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73 风雨 1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东武大厦的红鼬兄弟。

    怀沙市曾经最为著名的连环抢劫杀人犯。两人曾连续抢劫杀了十四人。

    最后因为公诉方证据不足,加上有人背后花钱打点。两兄弟最终被判四年和六年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出狱了,一时还成为了怀沙市颇为有名的轰动新闻。

    那时候林盛还小,都是听老爹林周年念叨的,只是感觉新鲜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他站在通往郊外废弃工厂的马路上,却是真正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儿时听说的暴徒。

    两个身材干瘦,光头红黑皮衣的男人,长相相似,一高一矮,正好骑着机车迎面从他身侧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刚刚不在东武大厦,现在应该是接到消息了,果断跑过来。可惜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林盛站在路边,夜晚里冷冷清清的马路上,一眼望去,只有寥寥几个醉鬼坐在路边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清醒的,不是吸毒的就是小偷小摸。

    两兄弟面色狰狞,骑着机车狂飙掠过。很快便消失在视野尽头。

    林盛收回视线,继续赶往之前埋钱的位置。

    之前他被偷袭,还被挂单在网上暗杀,这种大事他当然不会遗忘。

    所以从铁拳俱乐部逐渐壮大后,他开始会悄然借助众人的消息网,打探剑术比赛背后黑手的事。

    很快,真相浮出水面。黑手赫然就是怀沙市最大黑帮头子,陈航的独子陈谭。

    而陈航同时也是白牌帮的老大之一。

    陈谭或许压根就没怎么掩饰,他不止一次针对陈欢的对手出暗招。这次目标轮到了林盛。

    “黑帮头子?有点麻烦了....这些抢来的钱暂时还不好搞...不能在本地用。”

    林盛迅速回到埋钱的草丛,用剑几下挖出塑料袋包着的一大包钱。然后顺手埋掉凶器。

    提着钱,他直奔自己之前举行仪式的工厂。

    工厂库房里,一处角落堆放了两个黑色背包,背包在黑暗中看起来极不起眼。还被几块脏木板压着。

    晃眼一看,还以为是普通垃圾。

    林盛推门而入,反手关上库房门。走到那两背包面前。

    熟练打开背包,他从一个背包里取出一套完整的弱厚仪式材料。

    再从另一个背包里,取出一个半透明的小瓶子。

    瓶子里面有着一只白白胖胖的类似蚕宝宝的大虫子。

    虫子差不多有两个指节那么长,还在瓶子里的砂砾中缓缓蠕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林盛想到的第二种契约生物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乌鸦只是尝试,那么现在这只虫子,就是他正式契约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飞蚂蚁的蚁后,这可是我搜集了不少地方才订购到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盛颇为满意的抬起瓶子,看着里面的蚁后。

    在思索很久之后,他决定选择飞蚂蚁,作为自己的第二种宠物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黑羽城那边,是否有人选择过昆虫作为契约对象。反正他是决定就选这个。

    飞蚂蚁比起乌鸦,更胜一筹,一旦形成族群,大量的飞蚂蚁将会成为无孔不入的警卫,天上地下都能看守。

    而且他专门找宠物店老板订购的这种飞蚂蚁,在毒性上也是颇为厉害。

    足足花了他五千多,剩下的小金库少了不少,才弄到这么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而另外那份材料,则是上次他没用完的部分。

    上次契约了乌鸦后,损耗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林盛打算再用这些进行第二次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迅速布好仪式阵图。

    他将搅拌好的浆糊,一一摆放在固定位置,然后将蚁后夹出来,放在阵图正中。

    “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退后数步,他拿出小刀开始消毒,然后一丝不苟的站在仪式阵图前,等到小刀冷却下来,他对准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掌,狠狠一划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血水粘稠的缓缓滴落下来,滴在中间的黑潭花上。

    同时,林盛口中开始颂唱出一阵阵绕口令般的怪异启动语。

    连续五遍启动语后。

    他缓缓停下,迅速开始包扎手上伤口。

    包扎完伤口,林盛往前靠近,蹲下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阵图中的那些搅拌物浆糊,仿佛氧化了般,变得暗淡无光。完全不像是水晶粉和银粉的混合物。

    一旁的黄金块,也表明覆盖上了厚厚的灰色。似乎变成了另外一种金属。

    林盛注视着阵图中央的蚁后。伸出手,轻轻一碰。

    嘶...

    一道触电般的酥麻从他手指飞速窜动,进入身体。

    只是和上次不同,这次的酥麻感只持续了一瞬,便马上消失。

    林盛视线很快平静下来,盯住地上的蚁后。

    “动动?”

    他传过去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蚁后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林盛皱眉,用手指轻轻戳了戳蚁后表皮。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他轻轻将蚁后反过来,正面朝上躺着。

    “死了?!”

    翻动中,蚁后一动不动,身体似乎都有些僵硬了。

    和乌鸦一样的身体延伸感也没再出现。

    林盛顿时知道,这次仪式失败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,他迅速将塑料布卷裹起来,塞进书包里。

    再确定将一切都清扫打理干净后,他找了个附近的地方,将抢来的钱,全部包好,埋进地下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发霉,他还特地找了相对干燥乱石岗附近。反正只是临时放放,很快他就得想办法转移。

    收拾完手脚,林盛才走到附近的马路上拦车。

    不过或许是因为今天闹得太晚,半天也没能拦到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他索性徒步朝家方向赶去。反正从这里赶过去,也不过十多公里。他不需要走完全程,只要走到相对繁华一些的地方,就能拦车回去。

    乌鸦则让它守在埋钱的地方,至于吃食,林盛给它准备了不少鸡蛋和水果,放在仓库一处高处挂着的篮子里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,林盛猜测,自己之所以失败,应该是仪式中其中一条禁忌。

    不能和体型差距过大的生物契约。

    对于蚂蚁而言,他的体型实在太大了,仪式失败也很正常。只是浪费了那么多材料。

    十万的材料,只能用两次。

    心头有些挫败的林盛,回到惠里安小区时,已经是早上五点了。

    他给父母说的是在朋友家留宿,收益这么早回家明显不合适。

    索性他就在小区外转悠了几圈。

    在书报亭买了份报纸,坐到才开门的包子铺里,点了份酱肉大包子。

    大包子搭配豆浆,一个油腻一个爽口,倒还颇为美味。

    林盛一口气吃了四个。

    报纸是席琳日报,全国统一发行的国家级刊物。

    上边清楚的写着头版头条黑字:战争爆发,持久战或渗透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