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召唤梦魇 » 正文
| 繁体版

074 风雨 2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“雷德翁还真敢动手!”林盛眼神一眯,迅速扫视一遍新闻内容。

    ‘十四号上午四点整,珍珠洋北部港口,卢塞恩市郊外,一处沙滩爆发大规模渗透战。

    我军在费马少将的英勇领导下,全面击退雷德翁特种小队。战后统计,共击毙一百三十五人特种士兵,我方牺牲十三人.....’

    下面是一副交战沙滩的彩色照片。没有尸体,只有一些细碎的弹坑和炮坑。

    之后便是各种分析,各种统计,报道里的雷德翁虚弱无力,内忧外患,失去民心却还不自知,必然不会是大席琳对手。

    只需要稍稍持久战一下,就能将脆弱不堪的雷德翁拖入战败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国家刊物,政府喉舌,播报的内容,想象都肯定会有失真。

    林盛又翻看了下其他新闻。

    让他有些诧异的是,席琳周边的不少国家,都对这边实施了敌对立场政策。

    有些国家表面上呼吁双方保持克制,但实际上禁止席琳这边任何船只接近他们领海。

    有的国家反过来声讨,指责席琳抢占他国珍惜矿物资源,嘴脸难看。

    虽然席琳对这些情况都加以了扭曲和加工,将席琳政府塑造成最无辜,最强有力的集合体。

    但一些细节终归是掩饰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乱了....”林盛卷起报纸。付了钱,走出包子铺。

    他很快又去报刊亭买了份本地的怀沙日报。然后马上就在头版头条上,看到了昨晚对他搞事的具体报道。

    ‘恐怖!东武大厦夜遭劫匪袭击,凶手连杀十二人,趁夜逃离,在半途中遭遇警方搜查,被当场击毙。’

    “被击毙?!”林盛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怀沙市为什么治安这么混乱了。

    这些该死的警察,为了维护稳定,居然直接让媒体报道案子已经破了的新闻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....

    林盛无法形容自己心头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这样的治安,难怪黑帮横行,凶杀案连连频现。

    随手将两份报纸丢到垃圾桶。

    他手揣进衣兜里,走进惠里安小区,漫步朝着自家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该是等待萨鲁那边彻底确定人数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不在乎人多人少,他要的是真正能被自己掌握的势力。

    之前的俱乐部虽然不错,但完全是一盘散沙,看样子还行,但一旦遇到高压,就会因为人本身的趋利避害本能,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先自己找机会竖立威望后,再开始建立互助会,可惜时不待他。

    上次的爆炸事件,虽然对外解释是烟花爆炸,但后来他也听说了另外一种说法。

    说那场爆炸,其实是白鹰基地的弹药库被间谍引爆。

    而就在后续几天里,席琳近海忽然和雷德翁爆发冲突,双方战舰全面交火。

    虽然国内没有任何媒体报道那场战斗情况,甚至胜负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但不报道,本身就是最麻烦的体现。

    而时局越是乱,他便越是需要更强的自保之力、

    悄悄回到家,林盛看了眼父母的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房门关紧着,显然他们还没起床。

    他换了拖鞋,回到自己房间,脱掉外套。然后去洗漱间洗了下手和脸。

    至于剑上的血,那把剑连带着剑匣全是血,早就被他丢在郊外,埋在埋钱的坑里。

    连杀十二人,可他身上只有下巴处沾了点微不可见的血迹。随意洗了洗就干净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一切后,他这才安心躺到床上,缓缓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会不会被追踪到,他不认为有这个可能,特别是如今这个乱局。再加上当时他有乌鸦一路侦查,毫不担心出事。

    至于是否可能有警犬追踪,那就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经过的地方都是野外荒郊,夜晚风大,气味根本维持不了多久,很快就会被吹散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怀沙市警局,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沙德一边接着电话,胖乎乎满是褶皱的下巴不断滴落汗水。

    他脸色是惊惶带着一丝惨白。

    “是是,我知道,凶手已经被当场击毙了!绝对,我保证!”沙德语气斩钉截铁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有下次!我们已经派出了最精锐的查案专家....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!我一定把这边打理妥当!一定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沙德一屁股坐在黑皮椅子上,高达两百多斤的肥肉,压得皮椅忍不住发出痛苦不堪的呻吟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过桌上的面纸,连续擦了好几张,面纸都湿透了,尽数被他揉成几团丢进废纸篓。

    昨晚东武大厦的凶杀案,连死十二人!全是白牌帮的打手。

    白牌帮震怒,陈航兄弟二话不说,直接找了省城关系,从上面压下来,要求他必须尽快破案,抓捕凶手归案。

    沙德刚刚接的电话,就是上面警察厅的领导打来。

    他萝卜般的十指深深插进头发,胖脸几乎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要是真能破案,他会不想破?

    可昨晚现场的那一系列惨状,着实把在场的所有警员都吓到了,也包括他。

    两个在局子里颇有权威的老警员判断,凶手从进入大厦,到杀掉六楼的陈谭,一共没有超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十分钟内,这十二个打手毫无抵抗之力,如同小鸡崽一样被轻易屠杀。

    而其中至少有八人,是持有专业射击教练证书的高级枪手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所有创口全是不同形状,有的是撕裂,有的是切口,有的是尖刺,甚至还有重物砸锤。

    专家甚至怀疑有链锤之类的复古武器,极有可能有多人作案。

    “破案破案破案!我他么拿什么去破!?”沙德狠狠一巴掌拍在昂贵的黒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他在恐惧.....

    不只是他,当场见过现场的所有警员,都怕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连杀十二人,其中有大半都是熟练枪手。然后凶手从容离去,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没有受伤,没有缠斗,没有指纹,甚至连脚印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沙德颓废的抹了抹脸,这种穷凶极恶的歹徒,他碰都不想碰。

    他只想好好在这位置上待几年捞点钱。

    局子里那些警员,一个个油滑得不行,指望他们抓抓普通小偷强奸犯之类可以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厉害得连枪手都能切冬瓜一样的杀人狂魔,他们上去不是一样送菜?

    沙德心头哀嚎,他根本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陈航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让他去查!”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管这事。现在上面也没多少功夫理会他这点小事。

    开战了。

    席琳三大舰队,白鹰舰队,在前些时间被偷袭弹药库,之后马上爆发海战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沙德从军方以前的战友那里得到消息时,整个人都懵掉了。

    现在谁还有闲心管这事。

    “拖!往后拖!只要那凶手不继续冒头杀人,这事就算过了!其余的陈航自己解决。”思索半响,沙德决定自己不去趟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那人既然能杀掉守备全面的陈谭,也能轻松杀掉警局里的他。

    他也是人,也会怕。