沉沉!沉沉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叫声,将他从困意中惊醒。

    林盛猛地睁眼起身。

    卧室门外,老爹林周年正在不断敲门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他赶紧应道。

    下床迅速开门。

    林周年站在门口,面色肃然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?外面的震动声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的震动?”林盛立马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地震??”他面色一变,立马准备回房收拾东西跑路。

    “连续两次,之后就没了,应该不是,应该是哪个地方有东西爆炸了。而且规模不小!”林周年摇头否决地震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爆炸么?”林盛也回过神来,如果是地震的话,应该是连续不断的震动,而不是就一两下。

    这时顾婉秋也披着外套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吓到我了,睡觉一下被惊醒,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现在还在砰砰跳。”

    林周年走到窗前眺望远处夜空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地震就好,再等等,如果没什么事,就等明天天亮了再说,肯定会有新闻播放。到时候看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盛点头,老爹的判断很正常。这种级别的爆炸声,绝对会上明天的晨间新闻。到时候报纸还是本地电视台,都绝对会有实时报道。

    一家人又稍微等了十几分钟,确定没有后续的变故了,这才分别回去继续睡。

    林盛躺回床上,只感觉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新鲜感。

    活了这么多年,他还是第一次晚上遇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他莫名的联想起之前,在学校被押走的那个地理老师....

    一时间他脑海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纷沓而至。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在床上翻来覆去,一直到天亮,客厅里传来打开电视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才赶紧起身,换上衣服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刚刚走进客厅,就看到老爹林周年拿着遥控板,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早晨新闻。

    电视里,一个穿白色女士西装的短发美女,正表情凝重的播报着最新的本地新闻。

    ‘最新报道,四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左右,本省菲尔斯市附近,一处存放烟火的大型仓库,发生意外爆炸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已经造成十一人死亡,三十二人受伤,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.....’

    “烟火仓库爆炸么?”林周年皱眉,“那么大的震动,菲尔斯市距离这边这么远,这里都能感觉到,那得多少烟火才能到这程度?”

    林盛没说话。

    顾婉秋换上上班的衣服,从卧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管这些了,不是我们这儿就好,赶紧吃早餐了上班。我给你们爷俩煮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葱。”林周年赶紧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要香菜!”林盛也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两个大爷等着!”顾婉秋笑着走进厨房,开始烧水打调料。

    林盛坐到老爹身边,一起看着本地新闻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感觉疑惑的是,关于爆炸的新闻就只是提了一句,然后是一段拍摄于夜晚的燃烧的天空。

    之后就转为其他新闻了。

    给人的感觉就是,过于简短,似乎毫不重视。

    “肯定死了不少人,不然不会这么轻描淡写。”老爹林周年摸出一根烟,拿在手里只是转动着不抽。

    他从不在家里抽烟,尽管是十多年的老烟民。

    “回头可以上网查查,应该能看到些真相。”林盛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网络上自由得多,他们可不好管。”林周年笑了笑。“好了不扯这个,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,来说说你最近的学习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